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一位高位截癱者的重生:要帶父母走古絲綢之路

作者:樊華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18 15:44

重慶巴蜀中學優秀班主任遭遇車禍、妻子離家…… 胸以下失去感知與運動功能

一位高位截癱者的重生: 要帶父母走古絲綢之路

將輪椅靠近床鋪,取掉左側的輪椅把手,左手支撐在床單上,隨著臂膀的移動,右手在接觸到床單的同時,整個身子也一起上床;緊接著,便是翻身平躺。1月8日下午2時30分,這一幕發生在渝中區華庭錦園小區。

一位高位截癱者的重生:要帶父母走古絲綢之路

高旭對重走絲綢之路充滿必勝信心

上床,一個正常人再簡單不過的動作,34歲的高旭,卻已周而復始地進行了兩年。而這,只是進行著懸吊和力量訓練前的準備。

作為重慶巴蜀中學引進的一名青年才俊,卻因4年前一場車禍,命運發生了大轉彎——胸以下失去感知與運動功能。

經過和病魔的不屈抗爭,雖未能改變高位截癱的殘酷現實,但高旭希望,能將電影《七十七天》進行真實演繹,通過重走古絲綢之路,傳遞更多正能量的同時,讓此次旅行成為自己救贖和重生之路的起點。

慢新聞-重慶晚報首席記者 鄭友/文 鐘志兵/圖

憧憬美好生活

長時間的疼痛,夜間表現得尤為明顯,熬過一夜通常汗流浹背。8日上午11時30分,進入1個半小時的蠟療時間,高旭也借機短暫休息,他進入了夢鄉,又重新回到了學生時代。

2006年吉林師范大學數學與數學應用專業本科畢業后,高旭又考取了同校的運籌與控制論研究生。因出眾的組織協調能力,他當選校研究生會主席。

2009年,剛研究生畢業的高旭,從140多人中突圍成功得到重慶巴蜀中學的正式編制,也是當年同期入職的唯一一個大學生。僅第二年,他就將“優秀班主任”的稱號攬入囊中。

同年,作為研究生同學的高旭女友,也考進了九龍坡區一所市屬重點中學。

高旭父母出首付,在渝中區購買了一套三居室。兩年后,他又拿出自己全部積蓄,以女友的名義,按揭買了九龍坡區廣廈城的一套兩居室。

2012年8月11日,在親友祝福聲中,兩人許下“白頭偕老”的誓言。

2013年3月25日,兒子降生,給本就讓人艷羨的家,增添了更多的歡聲笑語。夫妻倆計劃著,等經濟再寬裕點買輛車,將雙方父母都接過來。

一位高位截癱者的重生:要帶父母走古絲綢之路

每天把自己固定起來站立3小時,為重走絲綢之路做準備。

出租車違規掉頭

突然,黑漆漆的夜空中,一聲驚雷響起,將高旭對美好生活的憧憬擊得粉碎。夢醒了,額頭滿是冷汗,一切又重新回歸到現實中來。

2013年12月19日,對高旭來說,是個永遠都揮之不去的痛。當天,他在沙坪壩區磁器口古鎮賞玩夜景,和同事騎摩托車返回渝中區大溪溝。途經沙濱路時,前面一輛相距不到50米的出租車,臨時掉頭。

單向兩車道,晚上11點過,其中靠邊一個車道被違規停放的私家車占據。

出租車沒有閃燈,等高旭反應過來時,已是“轟”的一聲。他被摔出3米多遠,陷入短暫昏迷中。同事的臉遭擦破了皮,高旭沒有外傷,也沒有明顯疼痛感。他下意識摸了摸雙腿,沒了知覺。西南醫院的一紙“胸椎二三爆裂性骨折壓斷神經”的診斷,將高旭推入了冰窟。

