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集裝箱書屋到中文圖書館的蝶變

作者:肖鷗    欄目:新聞    來源:東方網    發布時間:2019-06-19 12:01

澳大利亞新金山中文圖書館創辦者孫浩良講述——

集裝箱書屋到中文圖書館的蝶變(僑界關注)

孫浩良(后排左五)和學生們在墨爾本新金山中文圖書館前合影。(圖片由孫浩良本人提供)

有些特別的是,孫浩良是在海外辦華文學校,也是在海外辦中文圖書館。這可比在國內難多了。然而,他一做便是20多年,并將此視為自己終身的事業。如今,他在澳大利亞墨爾本創辦的新金山中文學校,已是澳大利亞規模最大的中文學校;而他創辦的新金山中文圖書館,更成為推廣華文教育、傳揚中華文化的生動窗口。

集裝箱里的中文閱讀夢

“最初,我們的圖書館就是一個集裝箱。”說起近20年前在墨爾本創辦中文圖書館的往事,孫浩良瞇起笑眼,娓娓道來。他說的不是一句玩笑話。

2000年,已在當地辦了七八年中文學校的孫浩良意識到,要讓“華二代”們學好中文,閱讀是極其重要的環節,辦一個小型圖書館的念頭由此萌芽。然而,因為條件限制,當時的中文學校是借當地學校的教室上課。“就像‘游牧民族’,沒有固定場所,可是圖書館沒法挪動,怎么辦?”孫浩良沒有被這個難題難倒。

“我和當地學校的校長商量,能否在操場邊找一塊空地,讓我們放一個集裝箱,放置圖書。”獲得同意后,孫浩良花了2000澳元,買來一個40英尺的舊集裝箱,又專門回國采購了一大批適合少兒閱讀的中文讀物。“當地華文老師也捐贈了不少自家的藏書,我們的小圖書館就這么辦起來了”。

聊起圖書館的“集裝箱時期”,對孫浩良而言,當年的諸多不易都化為如今的一番趣談。“那時,圖書館由我們的老師親自管理。他們從中挑選20本適合班里學生閱讀的圖書,發給學生,大家交換著看。這樣一個學期下來,學生們便能看不少書了。”

2006年,圖書館迎來“轉型升級”。那年,孫浩良攢夠了錢,在火車站附近買下一棟二層樓房用于藏書,新金山中文圖書館由此成立。除了教學需要之外,圖書館也向整個華人社區免費開放。

“我們和國內出版界及本地圖書館都保持非常緊密的合作,在各方支持下,藏書的增長速度非常快。”孫浩良介紹,目前這棟總面積達2000平方米的圖書館藏書近10萬冊,其中包括眾多珍貴的古籍、畫冊和字帖。

“有一次,一名華人學者去墨爾本大學的東亞圖書館借閱一份中文資料,沒有找到。館員就建議他來我們的圖書館看看。那名學者興沖沖地來,還真在我們這兒找到了。”這讓孫浩良頗為驕傲。看著自己親手建起的圖書館,從一個集裝箱發展到如今頗具規模且小有名氣,孫浩良的欣慰溢于言表。

讓圖書館真正“活起來”

“當年想辦圖書館的初衷很簡單,就是為了解決學生的課外中文閱讀需求。”孫浩良說,一如20世紀90年代初,剛剛移民澳大利亞的他不會想到,最初只是為了給自己和朋友的孩子補習中文開設的周末培訓班,之后會發展成澳大利亞規模最大的中文學校,而推廣華文教育、創辦海外中文圖書館則成為他終身的事業。

