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冰點勞動者霜凍天黃浦江上“凌波微步”

作者:谷小金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19 10:00

冰點勞動者霜凍天黃浦江上“凌波微步”

圖說:龍燕杰駕駛作業船出發 新民晚報新民網記者 蔡黃浩攝(下同)

早上8時30分,外灘金陵東路輪渡碼頭,“世紀之明20號”輪緩緩靠岸……此時,船上的師傅們已經在江面上工作了1個多小時了。“我們馬上往浦東濱江那邊趕,一會兒漲潮了,就沒法干活了!”當天掌舵的龍燕杰一邊招呼其他師傅解開纜繩,一邊轉動船舵迅速駛離碼頭。他口中的“濱江”,就是上海人最熟悉的陸家嘴濱江大道,這里正處黃浦江彎道,常年泥沙沖積形成了灘涂,隨之而來的還有大量垃圾。漲潮時,灘涂沒入江中;落潮時,垃圾便和灘涂一起露了出來。“灘涂靠不進去,船只能拋在邊上,靠人工下去弄……”

冰點勞動者霜凍天黃浦江上“凌波微步”

此時,另一條作業船也從上游駛來,兩條船靠在了一起,工人們麻利地換上裝備。別看這全副武裝的帆布下水褲,真正要穿著它踩進淤泥里,又是另一番感受,“夏天穿著太悶,恨不得直接赤腳下去,冬天又是冰冰冷,邁不開步子,我們這兒幾個老師傅都有關節炎。”記者也穿上這幾公斤重的裝備,順著甲板下到灘涂,一腳下去不僅冷,兩條腿陷在泥里更是拔都拔不出來,只能靠雙手拎著褲管往上拉,師傅們因此個個練就了“凌波微步”。沿著灘涂走,除了枯掉的大片水葫蘆,撿起的大多是泡沫塑料,廢棄的瓶瓶罐罐,以及食品外包裝,當然還要提防藏在灘涂里的各種“暗器”,“有一次看到淤泥里倒栽著一條腿,把我們嚇得不輕,走過去一看是個模特假人。”有時候,一腳踩下去,就是玻璃碎碴。

冰點勞動者霜凍天黃浦江上“凌波微步”

忙完濱江大道的灘涂,作業船又掐著點折返到了浦西外灘這一側,“漲潮了,垃圾都會沿著外灘防汛墻漂。”作業船逆流而上,船前部有一個大大的進口,垃圾可以順著水流進入船底,通過傳送帶裝入船艙。除了機器作業,更多時候還是需要師傅們拿著撈勺撈,“防汛墻邊上犄角旮旯、邊邊角角特別多,垃圾卡在里面不出來,只能靠人工一點點清理。”而像這兩天大風降溫,江風瑟瑟吹、船身拼命晃,普通人在船頭站都站不穩,師傅們每人每天卻可以撈上來一噸多垃圾。

冰點勞動者霜凍天黃浦江上“凌波微步”

又在浦東、浦西之間打了個來回,承重近五噸的船艙就被各種垃圾填滿了。作業船一路駛到蘇州河口,通過吊機將垃圾吊到運輸船上,“現在水葫蘆已經少了,但一天收到的垃圾也有十七八吊(每吊四五噸),前段水葫蘆厲害的時候,一天要四五十吊,基本上在江面呆5分鐘,就要回來了!”

冰點勞動者霜凍天黃浦江上“凌波微步”

忙了一上午,中午時分作業船短暫停靠金陵東路碼頭,一船人終于可以歇歇腳……龍師傅告訴我們,他今年35歲,做這份工作已快7年,“剛開始也不適應,暈船啊,天天八九個小時這樣晃啊晃的,晚上回去睡在床上都感覺在晃……”龍師傅說,這幾年班組里不少老師傅退休,年輕的又招不進來,原先船上還分專職駕駛、輪機,水手負責干活,現在個個都是全能,干活時候一起上。“春節前后這段時間還好一些,馬上四五月份綠萍就出來了,綠萍沒了,水葫蘆又跟著來,那每天基本上不停的。”由于還沒有很好的治理辦法,對付煩人的綠萍、水葫蘆目前還只能靠打撈,“其實像水葫蘆,你不去管它,它自己也會慢慢枯掉沉下去,但江面環境等不了啊!”

冰點勞動者霜凍天黃浦江上“凌波微步”

去年底,黃浦江兩岸45公里公共空間正式貫通,龍師傅他們卻輕松不起來,“之前還開玩笑,以前兩岸是大大小小的碼頭停著船,垃圾還能藏得住點,現在都是開放空間、親水平臺了,哪里有垃圾,一眼就能看到,對我們來說壓力就更大啦!”確實,黃浦江兩岸45公里的貫通是終點更是起點,圍繞著上海這條母親河,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這個春節怎么過?龍師傅笑道:“正常上班啊!一放假市民游客肯定不少,江面上飄著垃圾多難看啊!”

冰點勞動者霜凍天黃浦江上“凌波微步”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