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要聞資訊 > 新聞

“嘻哈”的青春最悲催

作者:白鴿    欄目:新聞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16 15:26

“嘻哈”的青春最悲催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可是,歌有千千萬,既有長河落日圓,亦有暗面毒與臟。最近的PGone,就栽在不知道怎么唱歌上。2018年伊始,PGone的歌成了全網討伐的對象,諸多媒體與網友跟進,指出其《圣誕夜》歌詞“教唆青少年吸毒和公開侮辱婦女”、曬毒品、消費已故歌手姚貝娜等諸般惡行。

于是,在“中國嘻哈元年”這個語境下,一個大命題浮出水面:中國是有了嘻哈,可中國該有怎樣的嘻哈音樂?青年人又該擁有怎樣的嘻哈?

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嘻哈說唱也是各花入各眼。作為一種文化分支,它與DJ控盤、霹靂舞還有街頭涂鴉等,并肩在廣義嘻哈文化版圖上。對于問題歌曲,PGOne通過其微博賬號@紅花會PG_ONE發文解釋,稱其“早起接觸嘻哈文化受黑人音樂影響深厚”,而導致歌詞“對核心價值理解偏頗”。

這甩鍋的姿態固然比較優雅,但方向卻有著明顯的偏差:第一,即便是在上世紀70年代紐約黑人區布朗克斯,嘻哈的靈魂仍是草根對于不公命運的憤怒和抗爭、以及對自由和愛的向往。臟字是有,但核心價值是向上向暖的。第二,藝術無國界,價值有共識。時過境遷,類似“匪幫說唱”這樣的嘻哈分野在美國本土都舉步維艱,更別說是法國等其他國家了。2015年,韓國《Show me the money》節目中有嘻哈歌手飆臟話等,直接被監管部門處以3000萬韓元罰款。

就像民謠的云淡風輕、搖滾的熱血憤怒,嘻哈音樂中的揮灑自由,恐怕也不是發軔于暗黑系的負能量。中國接受嘻哈說唱的時間并不長,青少年對嘻哈的認知很可能停留在PGone等藝人的階段,如果這樣的代言人推介的是臟字連篇、毒影重重、歧視女性的作品,一旦這種音樂品類風行于世,會蠱惑多少純良的價值觀?所謂學壞三天、學好三年,對“問題嘻哈”的警惕,顯然不算小題大做、更非杞人之憂。

有人說,“歌詞不帶臟,如同戰士沒帶槍。”可如果突破底線就是個性、僭越規則就是自由,那么,所有的違法犯罪豈非都美得冒煙?至于什么“還是孩子”、“唱都唱了”、“給個面子”、“誰不犯錯”……這種和稀泥的混賬邏輯,顯然沒有拎清楚民意沸反的重點。據說原定7日在長沙舉行的中國有嘻哈live巡演已將PGone除名,海報也被人用馬賽克抹去。商業利益都知道讓步于社會責任,粉絲若是真愛藝人,更當自重于公共理性之門。

當然,嘻哈無可原罪,就像一把切菜的刀,在世界文藝的小日子里,也許是“居家必備”。不過,拿嘻哈來販賣黃賭毒、宣揚假惡丑,這就等于拿菜刀出來行兇作惡了。嘻哈的本質,是反抗與批判,借由這種韻律和形式,抵達其終極的善與暖。這大概類似于中國古人講究的“長歌當哭”。哭什么,肯定不是“白色粉末”,也不是物化女性的輕佻和流俗吧。問題是,少數藝人畫虎不成反類犬,精髓沒有學到、技藝沒有學好,把糟粕和臟水倒原封不動“海淘”過來。而部分青年不加分辨,全盤接受,追逐熱捧,儼然變身青春的底色,這就尷尬了。

“行成于思毀于隨,業精于勤荒于嬉”,這種“嘻哈”從來就不是青年的生活姿態和現實定位。須知,低俗不是個性,粗鄙不是青春,嘻哈的青春最悲催。(海星)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