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周一暴漲超400%周二暴跌超70%又一疑似老千股上演收割游戲

作者:柳暮雪    欄目:財經    來源:金融界    發布時間:2019-06-19 13:32

周一股價暴漲超過400%,周二暴跌超過70%。這樣的暴漲暴跌就真實發生在一家上市公司身上。

這家公司規模不大,而且連續6年虧損,可它卻有個霸氣的名字——中國金控(00875.HK),不過,名下實際控制的金融資產(放債業務)并不多,其絕大部分營收來自于農業。

1 這家公司股價“逆天”:周一暴漲超400% 周二暴跌超70%

中國金控(00875.HK)這兩天成為港股市場的“明星”。然而,并不是這家公司規模有多大,業績有多優秀,而是因為其股價出現離奇暴漲暴跌。

此前的兩個月里,其股價并無明顯異常,而且在17日的大部分時間也未異動。

異動出現在17日尾盤:在短短5分鐘股價從1.23港元漲至5.80港元,飆升幅度超過400%,盤中還一度達到過6港元。

如果你認為這波飆升的基礎有多堅實,那你就又錯了。

到了周二(18日),其股價馬上向下變臉,開盤不到10分鐘,跌幅就超過了70%,截至周二收盤,報于1.70港元,跌幅達到70.69%。

2 疑似老千股作怪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金控此前就曾被市場廣泛懷疑,認為其可能是一只老千股。

這家公司股價此前就有過不太光彩的記錄,頻頻暴漲暴跌。

比如兩年多前的2017年4月11日,股價就曾遭遇血洗:當天上午10點左右開始,股價開始急挫,在約半個小時的時間里下跌超過80%,截至當天收盤,股價仍重挫57.48%。

對于老千股,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曾給其下過一個定義:主要是指大股東不以做好上市公司業務來盈利,而主要通過玩弄財技和配股、供股與合股等融資方式損害小股東利益。

中金公司也曾對老千股的特征和手法做過研究。根據中金公司的研究,“老千股”典型特征包括少盈利、少分紅、熱衷資本運作、股價低、跌幅深,以及喜歡更換股票代碼和股票名稱等。中金公司的上述研究認為,在具體操作中,“老千股”的伎倆千差萬別,但通常情況下最典型的套路即為所謂的“向下炒”。“向下炒”顧名思義,與“向上炒”相反,就是大股東通過股價下跌獲利。

回到中國金控的情況來看,確實在很多方面符合上述特點。

從基本面上看,根據中國金控2018年報,公司主營業務為農業業務和放債業務兩塊。從實際業務占比來看,這家公司更像是一家農業公司。

數據顯示,2018年度報告期間,中國金控農業業務分部的營業額為約1.18億港元,不過,在營業額提升的同時,毛利率亦有所下降,農業業務分部錄得毛虧損約430萬港元;

放債業務貸款利息收入3910萬港元。不過,公司稱,由于中國小額貸款業務的業務環境惡化,故于報告期間確認商譽減值約3500萬港元。

公告顯示,中國金控這家公司頻頻更換大股東,00875這個代碼也頻頻變換對應的公司名稱。2015年8月之前,公司名稱叫從玉農業;2012年4月之前,叫連發國際。再往前,00875這個代碼還使用過第一龍浩農業、港冠集團等名稱。

實際上,不論中國金控,還是00875這個代碼對應的從玉農業等其他公司主體,自2013年開始的連續6個年度,00875這個代碼對應的公司主體就從沒有贏利過。

如果將頻繁地合股(注:即并股)和配股視為老千股收割散戶的主要手段,中國金控也基本符合。

資料顯示,這家公司近年來多次進行合股。就在今年4月25日,公司就曾將20股合并成1股。去年的6月25日,公司也進行過一次大比例合股,將每10股合并成1股。2012年2月28日,曾將8股合并成1股。

在通過合股縮小股份總數的同時,公司也通過增發或配售巨量新股來增加股份總數。如在公司名稱變更為中國金控后的當月,公司馬上宣布最多配售173,552,043股新股份。在其后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公司又數次配股。

觀察上述合股和配股的時間可以發現,合股和配股操作往往是交叉進行。

Wind數據顯示,在考慮權息因素后,這家公司上市以來的股價累計跌幅達到99.54%,自2010年以來的累計跌幅也高達97.53%。投資者如果長期投資這家公司的股票,所剩本金還不到原來的一個零頭。

對于老千股的監管,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此前在接受證券時報采訪時表示,香港是一個完全市場化的市場,其總體原則是公司正常的融資需求都應該滿足,就像做菜,需要各種各樣的刀具、廚具,廚具不分好壞,就看你怎么用。比如說縮股、配股、并購,這都是中性的融資和發展手段,無所謂好壞。

但有一些公司專門利用供股、配股等方式侵犯小股東利益,盡管只是極少數公司,但確實影響了香港市場的聲譽。其在咨詢市場后,去年修改了《上市規則》里的相關條文:第一,禁止一些高度攤薄效應的再融資;第二,對于供股及公開發售有了更嚴格的規定,例如規定所有公開發售須取得少數股東批準等;第三,加強了對于股本集資所得款項用途的披露要求。

李小加認為,總體來說,監管的手不能伸得太長,如果是因為老千股的問題就把這些融資工具全部給沒收了,不準用了,萬一將來有公司有正常的融資需求,那怎么辦?其認為不能因噎廢食,所以只做了部分規則優化,在保障小股東利益不受侵害的同時,也不影響公司正常的再融資發展需求。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