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古石柱和徐光啟究竟有沒有關系有待進一步考證

作者:山歌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1 17:43

古石柱和徐光啟究竟有沒有關系有待進一步考證

這幾天,“黃浦區光啟南路道路改造‘拆’出兩根大石柱”的消息成了很多人茶余飯后的談資。媒體、觀光客、探奇者紛紛趕來“瞻仰”石柱。從1月15日專家勘察石柱以來,老城廂熱鬧極了。

截至目前,官方的回應是:光啟南路拓路,在217號附近發現原隱藏在居民屋內的兩根立柱,分別屬于小東門街道和老西門街道;黃浦區文化局接報后已派文保專家現場鑒定,經鑒定分析,這兩根立柱可能是牌坊石柱,具體還有待進一步考證;街道與區文化局形成合力,將共同做好老城廂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工作。

近日,記者來到光啟南路探訪兩根立柱近況,卻不想打開了塵封已久的“立柱傳說”以及那些老城廂的記憶。

大家以為只是“水泥墩子”

復興東路一拐彎,一條寬4米有余的光啟南路就出現在眼前,路旁還扎著低矮樓房,從樓房閣樓伸出的晾衣繩上串起了家家戶戶的日常蕪雜。外灘距此只有2公里。

1月13日,黃浦區對趙家宅居委所轄光啟南路215號至219號進行舊房拆除。因老城廂的道路本就狹窄,加之居民不斷沿街搭建,致使車輛進出困難。曾經有戶居民樓發生火災,因為道路窄,消防車無法直抵起火點,只能通過加長消防水帶進行撲救。趙家宅居民區黨總支書記朱惠芳說:“老舊房屋的違建拆除迫在眉睫,但這次真的沒想到,拆出了古時的柱子。”

根據當地老人們口口相傳的典故,此柱子至少有三四百年歷史。記者在現場看到,光啟南路一側的違建已經被拆除,只留下石柱。石柱高約4米、寬約50厘米。整根柱子的外壁上還清晰可見幾處槽口。柱子的上半部分則在以往居民的日常使用中被當成墻壁進行了粉刷,仍可看到藍色的油漆印跡。

朱惠芳回憶,柱子原在的居民樓應

是光啟南路215號至217號之間,都是門面房,其中215號是“做羊毛衫的”,現在已搬去松江泗涇,很難聯系上了。

“應該說,從我出生到現在這根柱子就一直在這里了。”今年已經70歲的“老爺叔”施偉杰說,他出生在老城廂,一輩子沒挪過窩,從他小時候起,這根柱子就被“包”在了老樓里,大家只以為是“水泥墩子”,從未留意過。“我們進進出出羊毛衫店從來沒注意到過這根柱子!”不少當地老住戶這樣表示。

從現場殘存的地基來看,原來的老房子似乎是緊貼著柱子而建的。這么多年來,這根柱子在老樓里到底以何種形式存在?是否具有功能性?這些已不得而知。

巧合的是,就隔著一條光啟南路,還有另一根一模一樣的柱子被老樓“半包裹”著,并探出1米左右高的“腦袋”。在石柱子尚未被發現之前,它一直以“放空調”“放晾衣竿”的身份存在著———即便是現在,它的頂端一側依然懸掛著居民的空調外機。而被房屋主體包裹的部分石柱曾是公共廚房的一部分,如今又被改成了廁所的一角。“這里以前住著八戶人家。”從小便居住在此屋的70歲老人魏金珠說,“大概兩年前,現在的屋主掛上了空調外機。”

“聽我爺爺說,橫梁有4米多長,上面還有字”

隔著一條4米寬的光啟南路,樹著一對對稱的石柱子———它們究竟從何時樹立在此?又有些什么功能?和哪些歷史名人有關?一系列問題把一撥撥看客引向光啟南路。

“這兩天好多人來,從早上7點到晚上9點,每天都有人來拍照!”施偉杰老人滔滔不絕,“有人從楊浦區趕過來看,還有不少老外。”

采訪間歇,圍過來的老人們越來越多,關于石柱,大家似乎都有一肚子的“傳說”。

“石頭底下有沒有東西?現在還是未知的。”施偉杰說,“有施工隊曾經挖了40厘米,不挖了,萬一有東西呢?”他特地帶記者走到另一處,指著地頭說,“這里以前有個更大的石柱,現在沒了———以前這條馬路上牌坊有很多。”

70歲的馬繼榮老人剛巧騎車路過,趕緊停下來補充:“這是橋墩子,不是牌坊,這個肯定是橋墩子呀!兩年前,有大學教授來看過,當時就說這個是橋墩,因為這條馬路所在地以前是一條河。”

由于沒有清晰的歷史記載,老人們語焉不詳。魏金珠老人卻很肯定:“肯定是牌坊,不可能是橋墩!”老人回憶,原來馬路兩邊緊挨著石柱的房子都是孔家私宅,至今至少有200年歷史,“孔家爺爺造了這個房子,是孔家的祖業,我爸爸說以前確實有一個橫梁,就擺在孔家大廳里。”老人還說,從她的父輩起,他們家就租下了孔家的房子,歷經世事變遷,從來沒有離開。

在魏金珠老人的幫助下,記者找到了孔家第四代———今年68歲的孔祥妹老人。她證實了魏金珠的說法。“確實是牌坊,我小時候家里就擺著牌坊上的這根橫梁,像擺設一樣的,聽我爺爺說,橫梁有4米多長,上面還有字。現在橫梁在哪里就不知道了。”

不管與徐光啟有無關系,文物保護已提上日程

根據此前媒體報道,石柱被發現后,上海地方史研究專家薛理勇現場鑒定后初步推斷,這是徐光啟“閣老坊”或沈瑜“太卿坊”的遺物。但老居民們卻大多認為,石柱和徐光啟沒有太大關系。“本來這條路叫阜民路,后來改名光啟路。”施偉杰老人說,據說是因以前這里曾有一座“阜民坊”而得名;后來,為避免與靜安區的“富民路”同音而更名。

石柱和徐光啟究竟有沒有關系,有待專家學者進一步考證。居民們覺得,由于牌坊橫梁的遺失,這個謎底恐怕很難被解開。但至少,隨著石柱的面世,對于歷史文物的保護工作已經提上了日程。截至記者發稿時,黃浦區小東門街道趙家宅居委已開始圍繞石柱搭建圍欄加以保護。

馬路另一邊,老西門街道的那根石柱還沒啥新變化———該石柱已被房屋、空調外機層層包圍,要進行保護還有很多先期工作要做,難度很大。

“我們老南市,遍地都是寶啊!”一位匆匆走過的路人這樣感嘆。

這句話讓現場很多人陷入了回憶。魏金珠老人拽著記者走到一條名為“喬家柵”的小弄堂,不無感慨:“喬家柵以前就在這里,是孔家伯伯開的店,賣的湯圓非常好吃,那里還有菊花理發店。”后來“喬家柵”搬走了,從此與光啟南路再無關系。

采訪結束,記者再度走過光啟南路。那里,拖著紙板車的阿姨、裹著皮衣的老人、踩著自行車的大叔,晃悠悠地像穿梭在過去與未來的時光隧道中。

在這片歷史悠久的上海老城廂,還埋藏著多少令人流連的歷史記憶?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