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停火協議成一紙空文敘利亞再現“毒氣攻擊”疑云

作者:余梓陽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3-06 09:50

“停火協議”成一紙空文 敘利亞再現“毒氣攻擊”疑云

盡管聯合國安理會2月24日通過了即刻生效、為期30天的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停火協議,但激烈的沖突絲毫沒有緩解,甚至還再次出現了“毒氣攻擊”傳言。大馬士革近郊東古塔區的戰事究竟如何?是什么原因導致聯合國停火協議流于一紙空文?

聯合國停火協議流于紙面

自敘利亞政府軍發起清剿首都大馬士革近郊東古塔區反對派武裝的軍事行動以來,短短一周內,就有超過500人喪生,40萬當地居民陷入更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交戰雙方都把責任歸咎于對手;相關各國也就此展開連續數天的外交博弈。最終,聯合國安理會于2月24日通過了“立即生效”、為期30天的停火協議,以便人道主義援助機構和醫療救援物資能進入東古塔地區。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東古塔地區“形如地獄”,停火協議必須“立即執行”。

然而,截至2月27日,聯合國停火協議并未給東古塔區帶去任何希望。當地居民阿卜·馬贊直言:“我不認為停火真能實現,因為不管是政府還是俄羅斯都不會真當回事的。”大馬士革城內居民也不相信東古塔區的反對派武裝真心能停火。居民穆罕默德·薩阿迪表示:“從聯合國宣布停火協議到現在,反對派武裝一刻也沒有停止向城內發射炮彈,僅城東區就有至少20人被炸死。”

事實上,停火協議發布后,東古塔區內的情況仍在繼續惡化。英國救助機構“救救兒童”工作人員透露:“部分居民已經有兩三天沒有吃上任何東西了,只能靠喝水充饑。”當地的觀察員拉米·阿卜杜拉·拉赫曼說:“空襲的力度是比以往小了些,但地面戰斗卻更加激烈。”尤其是在東古塔區南部,政府軍與“勝利陣線”的地面戰,已導致13名政府軍官兵和6名反對派武裝人員死亡。

由于停火協議未能在當地獲得有效實施,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在2月25日通話后共同對外表示:“俄羅斯總統普京應該向敘利亞政府施加更大壓力,以促成實質停火。”

大馬士革再現“毒氣攻擊”疑云

總部設在倫敦的“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2月27日宣稱,新的沖突導致了14人死亡,包括3名兒童。其中,發生在25日的一起襲擊事件造成1名兒童死亡和13人受傷,死傷均因“呼吸困難”所致。據這家一貫反對敘利亞政府的“獨立機構”透露,這些人均生活在反對派控制區內,遭到了“疑似化學武器”襲擊。為東古塔區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美籍敘利亞醫療協會”也在推特上發布了當地兒童戴上呼吸器的照片,并配文稱:“我們確認有16名病人——其中包括6名兒童和4名婦女——疑似曾暴露在化學物質中,他們現在正接受治療。”

對此,俄羅斯國防部在一份聲明中立即反駁說,東古塔局勢繼續惡化,是因為反對派頭目正準備用化學武器發起挑釁,然后把臟水潑給敘利亞政府軍。

有國際觀察家提醒說,每當敘利亞政府軍占上風的時候,西方媒體和親反對派的勢力總會適時地拋出“政府軍化學武器攻擊”的言論,然后迫使政府軍在國際壓力之下停止進攻,直到反對派武裝重新恢復戰斗力。

兩大原因致停火協議難以實施

大馬士革近效東古塔區之所以難以實現真正停火,原因之一是,當地的反對派勢力背景十分復雜,其自身力量與背后支持勢力都相當強大。

目前活躍在東古塔區的主要反對派力量有兩支:“勝利陣線”和“拉赫曼力量”。這兩支反對派武裝被歐美視為“溫和但反對巴沙爾的”,因而獲得了美國與歐洲多國的強力支持,包括武器裝備支持與資金支持。這兩支反對派武裝擁有1萬余名戰斗人員,他們將整個東古塔地下建成了一個嚴密的地道網,加上從美國和歐洲那里獲得最新的衛星情報,所以對政府軍的動作了如指掌,致使政府軍對近在眼皮底下的這股最大反對派武裝無可奈何。

