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軍事

又是ISIS 英國這次恐襲的時間點很微妙

作者:西部開發    欄目:軍事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7-03-24 19:39

【解局】又是ISIS!英國這次恐襲的時間點很微妙

1  就在英國政府為“脫歐”事宜上下忙碌之時,恐怖分子又在倫敦制造了一個悲劇。據今晚剛收到的消息,ISIS對此襲擊事件負責。

事發

當地時間3月22日,在英國首都倫敦的核心地帶,著名的大本鐘下發生了一次嚴重的襲擊事件。一名襲擊者駕駛汽車在泰晤士河大橋上沖撞行人,并在下車后試圖持刀闖入下議院所在的威斯敏斯特宮。在受到一名無武器的警察攔阻后,襲擊者用刀刺死了警察,隨后被趕到現場的便衣警察開槍擊斃。目前,該事件造成包括襲擊者在內5人死亡,約40人受傷。

襲擊發生后,英國的社會秩序受到相當的沖擊,英國政府停擺數小時。公共交通和其他公共設施的短時間混亂也讓大批民眾出行受阻。所幸英國警方應對較為得力,沒有造成更大的混亂。這一事件是自2005年7月7日襲擊事件以來又一次傷亡嚴重的襲擊事件,當時4名基地組織成員在倫敦公交系統上發動自殺襲擊,造成52名乘客遇難,700多人受傷。

1  襲擊發生后,英國的社會秩序受到相當的沖擊,英國政府停擺數小時。公共交通和其他公共設施的短時間混亂也讓大批民眾出行受阻。所幸英國警方應對較為得力,沒有造成更大的混亂。這一事件是自2005年7月7日襲擊事件以來又一次傷亡嚴重的襲擊事件,當時4名基地組織成員在倫敦公交系統上發動自殺襲擊,造成52名乘客遇難,700多人受傷。

襲擊的手法來看,此次事件與去年發生在法國尼斯和德國慕尼黑的恐怖襲擊事件手法基本一致。今日,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在一份聲明中稱,這名襲擊者在英國出生,曾在多年前因暴力極端主義被英國警察及情報部門調查。之后,極端組織ISIS宣稱對倫敦襲擊負責。

脫歐

布魯塞爾機場恐怖襲擊

1布魯塞爾機場恐怖襲擊

其實,這個襲擊的時間節點非常微妙。有分析說,恐怖分子特別愛搞“周年慶”,這次也不例外。在一年前的同一天,布魯塞爾機場遭遇嚴重的恐怖襲擊,傷亡慘重。而偏偏在兩天前,英國政府宣布正式啟動了“脫歐”程序。

英國社會在“脫歐”問題上的一直存在著嚴重的爭議。反對脫歐的人士堅持“脫歐”會讓英國得不到歐盟的“共同市場”的好處,取消“歐盟內人口自由流動”將使得大量商務和前來英國就業人士受到影響,嚴重妨礙英國企業的經營。

堅持“脫歐”的人士則認為歐盟的難民政策和“人口自由流動”使得英國無法確保自己的安全。幸虧當時英國堅持實行針對歐洲大陸來往人口的邊檢政策,才讓恐怖分子沒法輕易進出,暫時保證了自己安全無虞。要知道,正是歐洲發生的連串恐怖襲擊,讓“脫離歐盟更安全”的觀點,在“脫歐公投”中看起來更有說服力。

這一次恐怖襲擊應該會讓英國在“人口流動”問題上的態度更加強硬,增加脫歐派的砝碼。

英國脫歐加速,恐怕鐵板釘釘。

兩難

但英國的“脫歐”是否能就此擺脫恐怖主義?事情恐怕沒那么簡單。曾有歐盟負責安全事務的官員表示,如果英國脫離了歐盟,有可能使英國警方在情報交流和執法協同方面受到影響。

雖然過去的十多年中,英國警方數十次挫敗各種恐怖襲擊預謀,長期與愛爾蘭共和軍較量鍛煉出來的英國安全機關在社區監控、情報搜集和分析方面也遠勝于歐洲其他國家,但是現在的恐怖分子已經不是成建制了,獨狼行動越來越多,真是無孔不入了。

尤其目前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戰場上,ISIS組織正面臨反恐力量的積極攻勢,大片控制區被光復,可謂頹勢盡顯,距離最終的覆滅也許只是個時間問題了。但需要清醒的是,一個ISIS的“實體”倒下了,其數萬組織成員和所秉承的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思想不會輕易消失。

