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作者:樊華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3-03 14:11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今年75歲的王曉陽,曾是九江市一名基層檢察院檢察長。出生在彭澤縣芙蓉墩鎮太字村12組的他,高中畢業后回家務農,當過生產隊長、也干過村支部副書記。

“我對三農工作有感情,有一種使命感,要把它做好”,祖祖輩輩都生長在農村,使他對農村有著深厚的感情。與期滿輪換的駐村工作隊成員不同,王老憑著這份對鄉村故土的深情和基層工作的熱愛,駐村一待就是16年。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手持保溫杯,拎起工作袋,戴一頂灰色老年帽,腳踏一雙運動鞋,這是王老一天的工作裝備。

2001年從地方調任市檢察院調研員后,原本單位對王曉陽的工作安排是在城里給中小企業查賬,“我對這個不太感興趣,所以就向單位要求去扶貧蹲點”。扶貧的第一個村莊是修水雙井,干了一年后王老到了退休的年限,但他覺得駐村能為老百姓干點事,所以就申請留在雙井村繼續扶貧,只拿退休工資。

駐村工作隊是由扶貧單位派往貧困村莊的一支幫扶隊伍,王老作為扶貧駐村工作隊的成員,主要負責貧困戶建檔立卡,制定實施脫貧計劃,積極引導社會資金等工作。

修水雙井村黃庭堅故里旁、廬山波湖村新修的自來水廠里、彭澤先鋒村的希望小學,彭澤康莊村口的候車亭中,都留下了王老深深的足跡。

2010年完成廬山波湖村的建設后,王老向單位請求回老家彭澤去扶貧。“當時我就提了這么一個要求,就是想回到家鄉去做點事”。懷著這樣一顆對故鄉的赤誠之心,王老開始了家鄉的扶貧工作。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盡管王老每日的行程都安排得滿滿當當,但他還是覺得自己的時間不夠用。

2018年2月3日這天,清晨6時天還未亮,老人就起床洗漱整理。早餐后花1塊錢從家門口搭乘10分鐘的公交到班車點,再從班車點花9塊錢搭一小時的班車到村口。除了每天上下班2小時的通勤,王老還常常需要奔波在縣市之間爭取項目和資金。

十六年來,王老在工作中已形成了 “一聽二問三訪四座談”的一套方法。猶如中醫“望聞問切”再開出治病良方一樣,王老認為“聽問訪談”是了解村莊情況,尋求解決方法的好途徑。每到一個村,王老都會先去百姓家里了解情況,從最迫切的需求開始解決。

2015年王曉陽來到康莊村的時候,村民們對村口的一塊大廣告牌憂心忡忡,它曾掉下來砸傷過村民,有很大的安全隱患。于是王老決定干脆拆除廣告牌,在村口集資修建了一個候車亭。

如今康莊村的候車亭,成為了附近3個鄉鎮15公里道路上唯一的候車亭。“以前天氣不好還要在風雨里等車,有了這個亭子出行方便了不少”。談起新建的候車亭村民連連稱贊。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王老聽取村民的意見。

針對村子的實際情況和村民的建議,王老和村委制定了康莊村的脫貧發展計劃。主要內容是圍繞基礎設施建設,同時發展特色產業以調整產業結構。

康莊村位于太平關鄉東部,地勢低洼,農田水利、道路交通基礎設施薄弱。每年汛期河岸漲水,都有危及農田的風險。由于圩堤年久失修,部分已破損,王老為此向水利部門爭取了幾十萬元的資金用于修補,一直現場跟進,密切關注工程進度。

修固項目最近正處在收尾階段,現場監督工程的村民小組反映目前圩堤加固的質量并不達標,多處厚度未能達到驗收標準。王老反復叮囑施工小組,一定要按標施工,質量問題不能馬虎。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這道圩堤在去年汛期保衛了200多畝的水田。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王老在施工現場了解工程進度。

王老對扶貧工程質量的嚴格要求,是他一絲不茍認真工作“硬”態度的體現。而在工作的其他諸多方面,卻也可以看到王老那股不懈韌勁與適應鄉土的“軟”方法。

談到駐村工作的難點,王老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是群眾工作。村里的一些長遠規劃,有時村民不理解接受,就只能一家家反復上門去跑。交心地和他聊天再解釋政策”。說服貧困戶劉銘養雞,就是用這樣的辦法。