隨著規模和知名度不斷擴大,如今的新金山中文圖書館功能更加豐富,不僅是當地華僑華人的“精神糧庫”,更成為向海外講述中國故事的“文化窗口”。

點擊進入圖書館的官方網站,除了詳盡的館藏信息之外,文化沙龍、京劇欣賞會、電影欣賞會、書法班、國畫班等活動信息比比皆是。

“現在,我們圖書館的借閱量很大,尤其到了周末,許多華僑華人都會來這里,上午讀書看報、談論時事,下午參加各類文化活動。”孫浩良說。此外,圖書館還會經常舉行展示中國風土人情的各類展覽,吸引許多當地民眾慕名前來。

“圖書館要上檔次,不僅要靠藏書量,還要讓圖書館真正‘活起來’。”孫浩良說。為此,去年6月,他在圖書館推動成立澳華口述歷史研究會,希望以此賦予這座海外中文圖書館更多“厚度”,也讓它與華人社區的聯系更加緊密。

根據計劃,孫浩良和他的同道們將在3年內采訪100名有影響力的澳大利亞華僑華人,其中既包括對老一代的搶救性采訪,也有對新移民的發掘性采訪。“目前已經采訪了30多人。我們將在征得被采訪人同意后,將采訪的錄音錄像存放在圖書館,向公眾開放,豐富館藏‘活資料’。”

孫浩良還記得,去年,他們曾采訪了一對1936年移民到澳大利亞的華人老夫婦。“老兩口都曾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經歷十分傳奇。老人家已90多歲高齡,原計劃分3次采訪,可是在做最后一次采訪之前,老人已經住進醫院,不得不停止采訪。”這讓孫浩良深深感受到這份“留檔”工作的緊迫性,必須抓緊時間留存下這些寶貴的資料,為人們觀察華僑華人移民澳大利亞的200年歷史提供一扇新的窗戶。

深挖華文教育的“富礦”

6月,孫浩良回到中國,輾轉多個城市,忙著洽談合作。說起熱愛的事業,他的臉上總是神采奕奕,讓人很難想象他其實已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

“我始終相信,辦海外中文圖書館,離不開中國這個母體。”孫浩良說,這是他近20年來最深切的心得。當初,圖書館的藏書增長便與來自中國的大力支持息息相關。未來,圖書館的長遠發展同樣離不開與中國各大圖書館的密切合作。

前些日子,孫浩良在墨爾本組織舉辦了首屆海外中文圖書館論壇,邀請中國以及其他國家的多家中文圖書館共同交流探討發展之道。“這次回國,我和浙江圖書館達成合作意向,開展人員交流,相互派遣工作人員赴對方圖書館進行短期工作,促進相互學習,這個事情我們很快就會啟動。”

不僅如此,新金山中文圖書館還將開設“浙江之窗”,辟出專欄,用以陳列介紹浙江歷史、文化、發展現狀的書籍,讓海外讀者更加直觀地了解浙江。

“辦好海外中文圖書館很有必要,它可以在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國文化方面發揮獨特的作用。”孫浩良說。

如今,隨著中國國際影響力日益提升,中國文化風靡世界,學習中文、閱讀中文的熱潮不斷高漲。在孫浩良生活的澳大利亞,中文已經成為第二大語言。海外的所見所聞,讓孫浩良深感推廣中文以及華文教育的意義之重要、前景之廣闊。

“不同于我們這一代當年出國留學、在外扎根,現在很多‘華二代’、‘華三代’都選擇到中國發展,這已成為一個普遍現象。”孫浩良笑言,從他的中文學校畢業的學生,都可以在北京、上海成立校友會了。“早年的中文教育、中文閱讀對他們的發展幫助很大”。

談及將來,孫浩良絲毫沒有“退休”的想法。相反,他已列出不少計劃:與中國企業合作,推廣線上中英文教育;完善網上中文圖書館,令其作用得以更加充分的發揮……

孫浩良曾這樣解釋為何給中文學校和中文圖書館都取名為“新金山”:“因為我堅信海外華文教育是一座富礦,孩子們的教育和成長比黃金更珍貴。”而今,他依然致力于挖掘這座“富礦”,孜孜不倦。

嚴 瑜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