所以,許多西方觀點認為,未來的ISIS將會出現“去實體化”趨勢。大量來自于西方的恐怖分子有可能返回原籍,部分人員可能成為日后發動襲擊的骨干分子,另有部分人員則會轉變為“傳教士”,到處散布極端主義思想,教授恐怖襲擊發動經驗。這批人員的跨國性和流動性顯然高于任何一個群體。

這幫“散養”的恐怖分子可不是吃素的,他們的目標是整個現代社會,不會局限于某一個或者幾個特定的國家。所以說,“反恐”不僅僅是一個國家的事,更需要國際合作。

雙標

不過,談到國際合作,島叔不得不提到一個問題——“雙重標準”。

早在05年英國遭遇恐怖襲擊的時候,歐盟、北約等就在呼吁“全世界團結起來共同應對恐怖主義”。說來也諷刺,破壞這個呼吁的似乎正是他們自己。

我們對比一下此次倫敦襲擊事件和昆明事件,西方的“雙重標準”顯露無疑。俄羅斯總統普京就曾經憤怒的指出,西方國家不能把那些襲擊了他們的人叫做恐怖分子,而把在俄羅斯街上開槍殺人、綁架人質、發動炸彈襲擊的叫做“民族解放自由戰士”。

如果再回顧一下西方在ISIS這個惡魔興起的初期態度,我們有必要再記住這個慘痛教訓。原本沒有幾條槍多少人的“加強版游擊隊”,為什么短短時間內,成了一個讓世界談之色變的怪獸?為什么這只怪獸能在敘利亞戰場上吞天噬地的同時,與某些特定國家相安無事、和平共處數年?為什么西方國家反恐聯盟的數年空襲,不如俄羅斯介入后幾個月的戰果?這些問題的答案,恐怕與某些國家對其縱容,試圖將其作為政治工具加以利用脫不了關系。

【解局】又是ISIS!英國這次恐襲的時間點很微妙

1  傲慢

那么,各國通力合作協同“反恐”就能解決問題了嗎?恐怕也未必。

早在互聯網剛剛興起的時候,美國的反恐研究者就發現,借助網絡,新時代的恐怖主義組織出現了一種“分層制”的特點。換句話說,一些恐怖分子并不是自己去謀劃組織和策動襲擊,只是借助網絡將其“分享”給下線,鼓勵下線去發動襲擊。這種模式一方面使執法機關難以跟蹤監控,另一方面會出現許多毫無預兆的“獨狼”式襲擊。

所以說,國際合作是打擊恐怖主義必須之舉,但也不過是一種“治標”之策。若真的想“治本”,就必須消除孳生恐怖主義的社會原因,否則只會揚湯止沸。

如果我們好好回顧一下冷戰后恐怖主義興起的歷史,就會發現,某些地區和群體成為恐怖主義高發區是有深刻原因的。西方國家的一些政策使世界上一些特定地區集聚了相當一批對未來絕望、憤怒的人群。這些人群在極端宗教思想的策動下,很容易將自己的絕望、憤怒,延伸到對整個現代社會的怨恨。

9·11之后,美國社會感到困惑:“他們為什么這么恨我們?”,可是很不幸,小布什總統采取了“以暴易暴”的方式。“大中東民主計劃”和“茉莉hua革命”的直接后果就是打碎了中東地區原本可以遏制恐怖主義的一些勢力,制造了更多絕望的人。

看起來,西方國家從政治上消除了對手,但是在科技高度發達和經濟全球化的現代社會,他們根本擺脫不了自己制造的苦果。問題的根源在于,一些西方政治人物對于自身政治制度和文明有一種盲目的傲慢,那個“雙重標準”問題又何嘗不是發源于此呢?

雖然島叔是個馬克思主義者,但也不由得想起基督教的教義中,定義人有“七宗罪”,其中一條就是“傲慢”,西方政治人物這種自封“山巔之城”的心理是不是正好符合呢?顯然,這次英國發生的恐襲不會是最后一次,歐洲社會還將在擔驚受怕中繼續與恐怖主義周旋。只不過,這種恐懼如果還是建立在仇恨和偏見上,歐洲恐將永無寧日。

文/千里巖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