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中國治霾:打贏藍天保衛戰的底氣從何而來

作者:醉言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07 19:47

打贏藍天保衛戰的底氣從何而來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北京市的空氣質量為優。環保部部長李干杰在為期兩天的全國環保工作會上表示,目前正在制定打贏藍天保衛戰的3年計劃,2020年之前,要通過若干場攻堅戰,讓老百姓有更多的藍天獲得感。

此前,全國環保工作會有過多次在霧霾天中召開的尷尬。而今年1月,北京市空氣質量優良率達90%,躋身全國空氣最好的10個城市之一。

從過去打好藍天保衛戰,到未來3年打贏藍天保衛戰,一字之變,背后的底氣是我國4年治霾經驗和成績單。

李干杰披露的最新數據表明,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都超額完成減排任務,其中北京2017年PM2.5年均濃度每立方米58微克的成績最為突出。

在中國工程院院士、環保部環境規劃院院長王金南看來,全國4年治霾的組合經驗已經形成了空氣質量改善的中國模式。

約談背后的政府責任

2017年新年伊始,山西省臨汾市政府主要負責人就因空氣質量多次爆表被環保部約談。在約談現場,環保部負責人還指出,臨汾市不僅在冬季多次爆表,而且環境質量連續兩年惡化,6項空氣指標不降反升。

被約談的臨汾市政府負責人慚愧地說,“如芒在背,如坐針氈”。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曾多次赴臨汾采訪,那次約談幾乎成為當地官員都會提及的“共同記憶”。臨汾市環保局負責人張文清在一個月前接受記者采訪時還表示,臨汾大氣污染導致的系列影響是“切膚之痛”。

那次約談之后,2017年,臨汾市召開了兩次超過千人參會的生態環境治理攻堅行動動員大會,市里給43個部門頒發了關于環保的目標責任狀,每一份內容都不同。約談一年之后,臨汾市需深度治理的428家工業企業,已完成269家,其余全部實施停產整治;604家“散亂污”企業已全部完成整治。山西省環保廳派出的督察組的評價是,臨汾市約談限批問題基本整改到位。

2017年,除臨汾之外,僅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就有北京市大興區、天津市北辰區、河北省趙縣、唐山開平區、邯鄲永年區、山東省淄博市及山西省長治高新區等地方的政府負責人因大氣治理不力先后被環保部公開約談。涉及的問題包括,治霾進度緩慢、政府部門幫企業弄虛作假等。

王金南院士認為,打好藍天保衛戰的關鍵是落實黨政同責,2013年發布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在制定時就已經設計了完善的責任分配和落實機制。

行動計劃發布之后,環保部就代表國務院與地方人民政府簽訂目標責任書,并明確要進行年度考核,同時要求省級政府制定各自的實施方案,并將責任目標層層落實到基層政府。

在王金南看來,藍天保衛戰不再是環保部門的單打獨斗,而是相關部門共同發力的組合拳。他解釋說,各部門圍繞《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出臺了20多項配套政策,包括成品油升級、煤炭質量管理提升、超低排放電價的價格補貼等政策。

治霾4年,中央財政累計安排了475.9億元專項資金和100多億元中央預算內投資,重點支持黃標車淘汰、散煤替代及北方12個試點城市冬季清潔取暖等重點工作,省、市、縣也實施了大氣污染防治資金三級配套。這樣的力度前所未有。

這4年,我國大氣治理在政府責任方面的另一個創舉是,打破行政區劃界限,實現了區域內的聯防聯控,減輕了區域污染傳輸影響。

治污下的博弈

2017年是《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的收官之年,而這年年初的“跨年霾”曾使藍天保衛戰能不能打好被畫上了問號。

同年4月,環保部宣布要派出5600名環境執法人員在京津冀地區督察一整年。環保部環境監察局局長田為勇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說,這輪史上最大規模的督察劍指京津冀及其周邊的5.6萬家規模小、分布散亂、污染重的企業。當年10月,不能穩定達標的小散污企業一律關停。

環保部這輪被稱為“史上最大規模的環境執法”,抽調了來自全國的環境執法人員,幾乎深入京津冀的每個村莊。環保人員采取“掛號、銷賬”的執法模式,與地方政府合力治理每一家企業。