村里主要的脫貧產業是養雞,王老提出了養殖大戶帶貧困戶的幫扶方案。2016年底,依托養殖大戶,康莊村創辦了扶貧養殖專業合作社。近兩年來,帶動村里22戶貧困戶養雞3860只,每戶貧困戶年均增收約5000元。

劉銘是養殖大戶帶貧困戶政策的受益者,但一開始他并不想加入合作社。

“講實話,最開始這個養雞我是很不想干,弄不好會發瘟”。劉銘笑著繼續說道,“后來王老來了我家好幾趟,給我講了政策具體是怎么一回事。建議我可以利用自家后院山坡的小竹林散養雞。來的次數多了,又說雞苗可以免費領,我就想那就試試吧”就這樣,在參加了幾期合作社的培訓班后,劉銘開始飼養免費領來的雞苗。

現在,劉銘家后院竹林里,散養了150多只蛋雞。雖然天氣寒冷,但每天至少能出產50只土雞蛋,有人專程上門收購,有時候甚至供不應求。

劉銘算了一筆賬,每天1.2一個雞蛋約50多元的收益,除去飼料成本,一年賣雞蛋大約能收益七八千元。100元一只的公雞,一年能賣20只。養好了的話,這個項目年收入破萬不是問題。

去年,劉銘家完成了危舊房改造,奔著好好養雞爭取永久脫貧這個目標,他對2018年很有信心。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養雞大戶陳和平向記者展示合作社銷路頗廣的特色品牌“一腳泥”。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劉銘與后院竹林里的蛋雞。

駐村時間長了,王老對村里各戶的情況都很熟悉。精準扶貧中要求“兩不愁三保障”(不愁吃穿,保障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安全住房),而王老也會根據各家的情況,為他們爭取最需要的幫助。

同吃同住,分憂解難,王老與村子里的村民們有著實在的真感情。

劉美患有罕見的疾病,需長期臥床,全家六口人為此負債累累。王老曾在劉美重病住院期間自掏腰包送來1000元,也多次聯系市縣醫院專家對劉美的病情進行會診,一家人感激至今。

在康莊村,很多家庭都接受過王老自費的幫助,而他一個月5000元的退休金也因此所剩無幾。

村長說村里有人半開玩笑地說這樣自費資助的行為就是個“傻瓜”,但王老認為“自己是個快樂的月光族,有時候碰到了這種情況不忍心。所以能幫一點是一點,也是積德”。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長期服藥的高昂費用,讓這個六口之家為債務陰云所困。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看到王老進門,劉美母親執意要炒一鍋新鮮的米糖來待客。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一鍋米糖在這個貧困的家庭中,已是最珍貴的招待。

老陳今年47歲,過去12年來的每一個春節,他一直在異鄉漂泊,沒有安身之處。雖然2014年已經脫貧,但由于在老家沒有宅基地,住房一直是困擾他的老大難。

2017年,為了幫助老陳建屋,王老征求村民小組成員的同意后,層層向政府協調申報,最后經土管部門同意,為老陳爭取了一個建屋指標。

老陳這些天,打算趁著好天氣,趕趕工期粉刷一下,在屬于自己的新屋里好好過個春節。房屋的粉刷工作快要完成,老陳和老母親用小三輪買了一些家當,準備搬進這個真正意義上屬于自己的新家。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老陳從屋里迎出來邀王老進屋喝水。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新屋建成后,老陳臉上是掩不住的喜悅。

“能做成點事老百姓高興,我也高興。所以我是越干越有勁,越干越有味”,王老忘我的工作狀態,常常會讓人忘記他已是位年過古稀的老人。而王老的身體則還是會誠實地時不時“提醒”他,要多注意休息。

每天飯后,王老都會從兜里的餐巾紙包里拿出降糖藥服用。身患腰椎病、糖尿病等多種疾病的他,常常是剛打完針就繼續堅持干工作。最近,帶狀性皰疹發作,王老腿腳疼得厲害,趕著去開會沒時間去醫院,他就聽著村民的土辦法去“劃一下”。開會回來還是疼得厲害,王老終于決定把打針事宜安排上日程。