東古塔未能實現有效停火,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聯合國停火協議里并不包括“基地” 組織和“伊斯蘭國”武裝在東古塔區的分支,因而,敘利亞政府軍連日來仍在繼續進攻當地的這兩派武裝,東古塔區的部分戰事仍在“合理”進行中。就這一問題,駐敘利亞的伊朗革命衛隊司令穆罕默德·巴赫里表示:“敘利亞政府軍會繼續打擊東古塔區的恐怖分子……東古塔區的清剿行動仍將繼續。”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2月26日表示,包括所謂“化武襲擊”在內的東古塔區新戰事,絕非敘利亞政府軍所為,而是反對派試圖破壞聯合國停火協議的小動作,是“有高手指使的老套路”。他在會見葡萄牙外長希瓦爾后對外界表示,美國為在敘利亞成立“準國家”,將繼續試圖抹黑大馬士革。拉夫羅夫說:“美國還將繼續試圖抹黑敘利亞政府軍,以落實一系列我們已能看到的行動。我相信,那就是企圖分裂敘利亞,并在敘東部地區成立一個‘準國家’。”

敘利亞駐聯合國大使巴沙爾·賈法里26日表示:“敘利亞是在行使自衛主權,在自己的國土上清剿恐怖分子。任何對我們破壞聯合國停火協議的指責都是荒唐可笑的。”

以美國和英、法、德為主導的“聯合國敘利亞化武問題調查員”則稱,雖然敘利亞已經完成化學武器的移交,但卻仍在“偷偷生產化學武器,尤其是沙林毒氣”,甚至,直到2017年4月,他們仍在反對派武裝控制區使用沙林毒氣。

敘利亞正滑向“代理人戰爭”泥潭

到今年3月,敘利亞戰爭將進入第八個年頭。近8年來,持續不斷的戰火已經造成34萬人死亡、數百萬人淪為難民。通過外交與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努力,至今未能取得實質成果。超級大國與地區強國仍在持續加強全面介入敘利亞的力度,敘利亞正一步步深陷“代理人戰爭”的泥潭。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潛旭明副研究員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敘利亞局勢已進入各派勢力及其扶持的代理人相互角力的階段。涉及的幾大勢力包括:美國及其支持的庫爾德“邊境安全部隊”;俄羅斯、伊朗及其支持的阿薩德政府軍;伊朗通過伊斯蘭革命衛隊和黎巴嫩真主黨繼續發揮影響力;此外還有土耳其支持的自由軍、沙特支持的反政府武裝、以色列及其支持的力量。

潛旭明分析指出,在敘利亞戰后政治進程中,形成了“美國-以色列-沙特”與“俄羅斯-土耳其-伊朗-敘利亞政府”兩大陣營。美國和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都有自己的考量,都希望通過保持低烈度的沖突來進行地緣政治的博弈。此外,法、德等國在敘利亞也有著自己的利益,目前處于觀望中,傾向于支持美國一方,支持聯合國的立場,希望在日后敘利亞重建中分得一杯羹。

潛旭明認為,當今在敘利亞戰場上,“玩家”之間,一方面通過各種會談機制互動,比如“敘利亞問題日內瓦會談”“阿斯塔納會談”“索契敘利亞全國對話大會”等機制;另一方面,又以軍事力量對抗的形式互動,意在掌握敘利亞問題的主導權。目前,俄羅斯、伊朗、土耳其傾向于通過“阿斯塔納會談”“索契敘利亞全國對話大會”來解決敘利亞問題,美國則傾向于通過“敘利亞問題日內瓦會談”來推進解決敘利亞問題。在這一大背景下,土耳其與敘利亞庫爾德武裝之間的沖突不會失控。

至于以色列為何介入敘利亞問題,潛旭明表示,主要是因為以色列擔心伊朗在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的影響力日益增大,所以他們要配合美國遏制伊朗在敘利亞的影響,打擊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和敘利亞境內的黎巴嫩真主黨武裝。因而,未來一段時間內,以色列和伊朗也將在敘利亞保持低烈度的沖突。

鑒于外部力量和敘利亞各派之間的結構性矛盾,敘利亞低烈度沖突將常態化,短期內仍難見到和平的曙光。

本報北京2月27日電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