淘汰“散亂污”這樣的落后產能,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最終是要形成綠色的發展方式,但這個過程并非一帆風順。伴隨“散亂污”而來的質疑是環保影響了地方經濟。

在環保部的月度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京津冀地區治霾是不是影響了地方經濟,始終是記者發問的重點。環保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說,回顧2017年,最驚心動魄、壓力最大的是整治“散亂污”引發的陣陣風波。

劉友賓說,“散亂污”原本就是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的企業或作坊,不僅污染嚴重,而且消耗大量資源、能源,對地方的經濟貢獻更是微乎其微。可整治“散亂污”卻引起不少非議。

國家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副主任劉長根也說:“一些受到督察影響的企業和個人,大肆炒作環保影響經濟、影響大宗產品價格等問題,給督察帶來了阻力。”但環保這一步,絕對不能讓。風波過后,那些“治污影響經濟發展”“環保沖擊實體經濟”的說法不攻自破。

環保部部長李干杰在2017年年底的一次國際會議上,向來自全世界的頂尖環保專家介紹說,2017年以來,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2+26”城市,清理整治“散亂污”企業6.2萬家,促進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產業轉型升級和新舊動能轉換,相關行業發展中“劣幣驅逐良幣”狀況得到較大改觀。

他強調說,從這個意義上講,環保部門打的是污染防治攻堅戰,是產業轉型升級的攻堅戰,也是解決突出環境問題、促進社會和諧的攻堅戰。

2017年環保部曾在河北文安召開“散亂污”整治現場會,文安縣大地木業公司一位負責人介紹,2017年他的企業投入3000多萬元,用于鍋爐改造和增加揮發性有機物粉塵收集設備。2016年,企業生產膠合板只有300多萬張,但2017年生產了750多萬張。不僅是產量的增加,每張膠合板的利潤也由過去的兩元增加到十幾元。

這家企業一年就把環保投入收回來了,企業主分析原因說,一是質量的提升,二是過去大量存在的“散亂污”企業,成本很低,惡性競爭,擠占了市場。經過整治,“劣幣驅逐良幣”的問題得到了解決。

藍天保衛戰將開辟新戰場

鑒于珠三角地區的空氣質量已經常年穩定在優良范圍,未來的藍天保衛戰戰場將有所變化。

李干杰說,從地域看,要以京津冀及周邊、長三角、汾渭平原等重點區域為主戰場,強化區域聯防聯控。從主要措施看,要協調有關部門加快產業結構、能源結構和交通運輸結構調整,狠抓秋冬季重污染天氣應對。

汾渭平原是首次列入藍天保衛戰的重點區域。環保部大氣污染防治司司長劉炳江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就曾表示,關中地區和晉南地區的污染問題較為突出,環保部的工作重點就是要推動空氣質量未達標的城市制定空氣質量達標規劃,落實地方政府的責任。

具體是目標是,到2020年,全國空氣質量未達標城市PM2.5平均濃度比2015年降低18%,地級及以上城市優良天數比例達到80%。

針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傳輸通道城市,2017年我國啟動了“大氣重污染成因與治理研究攻關”專項,組織1500多名專家參與攻關,在排放現狀評估、來源解析、健康影響等28個方向開展專題研究。

王金南也是攻關專項專家組成員,在他看來,2017年,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僅99個城市達標,大氣環境形勢依然十分嚴峻,全面達到國家空氣環境質量標準任重道遠。“藍天保衛戰是一個持久而艱巨的任務,應爭取2018年出臺‘國家中長期清潔空氣行動綱要’,明確實現國家空氣環境質量標準的路線圖。”王金南認為。

盡管王金南把過去4年的治霾經驗稱之為空氣改善的中國模式,但他還是認為,這套經驗的弊端在于是一種“自上而下”的壓力傳導,會存在不同地區壓力傳導不均衡的問題。

他建議,未來應由城市自主建立空氣質量改善的長效機制,國家層面要求未達標城市的政府組織編制空氣質量限期達標規劃,明確空氣質量達標期限、路線圖和重點任務,并向社會公開,將“自上而下”的責任分配、追究、激勵機制和“自下而上”的城市限期達標管理機制相結合。

本報北京2月4日電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