王老隨身攜帶的還有一張邊緣已經磨得厲害,但清晰可見“忠誠 公正 清廉 文明”八個紅字的檢察院一卡通。雖然已從檢察院退休多時,但這幾個字的含義可能早已內化在了王老的生活和工作中。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王老飯后準備服用的降糖藥。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這個隨身攜帶的塑料餐巾紙包,是王老的多功能便攜包。里面放置著藥物、看病診療單和一些零錢。

扶貧工作點的周期是每五年一個村莊,但對王老而言扶貧絕非是種有期限的任務,而對一個村的牽掛也遠不止五年。王老回家途中常常會順路去自己待了五年的另一個扶貧村——先鋒,看看村里的新變化,和老搭檔村長聊聊天,探望曾經借宿的房東一家。

村頭的先鋒希望小學,是每次回去王老必看的。離村后,聽聞學校裝修硬件還差50萬元的缺口,王老多方籌集資金,最終使得小學順利開辦。

“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實實做事”,既是王老對孩子們的寄語,也是他畢生踐行的箴言。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王老和先鋒村村長一起共事過五年,這對老搭檔每每見面,都會熟絡地聊起村里的近況。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為了這所學校建成,王老曾奔波往返市縣80余次。

曾經借宿5年共同生活的房東一家是王老一直記掛的親人。2011年,王老開始駐村扶貧的時候,房東的孫女楠楠還沒出生。轉眼間,楠楠已長成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見到王老也親切地喊“爺爺、爺爺”。

知道王老時不時會回來看看村里的情況,房東夫婦自家二樓的那間房一直按原樣留著。報刊資料整齊地摞在桌上,生活起居用品井然有序。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房東夫婦每次看到王老回來,都會很高興。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王老與房東孫女楠楠,兩張映著夕陽的笑臉,格外暖心。

王老的家人都在城市生活,一個月也見不上幾次。談起會不會想念家中老伴和孫兒,他說人之常情必然會想念,但是這個工作性質就決定了沒法常回家。王老老伴有時候嘴上也吐槽他,“家里什么事也不問,像現在要過年了,家里好多東西都沒準備”,但心里其實還是明白王老那個認準了就要做下去的勁頭。轉頭默默給王老回村的行李里多備了點藥。

對于處理自己的疾病與工作之間的關系,王老有著自己獨特的一套理念,“生命就在于抗爭,不能說因為自己小病小痛就整天病懨懨的。在有生之年身體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能為百姓解決一點事情我就會一直做下去”。面對家人對他身體的擔憂,王老也向他們做了保證“放心,我一定會把握好自己身體狀況的那個度”。

扶貧工作的十幾年中,王老一直在寫扶貧日記。日記詳細記載了每天的工作日程,也不乏一些與村民互動的暖心小故事。除了方便工作查看之外,對于日記王老有一個自己的愿望,“到80歲以后,我想整理扶貧日記,寫一個回憶錄。記錄自己的一生的人生軌跡。我將來也沒有什么遺產,就是要留點精神財富給后代”。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一本厚厚的軟皮抄夠寫三個月的工作日記,一年可以用掉4本,累計十萬余字。

愛申活暖心春貧的檢察長

八十歲后王老的心愿是出一本回憶錄,記下這些年經歷的事和遇到的人。

王老常說“人不能忘本,不能變質”,生長在農村的他最初選擇回到家鄉是源于一份對于故土的深情,而如今對于故土的情感不僅來源于生長于斯的那份親切,來源于他對于工作的那份韌勁堅守,更來源于與他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對他的信任與支持。

王老細致認真的工作態度給很多戶人家帶去了溫暖,對于每戶人家而言的意義可能并不相同。

有的溫暖帶來的是看病救命的錢,有的溫暖是讓你能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有的溫暖是予人好好生活自食其力的信心,有的溫暖則是長久而勝似親情的陪伴。

一份珍貴的新鮮炒米糖,一串出于信任而交付的家門鑰匙,一張張真誠淳樸的笑臉,人們也以各自的方式回贈著這樣的溫度。正是這些不同多樣的意義組合在一起,構成了這片故土上最令人掛念的深情與溫暖。

(文中貧困戶均為化名)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