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寒假輔導班依舊火熱的背后:教些啥,誰在教?

作者:醉言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24 12:45

寒假輔導班依舊火熱的背后

剛放寒假,北京市海淀區初二學生寧寧的奶奶就不勝其煩,她的手機每天都收到很多條“一對一”培訓班的廣告信息。更令她難以理解的是,期末考試期間,學校通知家長去領寒假作業、輔導書,領取的地點卻不是學校,而是海淀區某主打“一對一”輔導的教育培訓機構。

“領作業那天,不少家長被培訓機構追問信息資料,有的家長搪塞過去,只領書不留資料。培訓機構的人告訴我們,寒假作業的答案他們有,可以接著參加‘一對一’輔導。盡管后來學校老師告訴我們不用在培訓機構拿答案,但是大家心里還是疑惑重重。”寧寧奶奶告訴記者。

這些機構為什么和少數學校關系如此密切?

隨著考試招生制度改革,分數也不再是單一指標,評價體系日趨多元,學業成績和綜合素質評價等,也將成為升學的重要依據。早些年直接為升學服務的奧數班、重點中學占坑班、各式加分特長班漸漸偃旗息鼓,但“一對一”課外輔導這個全新的培訓形式卻日漸走紅:“一個老師帶一個學生”、“保證提分”、甚至“先簽約再繳費,不提高60分以上全額退款”,刺激家長神經的宣傳口號不絕于耳。

在中小學不斷強化綜合素質教育改革的今天,為什么“提分”“保過”這種對單一分數直白的追求還大有市場?

寒假輔導班教些啥,誰在教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學生在這個機構領取的寒假作業有初二語文的《魔法訓練》、課外讀物《三國演義》和《師說閱讀》等,簡介上寫著“提高學生的理解能力和口語交際能力”等。記者了解到,以“贈閱輔導資料”“提供課外閱讀”等方式和學校合作的機構不止寧寧所在學校一家。這些機構的主打項目都是“一對一”輔導。

而各級教育部門多次明令禁止中小學校教師有償補課,最近一次是在2015年6月,教育部發布了《嚴禁中小學校和在職中小學教師有償補課的規定》,禁止“在職中小學教師參加校外培訓機構”,那么這個機構宣稱的教師資源又是從哪里來的?

張老師表示,她本人曾是海淀區一名一線數學老師,現在已經辭職專門從事培訓咨詢工作。“工作室”其他老師都是一線教師,有十年左右從教經驗,利用課余時間為學生補課。她耐心地解釋“一對一”輔導的好處,個性化教學的嘗試有多么成功。“多低的分、多差的學生我們都敢接。”張老師說。

“現在學校盡管也是小班化教學,但是學生的情況千差萬別,有些學生分數上不去是由于基礎不牢,有些則是思路打不開,還有一些是舉一反三的能力不強,缺乏發散思維,‘一對一’的好處,就是能根據孩子的實際情況有針對性地處理。比如有個初中學生很用功,成績就是跟不上,我們經過測試發現,他從小學6年級開始對數學就一知半解,于是我們從小學課程給他補起。我們因材施教,提分真的很快。”張老師告訴記者。

她舉出學生的實際例子證明所言非虛:“某中學初二學生沈子林,三次‘一對一’課后,數學成績從60分提升到99分,這些你們都可以去學校打聽。他們成績提升快的另一個原因是在我這里做題,上自習。我們每次課后大量做題,課后做題時間我們不收費,不會的時候老師及時講解,這些也是學校教學里不能保證的。”

分數為什么還是“金標準”

分數真的很重要嗎?在中小學不斷強化綜合素質教育改革的今天,我們分明看到了對學生更多元的評價標準,為學生個性化發展提供了更多元的選擇。為什么分數或者說單純追求分數的培訓班還是這么有市場?

2016年秋季學期開始,開放性科學實踐活動平臺、綜合社會實踐活動平臺、綜合素質評價平臺相繼開通實施,為何大家還是把分數放在第一位,關注分數之外這些廣闊空間的還不多?

寧寧奶奶從另一個角度解讀了這個問題。盡管學校不再作成績的橫向排名,卻通過別的方式讓家長了解自己孩子的位置。“學校會評出30名‘翰林獎’,30名‘狀元獎’,30名‘貢林獎’,其他還有‘潛力之星’等,這樣就能把學校的前150名學生排出來。家長心里都清楚。”

而隨著學校規模的不斷擴大,一些校外實踐活動不能惠及所有學生,比如去一些單位調研實踐,調研報告往往能夠獲獎,這些獎項又是綜合素質評價中重要的一環。因此,學校選取哪些孩子去調研就顯得很重要。“遺憾的是,學校大多數情況下會選擇成績好的‘實驗班’孩子去,普通班的孩子如果想要參與,只能想方設法提高成績。我們也了解到,在一些好中學,往往是全校學生都有這個機會,但是能提供這種條件的學校很少,大多數情況下,孩子的成績還是很重要。”家長向記者反映。

中國人民大學附中教師劉成章認為,盡管綜合素質評價體系框架已經建成,但是評價標準和評價信度的缺失,也在一定程度上給分數加了碼。

除了這些客觀因素,家長焦慮的心態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寧寧奶奶稱之為“劇場效應”——在劇場中,如果有一個人為了看得更清楚而站了起來,一旦勸阻無效,所有人都會站起來看戲;或者說,如果有一個人喊“失火”,大多數情況下,大家不會按規矩排隊出場,而是一擁而上堵住門口。

“時間一長,大家漸漸忘記了教育孩子的真正目的,遠離了好品德、好習慣、有知識、有技能等育人本質,一門心思追逐捷徑。再加上培訓機構煽風點火,大家心中越來越亂。”寧寧奶奶告訴記者。

綜合素質評價需細化標準

這種現象如何改變?不少家長和專家呼吁,要把綜合素質評價體系的配套政策和盡快完善、評價標準要盡快統一細化。

比如綜合素質評價體系目前涉及的三個平臺,還有即將開通的勞動實踐活動平臺,2019屆學生(今年入讀初二的學生)是第一年用到。不少家長反映,本身應該在2016年秋季學期開始實施,但是通知家長的時候已經是2017年2月了。“學校通知我們要先把第一學期的活動全部補上,資料全部上傳,才能落實第二學期的大課堂、志愿者等活動。由于太倉促,中間難免出現漏誤。”寧寧奶奶說。

而這些評價方式之間缺乏統一的標準,也是學生家長焦慮的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初中教師告訴記者,“大多數學校的傾向是,把每一個學生都評價得很好,這拉不開距離。”因此,劉成章呼吁,綜合素質評價體系的配套設施應該盡量細化完善。

“我想說的是,其實分數并不一定代表刻板、缺乏創新能力,分數當然很重要,目前的問題在于評價方式應該更多元、評價體系更完善。我們應該多發現一些專才,而不僅限于‘數學、物理、化學、生物、信息學’五大競賽。通過綜合素質評價,我們希望一些繪畫、音樂、美術、文學等專才也能嶄露頭角,但是這需要制定行之有效的衡量標準,還要增加聽證、公示等環節,引入社會監督。”劉成章說,“總之,框架搭成了,僅僅是第一步。”

(本報記者 姚曉丹)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