住院兩年,花費超70萬元,還是沒能改變高位截癱的殘酷現實——胸以下失去感知與運動功能。從此,他只得與輪椅相伴。

警方判定,出租車承擔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

一位高位截癱者的重生:要帶父母走古絲綢之路

高旭深情吹奏薩克斯金曲《回家》,感謝父母的關愛與支特。

家庭一夜破碎

活動范圍局限在雙手的半徑之內。病床上的高旭,不談翻身,就連端到床頭柜上的水杯都成了問題。手術失敗的消息,又接二連三地傳來。

2014年7月1日,也就是遭遇意外的第二年暑假,妻子老家探親,將1歲零3個月的兒子也一起帶了回去。直至秋季開學,也未能等到妻子歸來。后來他了解到,妻子已在重慶辦了離職手續。

在此期間,親朋好友籌集了一些治療款,幫助高旭解決燃眉之急。

《七十七天》打動他

幾度想了結生命,但望著年邁父母不斷長出的銀絲,他最終放棄了。

該影片中,在都市生活中迷失自我的老楊,和一位因在岡仁波齊觀看星空而失足墜崖導致高位截癱卻積極樂觀的女攝影師藍天,共同攜手,相互打氣,走出絕望。

“我能不能也像劇中的主人公一樣,挑戰自我,穿越羌塘?”經過半年的思考,高旭確定了一個小目標。

當年6月,他開始購買書籍,查找資料并構思如何籌劃。8月,計劃出行上海,測試身體的承受能力,但因電動輪椅電池超標未能成行。之后,退而求其次,計劃獨自乘高鐵出行成都,結果10月成行,證明身體在短時間的旅行中,沒有不適狀況。

2017年4月,華東之行的21天,實現了受傷后帶父母旅行的愿望。

2017年國慶節,高旭到渝北空港新城的一所駕校報名,11月17日便拿到了C5駕照(右下肢殘疾、雙下肢殘疾以及聽力障礙、右手拇指缺失或手指末節殘缺五類人員駕駛汽車),只用了一個半月。“尤其是科目二,連續10天,吃住都在駕校。”

高旭的近期目標是,要帶著父母重走古絲綢之路。為此,歷時1年半的準備,他共閱讀112本書籍,觀看紀錄片、百家講壇等相關影視資料,達到1800多集。

受高旭的堅強所感動,初中同學鄭文亮決定,幫他一起完成旅行,去看看中亞五國,以及伊朗、土耳其、希臘、意大利的風土人情。為此,在高旭出行華東時,鄭文亮駕駛摩托車,從東北出發,歷時一個半月到達新疆,并初步探明行走路線。

談及此行目的,高旭希望,通過身體力行,與更多人傳遞正能量的同時,宣傳脊髓損傷。盡孝之余,讓此次旅行成為自己救贖和重生之路的起點。

重慶晚報記者聯系上了高旭所在的重慶巴蜀中學。“當時,我們聽到他遭受重創時,都很震驚。他面對挫折后的努力和堅強,我們都有目共睹。”該校黨委書記舒義海說,此前,考慮到高旭的實際難處,校方有考慮過請他回學校圖書館上班,但他更希望重返講臺。

一位高位截癱者的重生:要帶父母走古絲綢之路

為順利踏上絲綢之路,高旭僅花了個多月時間就拿到了C5駕照。

記者手記

自助者 天助之

電影《七十七天》中,主人公楊柳松有句經典臺詞,也深深烙印在高旭的腦海:“很多人30歲就死了,卻要等到80歲才埋。”

“既然還活著,就不能白白來世上一遭。”高旭說,要不然,自己也會成為臺詞中的“很多人”之一。現在,猶如在攀登懸崖,進,可達目的地;退,則是萬劫不復的深淵。

高旭說,很多熟悉他的人,都說他“瘋了”。“正常人不刻苦,都不成事,何況我。”每次,高旭都在內心最深處默默鼓勵自己。

隆冬已快熬到盡頭,春天就要到來。高旭家陽臺上,蘭花已長出新芽,嫩嫩的、綠綠的。

祝福高旭早日啟程,我們堅信,只要努力,他就會有破繭重生的一天。因為,自助者天助之。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