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農民工突發腦溢血老板籌款救治并一直陪護

作者:沐瑤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09 14:41

農民工突發腦溢血老板籌款救治并一直陪護

姜殿平(右)說,他很滿意耿凈強(左)在救治其叔叔過程中的表現。

農民工突發腦溢血 老板籌款救治

患者64周歲,律師認為他屬于“超齡”勞動者,和用人單位是勞務關系

律師認為用人單位不需負工傷賠償責任,但老板仍墊付7萬醫療費

□文/圖 本報首席記者 李梓

石家莊廣鼎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承攬了130多平方米室內裝修業務,臨時雇用了來自江蘇的農民工姜玉田為其提供勞動服務。豈料,1月28日,老姜在勞動期間突發腦溢血,昏迷不醒。裝飾公司經理耿凈強及時把他送往醫院救治。讓耿凈強始料不及的是,現年64歲的老姜屬于孤寡老人,其遠在江蘇的侄兒又不能及時趕往醫院。病人危在旦夕,必須馬上手術,可誰在手術單上簽字?醫療費誰負責?誰陪護病人?裝飾公司和醫院在責任、道義、良知的拷問中,交了一份令患者親屬滿意的答卷。

工人突發腦溢血 公司經理一直在醫院陪護

這幾天,耿凈強一直悶悶不樂。

耿凈強今年33歲。作為石家莊廣鼎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他雇用了兩三位臨時工,為其承攬的房屋室內裝修提供勞動服務。

1月28日,一位名叫姜玉田的農民工,站在一米多高的方凳子上往墻壁上貼石膏板。中午1時左右,64歲的老姜突然從凳子上摔落下來,人事不省。

聞訊趕來的耿凈強馬上撥打120,將老姜送往距離現場最近的省三院救治。老姜被診斷為腦溢血。

耿凈強把身上所帶的5000元錢全都掏出來,為老姜辦理了住院手續,并想及時通知其家屬,但很不順利。

老姜是被臨時雇來的,耿凈強并不了解他的家庭情況。找誰聯系呢?通過身份證上的信息,耿凈強得知老姜是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羅圩鄉古西村人。從當地有關部門查詢到的情況是,老姜離過婚,妻子改嫁,獨生女可能隨母親了。然而,當耿凈強輾轉與遠在宿遷市的老姜的侄子姜殿平取得聯系后,卻被告知,老姜其實從未結過婚,也沒什么女兒,屬于孤寡老人。

那么,侄兒可否從宿遷市趕往石家莊照顧他生病的叔叔呢?耿凈強多次得到的答復是一樣的:“沒時間!”

沒有親屬來陪護,很多事情不好辦。耿凈強只好把裝修工程暫時停滯,工人放假,自己把全部精力都用于照顧老姜。

公司經理在手術單上簽字 醫生連夜實施手術

為爭取時間,張品元醫生在與姜殿平溝通的同時,還與醫務處處長、主管副院長請示,做好了“開辟綠色通道”的準備。

1月29日19時,張品元醫生主刀,開始為老姜實施手術,直到次日凌晨2時,張醫生才從手術臺上走下來,他說:“手術很成功!”

耿凈強為老姜的手術墊付了5萬元費用。

目前,老姜已由普通病房轉入ICU病房。

患者侄子認為用人單位應負全責 耿經理一直墊付醫療費

2月4日,姜殿平才從宿遷市趕到石家莊河北省醫科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我哭著呼喊叔叔,但叔叔沒反應!”他說。

姜玉田兄弟三人,二哥早就去世了,他是老三。姜玉田的大哥有兩兒一女,姜殿平是其大哥的幼子。

2月6日下午3時,姜殿平站在省三院南門,等待耿凈強。他臉色泛紅,“我心煩,喝了點酒!”

姜殿平說,他家住宿遷市宿城區,賣電動車,每天都很忙。問他為何不能及時趕來照顧叔叔,他說:“我是他(老姜)侄子,又不是他兒子。我哥我姐不也是沒來嗎?我還是來了。可這多耽誤生意啊,不管叔叔的病情如何,臘月二十八我必須回家!”

有關老姜手術前簽字和醫療費問題,姜殿平表示:“耿凈強他們不是已經錄音了嗎?我不會找他們麻煩的。我叔叔屬于孤寡老人,在石家莊打工20多年了,每年只回家一次,都是在我家吃飯。我曾問過叔叔有沒有存款,如果有的話,將來我可以養他老啊。可是他沒存款,即使有,也不過兩三千元。”

姜殿平說:“我叔叔一個大活人,突然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用工企業應該負責全部醫療費,而且萬一叔叔發生不測,用工企業還要賠付至少兩三萬元的喪葬費,不然我就到法院起訴耿凈強。不過,我自從來到石家莊,跟耿經理一直和和氣氣的,還沒紅過臉。”

耿凈強先前交納的5萬元手術費、醫療費,早就用完了。在患者拖欠醫療費的情況下,醫生依舊堅持為老姜治療。耿凈強得知情況后,又向醫院續交了2萬元費用。

而事實上,耿凈強并不富裕。

耿凈強開一輛已使用了7年的“北京現代”,路上常常發出“嗡嗡”的怪聲。“這車已經跑了14萬多公里了,該修理了!”他說。

耿凈強是新樂市東里村人,自幼就經常與父母到建筑工地打工,上小學時曾跟表哥到工地上“施工放線”,對建筑這個詞感到非常親切,所以他大學畢業后,違背父母讓他從醫的意愿,到裝飾公司打工學藝,并于2016年8月創辦了石家莊廣鼎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因為創業時間短,沒有多少積蓄,為老姜墊付的七八萬元的醫療費都是他想辦法籌借的,為此他還曾在新媒體上求助過“水滴籌”。

“不管我有沒有法律上的責任,老姜畢竟是我雇用的工人,而且表現不錯,我不能見死不救!”

對于耿凈強積極救助老姜的行為,姜殿平非常滿意,說他“無可挑剔”。

張品元醫生也被耿凈強的行為感動了,夸贊他是一個有責任、有良知、敢擔當的好人。

律師認為公司不承擔工傷賠償責任 可予以經濟補償

農民工在工作期間突然發病,是否屬于工傷?從法理、道義方面來說,人們該如何評價患者侄子的表現?

河北德創律師事務所趙蕊律師與河北子辰律師事務所王全印律師的觀點基本一致,認為本案中老姜今年64周歲,屬于“超齡”勞動者,根據我國法律相關規定,用人單位招用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時,雙方形成的是勞務關系而非勞動關系。老姜在工作中突發腦溢血,除非存在老姜的疾病與其工作有一定聯系,或者裝飾公司在招用老姜時就明知其身體狀況等情況,否則作為雇主的裝飾公司對老姜的發病是沒有過錯的,不存在侵權法意義上的損害后果。因此,裝飾公司對老姜的發病沒有責任,但其作為雇用活動的受益人,應當予以一定的經濟補償。這種補償,在社會道德層面上更符合人道主義的要求。

趙蕊律師表示,作為老姜的侄子,很難界定其是否一定有在老姜手術單上簽字的法律義務,但為了避免出現法律糾紛,醫院在為老姜進行手術前征得其親屬同意的做法是正確的。如果患者確實無力支付醫療費用,當地人民政府根據情況可以給予適當幫助,患者和親屬也可申請社會救助。從道德層面來說,如果老姜的侄子愿意照顧叔叔,以及在其能力范圍內承擔老姜的醫療費用,那么這種行為值得贊揚和鼓勵。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