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黑惡勢力啃噬群眾獲得感深挖細查黑惡勢力“保護傘”

作者:文輝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9 07:03

黑惡勢力啃噬群眾獲得感——深挖細查黑惡勢力“保護傘”系列述評之一

編者按: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對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進一步鞏固黨的執政基礎,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黑惡勢力啃噬群眾獲得感深挖細查黑惡勢力“保護傘”

《通知》明確要求,把掃黑除惡與反腐敗斗爭和基層“拍蠅”結合起來,深挖黑惡勢力“保護傘”。今年年初召開的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就強調,要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后面的“保護傘”。本報從今日起推出“深挖細查黑惡勢力‘保護傘’系列述評”,敬請關注。

“及時雨,講到百姓心里”“掃黑除惡,大快人心,社會安定,百姓安居樂業”……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消息甫一公布,群眾無不拍手稱快。

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事關人心向背和基層政權鞏固。一段時間以來,一些黑惡勢力無視法紀、為非作歹,少數黨員干部甚至與其上下勾結,為其充當背后的“保護傘”,啃噬著群眾的獲得感,更侵蝕著黨的執政根基。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捍衛群眾的切身利益,必須堅決拔除這些“毒瘤”。

強占豪奪,群眾對黑惡勢力深惡痛絕

前不久,山東省公安機關成功打掉了以朱某某為首的涉黑犯罪組織。該組織長期盤踞在煙臺市牟平區、高新區等地,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聚眾哄搶罪和非法買賣、持有槍支罪”等多個罪名。

公然使用暴力爭奪工程項目;被控制的娛樂行業必須向其交保護費;長期開設賭場,利用馬仔進行放哨、放碼、護賭……記者梳理媒體報道的相關案例發現,當前,基層滋生的一些黑惡勢力具有一定的傳統黑社會組織特征,如有明確的組織者、骨干成員基本固定、有一定的“行規”、進行敲詐勒索、欺行霸市、尋釁滋事、圍堵斗毆等違法犯罪活動。

被繩之以法的湖南文烈宏涉黑犯罪團伙就是其中的典型。該組織人數眾多,呈金字塔結構。組織者文烈宏處于核心地位,對其他組織成員及獲取的經濟利益具有絕對支配權。通過嚴懲叛徒、論功行賞、單線聯系等一系列幫規戒約,該組織逐步坐大成勢。

“這些組織通過放高利貸、賭博詐賭、非法拘禁、強迫交易、串通投標等犯罪活動瘋狂斂財,并將非法所得用于違法犯罪活動或維系組織的生存、發展。”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副院長杜治洲表示,以商養黑、以黑護商,使其暴利如同雪球一般越滾越大。

漸趨隱蔽,披上“合法”外衣

近年來,隨著各地打黑除惡力度持續加大,浮在面上、組織嚴密、暴力突出、影響重大的黑惡勢力犯罪團伙明顯減少。但不容忽視的是,不同于以往赤裸裸的暴力方式,一些黑惡勢力的活動漸趨隱蔽,有的甚至披上“合法”外衣。

黑龍江省黑河市紀委干部告訴記者,一方面,黑惡勢力團伙組織者更加隱蔽,團伙成員趨于松散,有的甚至沒有固定的組織架構;另一方面,犯罪行為特征以使用“軟”暴力、輕微暴力增多,多通過所謂“談判”“協商”“調解”等方式,達到滋擾、哄鬧、聚眾、阻攔等目的。

以陜西省西安市公安機關去年破獲的一起農村涉黑案件為例,閻良區振興街道民合村村民劉某糾集多人阻攔快速干道工地正在施工的工程車,稱自己要干工程,指使人員對施工工人進行毆打。這伙人“軟硬兼施”,企圖以強迫、威脅的方式,達到強攬工程的目的。

在農村,一些黑惡勢力則通過賄賂拉攏基層干部來染指基層政權,有的則直接通過霸選、騙票等方式,披著看似“合法”的外衣,謀取利益、橫行鄉里。

在山東煙臺楊某涉嫌惡勢力團伙案件中,楊某在村“兩委”換屆期間通過威脅、恐嚇等方式強迫部分村民投票,促成其姐夫馮某某成為村主任兼黨支部書記,把持村集體事務。

山東省公安廳有關負責人介紹,像楊某一樣,有些農村黑惡勢力借助家族、宗派影響,操縱、控制農村“兩委”換屆選舉,把持基層政權,侵吞集體財產,強占集體資源,為個人、家族牟取非法利益。

“個別人通過黑惡勢力進入村‘兩委’,利用手中權力操控項目實施,與黑惡勢力相互勾結、各取所需,甚至極個別村干部自己都成了村霸,啃噬著群眾的獲得感。”河南省獲嘉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李炳雙表示。

掃黑除惡,增強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電視專題片《永遠在路上》曾披露,安徽省淮北市烈山社區黨委原書記劉大偉落網后,村民們曾拉起橫幅,燃放鞭炮煙花慶祝。

民意的背后,折射出群眾對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深惡痛絕。劉大偉操控烈山社區“兩委”班子多年,對于敢質疑他的人,就予以蠻橫打壓,甚至動用黑惡勢力毆打。

“基層黑惡勢力直接侵害群眾切身利益。”杜治洲認為,“尤其是黑惡勢力和‘保護傘’相交織,使合法性組織涉黑化、黑社會性質組織合法化,危害農村基層政權建設,侵蝕黨的執政根基。”

不只滲透進農村“兩委”,基層黑惡勢力涉足行業領域廣泛,他們用“黑道”規則代替市場法則,擾亂正常的經濟秩序,對經濟發展的破壞不可低估。

據報道,文烈宏團伙被一舉擊碎后,那些曾因賭博、借高利貸而被文烈宏搞得企業倒閉、傾家蕩產的老板們,無不拍手稱快。湖北鄂州江某團伙也以敲詐周邊牌鋪、酒吧獲利,“經常有一伙人來收取保護費,這是‘規矩’。”牌鋪及酒吧老板敢怒不敢言。

“一些黑惡勢力憑借‘保護傘’欺行霸市、哄抬物價,操控工程建設,影響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安徽省全椒縣紀委副書記沙浩認為,這實際上變相加重了群眾負擔、侵害的還是群眾利益。

而在社會生活中,一些基層黑惡勢力借口充當所謂“民間調停人”,插手各類社會矛盾,背地里干的是恐嚇、勒索、威脅等行徑,嚴重損害群眾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隨著我國進入社會轉型期,基層涉黑問題出現犯罪手法不斷翻新,打擊難度不斷增加的新情況。對此,專家建議,必須加大打擊力度,建立嚴懲和遏制基層黑惡勢力的長效機制,把掃黑除惡與基層反腐結合起來,深挖細查黑惡勢力“保護傘”,不斷增強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本報記者 王卓)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