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民生 > 生活

農民父親的一堂課

作者:蘇婉蓉    欄目:生活    來源:搜狐    發布時間:2017-07-28 13:48

原標題:農民父親的一堂課

農民父親的一堂課

中學時光里我記憶最深的是那一年。那年我十五歲,考取了縣城的一所重點高中,這在我們山旮旯里,可是個不小的新聞。年少的我便有些輕狂起來,進校后,根本不把功課放在眼里,一有空,就溜到街上網吧玩游戲。

網吧老板是個胖胖的中年男人,在眾多網蟲里,他好像獨獨對我看不順眼。我一去,他總忘不了教訓幾句:“你這叫玩物喪志,懂不?”老板趕顧客,真傻冒!我也懶得理他,仍一如既往,沉浸在我的游戲里。

臨近期末的一個星期六,我正癡迷于“暴力摩托”。要知道,那時我們村,就村部有一輛真格的摩托車。光那“笛笛”的喇叭聲就羨煞我也。縣城的摩托也不多,三三兩兩,多的是自行車、公汽。那時,我有一個夢想,就是——哪天我有錢了一定要買輛玩玩。這游戲恰好暫時滿足了我的心理需要。我或提速,或飛車,或丘陵或沿海,玩得正過癮,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高喊:“好玩,本好玩。”我猛一回頭,父親竟站在我身后!那時刻,我仿佛做了賊一樣,無處可逃。我連忙起身,垂手而立,聳拉著腦袋,習慣性地等著父親的責罵。

父親卻一反常態,把我按坐在椅子上:“來,平子,來教我玩。我也想摩托這玩意兒。”我做夢也沒想到,父親竟然沒罵我,簡直破天荒了。“平子,你父親是個鄉巴佬,啥也沒玩過。我們莊稼漢,也甭想買這個了。正好,你教我玩這個游戲,過回癮。”父親又催促道。我便教他哪是鼠標,哪是方向鍵。手把手地教他操作:如何飛車,如何拐彎。

父親一學就會。第一關眨眼就闖過去了。“下面咋辦?”父親又問。我又教他升級。他一下子玩到了第二關,過隧道時,卻翻車掉海了。父親嘆了一口氣。“不急,”我勸道,“反正這是假的,你不還坐這兒嗎?沒淹死。”父親笑了笑。“真的呢。”他拍拍大腿道。“是的,拐彎時我太急了,應該減速。”父親似有些自責,又埋頭玩起來,“嗚——”

孰料第五關時,又被后面的摩托車手一棍打倒在地。“咦,還有打人的!”父親感到很稀奇。“我只顧著跑我的,他們跑不贏,就打人,算什么!”父親有些不滿。我教父親以牙還牙,也按鍵踢人。“我也可以踢他們!”父親興奮得像個小孩子。于是,父親雙手并用,左右開弓,又一路過關斬將。

可是,到了第八關,無論怎么全神貫注,父親還是未能闖關。“唉——”父親又嘆了一口氣,便急著要結賬邀我出來。父親遞過去5元一張的毛票,挑起門口的擔子,跟網吧老板打了聲招呼,一副很熟的樣子。

在街上,我們父子倆并肩走了好長一段路,誰都沒有開口說話。沒過第八關,父親的自信心是不是受到了打擊?我暗自思忖。

父親下意識地挪挪肩上的擔子,他是進城賣柴的。平時在家,父母農閑時便上山砍柴,鋸成一截截,劈作一片片,捆結實了挑到城里賣。家里就是靠這微薄的收入,貼補家用,供我們兄妹三人讀書。

我說要接過父親的擔子,父親卻說不用,免得把我正在長的身子骨壓壞了。找不到合適的話頭,我們就這么一路沉默地走著。終于到了,父親放下擔子,熟練地過稱一稱,接過一個老主顧的錢:才6元8角。

砍下山,劈成片,挑幾十里遠的路,才6元8角錢?我眼里分明有淚在轉。我瘦弱的父親呵,你……鼻子一酸,我有些哽咽了。“父,我以后,再,再不玩游戲了。”我囁嚅道。“哦,不玩了?”他問。“嗯。”我回答得斬釘截鐵。

“不過,玩玩也可以,玩游戲還能讓人明理呢。”父親說。我不解地望著父親。“首先,玩時要專心,心中不能有雜念,就像種田一樣,要把稗草扯起來,莊稼才能長得好。分了心,摩托車就不聽使喚。第二個,拐彎時不能心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心急就會翻車。過第三關時,就怪我心急了。第三個,賽車時,跑你后面的選手要是把你絆倒了,你就不利,你得防著點。那年民師轉正,我就吃了這個虧。按分算的話,應該是我轉,結果排我后面的人搗鬼做了手腳,他轉正了,我就得種一輩子田了。第四個,不能只想著害別人。過第八關時,我總心想著怎么把對手踢翻打倒,結果沒害著別人,卻害了我自己。總之,要專心,要靜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父親慢條斯理地說著。

我第一次聽見父親說這么長的話。一生與莊稼為伍,憨厚老實的父親,竟然懂得這么多大道理!父親的一番提醒,如同醍醐灌頂般,讓我猛然醒悟。忽然之間,我長大了。

到校門口快要與父親分手時,父親又對我說,“錢不湊手的話,到那個網吧跟王叔叔借。他是我教民辦時的同事,現在又是買我柴的老主顧。”他?王叔叔?說我“玩物喪志”的那個?噢……

謝謝您,我的農民父親,謝謝您在我人生的緊要關口,給我上了一堂這么生動的課。這堂課讓我終生受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