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在武康路巴金和蕭珊的家

作者:夏冰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3-13 13:16

連日陰雨,難得晴天。武康路掩映在綠樹叢中的巴金和蕭珊的家。花園里,遒勁的紫藤未攀藤架,攀在凌霄的樹上。

一樓的陳列室,昨天還陳列巴金事跡,此刻已展示蕭珊生平。此時是1月8日,蕭珊百歲誕辰。

壁爐上,豎放著巴金和十來歲兒子下棋的照片,蕭珊坐在丈夫旁邊,女兒小林執蒲扇站在弟弟身后。照片前擺著幾只花籃,一個花籃的緞帶上寫著:媽媽生日快樂。

展柜上方,是1936年8月蕭珊寄給巴金的第一張照片。照片背面寫著贈言:“給我敬愛的先生留個紀念。”照片上,蕭珊短衣白帽嘴角含情。

下面是巴金《懷念蕭珊》里的文字:“她是我的一個讀者。1936年我在上海第一次和她見面。……我認識她的時候,她還不到20,對她的成長我應當負很大的責任。她讀了我的小說,后來見到了我,對我發生了感情。”

展柜里,有一封巴金給蕭珊的回信:

“蘊珍:

信收到。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你說的話是對的,我不會怪你,反而我感謝你善良的心靈。你關心我,勸告我,你說要我好好保養身體,你說要把家布置得安舒一點,你說在一天的忙綠工作之后要找點安慰。我奇怪你這小孩子怎么能夠想得這么周到?……”

字里行間,是兩顆滾燙的心。

南墻上,有蕭珊1946年攝于重慶的照片和她抱著兒子摟著女兒的照片,以及巴金的文字:

“她同我談了八年戀愛,后來到貴陽旅行結婚,只印發了一個通知,沒辦過一桌酒席。從貴陽我和她先后到了重慶,住在民國路文化生活出版社門市部樓底下七、八個平方的小屋里。她托人買了四個玻璃杯,開始組織我們的小家庭。”

下午,陳列室里人多了起來。人群中,有巴金的女兒李小林和上海作協副主席趙麗宏。我繼續在這時光穿梭中徜徉。我看到蕭珊發表在抗戰時的散文《在孤軍營中》,看到她1960年發表在《上海文學》上的文章,看到她翻譯屠格涅夫和普希金的作品,還有她寫的信。蕭珊一生獻給了鐘愛的翻譯工作。1952年8月25日蕭珊寫了這樣一封信: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笑我:我想譯屠氏的《阿細亞》,我有了一本俄文的,但不知英文的你放在哪只書柜,我知道你要譯這本書,但還是讓我譯罷,在你的幫助下,我不會譯得太壞的,你幫別人許多忙,亦幫我一次。”旁邊,是蕭珊翻譯屠格涅夫的《阿細亞》等幾本書。

在武康路巴金和蕭珊的家

1952年夏天,巴金和蕭珊的信件來往充滿了兩地相隔的思念。這年六月,蕭珊給身處朝鮮戰地巴金寫了一封信。

“十五日信到是端午節,你可以想象我的心情,我們是不在一地,我們中間隔著很大的距離。但是什么會隔離我們呢?當我寂寞的時候,當我想你的時候,你會突然活在我的面前。甚至在這個端午節,我也不是孤獨的,你的信躺在我的手里。你還記得十五年前那個端午節捧著花來你那里的小姑娘嗎?”

路途千里,難阻兩顆深愛的心。那一串串滾燙的文字,穿越時光隧道,向我涌來。

災難突然來了。巴金多次被批斗,書房和臥室被查封。因為是巴金的妻子,蕭珊被關進“牛棚”、被罰掃馬路,精神壓力極大,健康嚴重受損,患癌癥未能及時治療,1972年8月逝世。

壁爐右側,是中年蕭珊的照片。

巴金痛惜:“她離開我十二年了。十二年,多么長的日日夜夜!每次我回到家門口,眼前就出現一張笑臉,一個親切的聲音向我迎來,可是走進院子,卻只見一些高高矮矮的沒有花的綠樹。上了臺階,我環顧四周,她最后一次離家的情景還歷歷在目……為什么偏偏她的面影不能在這里再現?”

抗戰時,巴金身陷困境,朋友各奔東西,蕭珊守在他身邊:“不要難過,我不會離開你!”“文革”的磨難中,巴金嘆息:“日子難過啊!”蕭珊也嘆息,但她會加一句:“要堅持下去。”可惜她沒等到丈夫的翻身。

蕭珊去世三年后,巴金將其骨灰接回寓所,安放在臥室床邊的五斗柜上,相伴數十年。巴金說:“我寧愿讓骨灰盒放在我的寢室里,我感到她仍然和我在一起。”“在我喪失工作能力的時候,我希望病榻上有蕭珊翻譯的那幾本小說。等我永遠閉上眼睛,就讓我的骨灰同她的攙和在一起。”2005年10月巴金去世后,兩人的骨灰摻在一起撒入東海。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