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一些高校為何熱衷改頭換面引發爭議和吐槽不斷

作者:葉知秋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04 20:37

高校改名方興未艾,變動最大的是普通院校,今年又有46所高校可能變更校名。在升級、改名帶來更多的現實紅利面前,不少高校朝著層次更高、學科門類更廣的方向靠近——

一些高校為何熱衷改頭換面

本報記者 王維硯

另外一件由此引發的新聞是,唐山學院申請更名為“唐山交通學院”的消息引發西南交通大學學生的不滿,兩所高校的學生在社交網站上展開“對戰”。由于歷史原因,西南交通大學在1928年曾有數月使用過“唐山交通大學”這一名字,這被西南交大的學子視為曾經的“歷史名片”。

事實上,高校改名幾乎每年都會出現一次,而由此引發的爭議討論也屢見不鮮。據統計,僅2010~2016年期間,我國就有200余所高校更換了名稱。在過去的20多年里,在2000多所公辦高校中,有將近一半的高校改過名。

你的母校改名了嗎

“我的大學錄取通知書上寫的是華北煤炭醫學院,畢業證上寫的是河北聯合大學,工作后看師弟發的母校照片成了華北理工大學!我到底是哪個大學畢業的?”一名華北理工大學的畢業生對《工人日報》記者表達了困惑。

“什么!放個寒假回來學校名字都要變了?”多位受訪者如是說。

數據顯示,2012年~2017年間,中國有超過200所高校更換了校名,其中2012年有30所,2013年有51所,2014年有36所,2015年有72所,2016年有39所,2017年列入專家考察的高校有46所。

記者梳理高校更名的“路線圖”發現,大致可以分為四類:一是逐級升格:職業學院改為學院,學院再升級為大學;二是獨立院校與母體學校脫鉤或更名;三是地域命名不斷擴大:原本由城市命名的大學改為省字頭命名,省字頭再改為華東、華中、華南等區域命名;四是提升校名“顏值”:把校名中的“水產”“鐵路”“化工”等字眼去掉,改為“海洋”“交通”“理工”等,向層次更高、學科門類更廣的“高大上”方向靠近。

近幾年,隨著高校更名數量的增加,因高校更名引發的爭議和吐槽也越來越多。

最有名的例子要屬瀘州醫學院的兩度改名事件。2015年4月28日,教育部發函同意瀘州醫學院改名為四川醫科大學。這一更名引起了四川大學華西醫學中心海內外老校友的反對。在與四川大學的“奪名之爭”持續了半年之久后,2016年1月17日,四川醫科大學再易其名,新校名為西南醫科大學。

而此前,河南許昌學院申請更名河南理工學院,因撞名河南理工大學也曾引發爭議,而同在河南的周口科技職業學院更名為中原科技學院后,也曾因簡稱撞車“中科大”,引發不少的爭議。

校名“整容”失敗的案例也不在少數,一些重點大學改名后反而更像“民辦高校”,被調侃為“民辦”重點大學。比如,無錫輕工大學與兩所學院合并后更名江南大學,上海的中國紡織大學改名東華大學,南京的華東水利學院更名為河海大學。最著名的案例就是西安公路交通大學改名長安大學后,以前該校錄取線超出一本線70分以上,而在改名后的10多年時間里,錄取分數線都很難超過以前的水準。

更名沖動從何而來

縱觀高校改名風潮不難發現,“985工程”高校的校名穩定性最高,“211工程”院校其次,校名變動最大的是普通院校。

專家分析稱,這主要是因為“985”“211”高校的校名本身已具有良好的品牌效應,高校進入平穩發展期,自然不會輕易變更校名。而普通院校有更名訴求,主要是因為這類院校處于成長期。隨著辦學層次的提高,需要“專升本”“學院”升格“大學”等校名的變化體現學校的成長,同時,一些院校辦學思路的變化也導致了校名的改變。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看來,高校更名迭出與政府力量的推動及高校自身的發展訴求不無關系。高校看重的往往是改名之后帶來更多的現實紅利。一方面,我國當前對高校的評價主要是行政評價,而行政評價存在把大學、學院、學校分為不同層次、等級的問題,通常如果學院更名為大學,可以獲得地方政府更多的投入,而且學校在學科、專業設置、師資聘用中,也有更大發揮余地。這引導學校追逐“高大全”,通過行政級別的上升,爭取更多的教育經費與資源。

另一方面,社會輿論對于學校、學院和大學也存在“以名識校“的問題。一所高校,從學院更名大學,辦學質量并沒有變,可當年的招生就可能提高錄取分數好幾十分。一些高校期待通過更名實現吸引優質考生、提高錄取分數線、提高影響力的目的。

云南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羅志敏指出,在當前高等教育大眾化的背景下,用人單位更傾向于從有名望的大學里選人用人,家長和學生也因此把校名看得很重。在這種社會氛圍下,高校自然希望擁有一個能擴大社會影響力的名字,“從以往經驗來看,這被普遍認為是拓展高校發展空間的一條捷徑。”

想成名校不能只改校名

顯然,想提升高校影響力,晉級名校僅僅更改校名是難以實現目的的。高等教育進入普及階段,內涵式發展才是未來方向。

2017年2月,教育部發布《關于“十三五”時期高等學校設置工作的意見》,明確規定堅決糾正部分高等學校貪大求全,為了更名、升格盲目向綜合性、多科性發展的傾向,引導存量高等學校把精力和資源用于特色學科專業建設與內涵發展上來。當年9月印發的《關于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也提出要“健全促進高等教育內涵發展的體制機制”。黨的十九大報告談及高等教育發展時同樣強調要“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那么,什么是內涵式發展?在熊丙奇看來,人才培養才是高校的中心工作,內涵式發展必須聚焦于先進的辦學理念、鮮明的辦學特色和科學的人才培養機制,必須把人才培養作為學校中心工作,全面提供人才培養能力,努力提高科研水平和服務社會經濟的能力。

熊丙奇進一步指出,要想讓高校安于定位,不在更名上做文章,需要改革的是高等教育管理和評價模式,不能把學校按校名分為三六九等,要強調對高等教育的專業評價,形成各類型、各層次高校都能辦出一流水平的辦學環境,以引導高校明確辦學定位、突出辦學特色,避免出現同質化的大忌。

羅志敏則認為,教育行政主管部門要抓緊在高校名稱使用、更名上做出更細化的規定,把好“入口關”,嚴格規范更名標準和程序。

時下,電影《無問西東》正在上映,這部本來是為清華大學百年校慶獻禮的電影,雖然遲到了6年,但是影片詮釋出的大學精神和大學傳統依然有現實意義。有受訪者在看完電影后如是評論——“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時間在變,對大學精神的傳承和求索沒有變,而這種探索從來不是為一個名字,而是為尋找真正的大學初衷和大學精神。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