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曾創下“全國首次”的廳官即將刑滿釋放

作者:山歌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08 13:54

曾引發軒然大波的廣東水利廳貪腐窩案,近日有了最新進展:原副廳長張黎明,因犯單位行賄罪,獲刑1年10個月。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此人是曾創下“全國首次”——從水利系統設計院負責人直接提拔為副廳長。而他單位行賄的對象,正是頂頭上司——時任廣東水利廳廳長黃柏青,后者被指斂財8000多萬。

此外,張黎明的刑期截止日期為2018年3月16日,故而一個月后他就將被刑滿釋放。

曾創下“全國首次”的廳官即將刑滿釋放

(張黎明)

嫌工資低,他不愿升副廳

十八大至今,廣東水利廳已至少有2名正廳級、2名副廳級被反腐大潮淹沒。他們分別是廳長黃柏青、巡視員彭澤英、副廳長呂英明、副廳長張黎明。由此揭開的水利系統懲貪行動之中,一批廳局級應聲落馬。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判決書顯示,2018年1月16日,廣州中院對張黎明涉嫌行賄、貪污案作出一審判決。

檢方指控:2007年至2011年,張黎明為感謝黃柏青,在對方辦公室、廣州一酒店、茶館等地賄送共計110萬元。此外,他還套取67萬余元公款供個人使用。

曾創下“全國首次”的廳官即將刑滿釋放

法院經審理查明,貪污罪并不成立,而且向黃柏青行賄的數額為80萬,所懷目的除了個人職務發展,還有自己主政的設計院業務發展。

最終,廣州中院認為貪污罪、行賄罪罪名不當,更改為單位行賄罪。張黎明因此獲刑1年10個月,即從2016年5月17日被抓開始,至2018年3月16日。

公開資料顯示,1965年10月出生的張黎明,為浙江浦江人,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此人博士畢業后,就進入水利系統,2001年1月升為廣東水利電力勘測設計研究院院長(正處級),2010年11月再進一步,獲任省水利廳副廳長,直至2016年5月落馬。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其實最開始的時候,張黎明并不想當這個副廳長,原因很簡單——收入落差太大。

曾創下“全國首次”的廳官即將刑滿釋放

黃柏青供述:早在2006年底,他剛到廣東水利廳,就聽說張黎明業務精干、有能力,就想讓他擔任水利廳機關規劃處處長。結果,他碰了釘子——張黎明不想去,還是愿意留在設計院。

4年后,機會再次降臨。當時一位副廳長面臨退休,黃柏青就動員張黎明競選。誰知,對方還不是很想來,因為設計院收入更高。在黃柏青的動員下,張黎明最終還是參加競選,并獲得成功。由此,張黎明成了全國水利系統從設計院負責人直接提拔為副廳長的“第一人”。

2011年春節前后,已經升為廳官的張黎明借匯報工作之機,送給黃柏青20萬元。但黃供述稱,自己是在某個高爾夫球場拿了張送的禮品袋,共有30萬元,是感謝自己的提拔之恩。

收禮收錢,他派妻兒出面

高爾夫球場出現在判決書中,并非偶然。張黎明落馬后,廣東紀委曾在2016年11月通報6起省管干部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時明確指出:此人違規持有高爾夫球會員卡及收受他人所送高爾夫球儲值卡。

2010年6月至2015年12月間,張黎明長期持有廣州九龍湖高爾夫球會會員卡,并在集中清理會員卡時隱瞞不報。2011年上半年,張黎明收受省水利電力勘測設計研究院院長所送廣州九龍湖高爾夫球會儲值卡兩張,共計人民幣4萬元。

曾創下“全國首次”的廳官即將刑滿釋放

(張黎明)

至于張黎明的行為,為何不被認定為個人行賄,而是單位行賄,法院表示:行賄的實施有一定的職務屬性,即資金來源于套取公款、謀取的利益歸屬設計院等,認定行賄主要為職務行為的證據充分。

對此,張黎明表示,黃柏青調研時都推薦設計院的業務,院里遇到困難時,他也幫助協調和解決,令設計院的營業收入和經濟效益得到快速發展。判決書顯示,設計院2007年收入不到2億,3年后已經超過10億元。

看法新聞梳理發現,與黃柏青收受其他人和單位的錢財相比,張黎明這80萬只算是很小的數目。2016年11月,黃柏青案在廣州中院開庭。檢方指控,此人于1992年至2014年間,直接或通過兒子黃暉等人收受超過8000萬賄賂。

這名出生于1954年11月的正廳級官員,曾長期在惠州工作,任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2006年底轉任水利廳副廳長,半年后轉正,2013年3月退居二線,2015年4月落馬。

廣東紀檢部門曾披露,黃柏青也是“全家腐”的典型。每次外出與老板吃飯,他都攜眷參加,一有紅包禮金遞至眼前,黃柏青便以一句“這是婦女的事兒”,將收錢一事推給曾任某銀行紀委書記的妻子陳某。

遇到家有喜事,如兒子結婚、添丁等,陳某便在老板前故意笑得合不攏嘴,在對方的好奇發問下,她將事情和盤托出,對方也“識做”地將禮金奉上。

曾創下“全國首次”的廳官即將刑滿釋放

(黃柏青受審)

其子黃暉已經取得香港戶口,由此成為黃柏青與不法商人利益輸送的工具——在香港開設銀行賬戶替父洗錢。此外,檢方指控,黃幫老板辦完事后,通過黃暉收受1450萬元、港幣1350萬元。

此案開庭時,黃柏青一再強調“兒子是不知情的”,只是聽安排接受款項。但這一辯解與檢方指證內容相去甚遠。

黃柏青在最后陳述階段稱,“深感羞恥,無顏見家鄉父老”,“尤其是我把自己的兒子也害了”。黃暉已被另案處理,只是目前尚無這父子二人獲刑的公開消息。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