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金尚:我是被父母“禍害”過的一棵小白菜

作者:feitian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3-12 12:13

金尚:我是被父母“禍害”過的一棵小白菜

記者:于曉

《永遠成長的蘋果樹》自上市以來,一直熱度不減。其中最為打動讀者的是,對抑郁癥鞭辟入里的精神分析,直抵靈魂深處的疼痛與釋放,然后有一系列很系統很實用的抑郁癥療愈方法。很多讀者一直猜測金尚可能也曾經是一名抑郁癥患者,為此,記者對金尚進行了一個獨家的專訪。

 

問:《永遠成長的蘋果樹》里對于抑郁癥患者的內心世界進行了深入的剖析,請問,您是怎么了解到的?

答:其實我是一名資深的抑郁癥患者,并且我的程度要比很多人嚴重許多。我2010年生完孩子之后,就陷入了深度的抑郁之中。最為嚴重的時候,處于木僵狀態,即不吃不睡不語不動,呈木頭人狀態。我用盡了洪荒之力,好不容易恢復了正常的社會功能。沒想到,在2016年又復發了,這次復發來勢兇猛,使我的整個人生陷入到了崩潰的狀態。最絕望的時候,我吞下了100多粒安眠藥,想要永遠的解脫。沒想到想要成仁卻沒有成功,醒來之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名字改了,第二件事情就是想盡辦法各種自救。

 

問:聽了您的述說,真的覺得您挺不容易的。那經歷過這樣驚心動魄的事件之后,您就一下子領悟了很多?

答:很多思想當然不是馬上就可以領悟到的。不過,經歷了生死歷練,對人生的意義和看法就會有了新的高度。西方世界通過殺父娶母實現自我成長,東方世界通過剔骨還肉的哪吒式自我毀滅來實現涅槃重生。如果說,之前我一直是被死本能控制,那么之后,我開始有了生本能,就是正向的洪荒之力。我本人是一名資深的心理咨詢師,所以我就開始著手查閱各種文獻資料,尋找抑郁癥的解脫之道。

金尚:我是被父母“禍害”過的一棵小白菜

問:您本人是一名資深的心理咨詢師,那么怎么還會得抑郁癥呢?

答:得不得抑郁癥,跟有沒有學過心理學沒有關系。跟幼年童年和成長經歷有關。我是一名資深的小白菜,我出生在一個多子女的超生家庭。在我出生之前,父母就已經遺棄過兩個女嬰。我出生后,還是女嬰,幸運的是我當時沒有被遺棄。在我6歲的時候,父母在已經有了我和我妹的前提下,還想再要一個男孩,就把我送人了。在弟弟出生后,父母發現家里沒人帶小孩沒人做家務,就又把我要回來。整個小學時代,我基本上就是在帶孩子做家務,連寫作業的桌子都沒有,我找了一塊木板作支撐放在膝蓋上完成寫作業。作為一個小女孩,我的衣服基本上是隔壁大媽或親戚不要的,冬天的鞋子是通著洞洞的。參加人均帶20元錢的春游,我只能得到一塊七毛錢。

 

問:啊~~~~,這太不容易了。那您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答:小學時候,我是學霸,考試全校第一,理所當然地考進了當地最好的初中;初中畢業又考進當地最好的高中;高中畢業又考進了某省最高學府;大學畢業考進了一所高校,任心理健康教育專職教師。

我是一名資深的鳳凰女,其實內核是鳳凰男。因為父母把我當成了一個投資工具和棋子,讓我上學是有條件的。每次離家去上學,母親把少得可憐的生活費戀戀不舍地遞到我的手中,那表情仿佛告訴我,我就是一個乞丐。然后左一次右一次的囑咐我,“我是這個家、這個家族的唯一希望,以后這個家就全靠我了。將來父母的養老是我一個人的事,我要把父母接到身邊養老,把弟弟妹妹弄進政府編或事業編。”

 

問:太艱辛了,那您是怎么挺過來的?又是怎么發展成抑郁癥的?

答:上大學的時候,我經常性的會出現的一念頭,就是跳下太平洋,或是跳下黃山,就不需要再痛苦了。工作后,我遇上了我最愛的老公,開始對生命和生活有了欣欣向榮的活力,所以我過了幾年最幸福最快樂的生活。后來,在2010年我生孩子后,我母親就覺得這是一個對她來說非常好的機會,如果她來給我帶孩子,她就擁有了道德資本,就可以理所當然地讓我每個月給她2000塊錢(當時我一個月工資2300),然后就可以要求留在我身邊養老,同時讓我給弟弟妹妹找個正式工作。

 

問:然后呢,發生了什么?

答:我當然不愿意要母親來給我帶孩子,母親在我身邊只要呆上幾小時,我就會下意識地死本能爆棚,不可遏制地去撞馬路上行駛的汽車。況且,我已經有了婆婆給我帶孩子,我婆婆是一個很溫柔、善解人意、通情達理的世界上最好的婆婆。在我眼里,我婆婆比親媽好上1000倍。我娘家人當然不愿意了,好不容易出個大學生,可以每個月領工資賺錢了,怎么能讓婆家白白撿了個便宜。于是,在我坐月子的時候,天天來我家里鬧,連我父親和弟弟都來了。大意是說,如果讓我母親來帶孩子的話,就是默認了以后可以養著以及關照著他們家老老少少一大家子,因為是“帶孩子有功”。如果不讓她帶孩子的話,就是不愿意養著和關照他們家老老少少一大家子,因為“看不起她,沒把她當成一家人”。

于是,在我整個坐月子期間,基本上沒睡過覺,也沒怎么吃過東西。坐月子滿月后,我就皮包骨頭,只剩42公斤,比年輕最苗條48公斤時還少6公斤。然后我就不吃不睡不語不動,呈木僵狀態。

 

問:啊····確實挺嚴重的,后來怎么康復的?

答:當我從木僵狀態醒來之后,老公建議我繼續修完心理學研究生的課程,順便請導師幫助,治療抑郁癥。然后,我就一個人去外地繼續修心理學研究生的課程,說是讀研,其實是療傷。這其中的療愈的過程,不是一言兩語就可以說得清楚的。總之一句話,歷經九死一生八十一難,用盡洪荒之力,我終于康復回來了。

 

問:太不容易了,后來是怎么復發的?

答:抑郁癥康復后,我回到了當地,投入到了正常的工作和學習狀態。然后有一天,我父親來找我,說家里栽葡萄折了本,要我填一下,并且讓我每個月給娘家養老錢。我充分地明白,所謂的“養老”錢,其實是間接地給弟弟的“啃老”錢。我無法說是,也無法說不。然后就發病了,并且是來勢洶洶,整個人直接崩潰,沒有了任何生存的意志。想著我今生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下這老老少少的一大家子人,我吞下了100多粒安眠藥。

金尚:我是被父母“禍害”過的一棵小白菜

問:金尚,您能走到今天,有著一份令人羨慕的高校教師的工作,有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老公模范愛你,孩子健康聰明,婆婆通情達理,有房有車錢夠花,現在又成了暢銷書作家,太不容易了。那您最后到底是怎么解決與原生家庭關系的?

答:我理了一個協議,請我的表妹和我的幾個親戚作為證人,明確了與父母之間的贍養關系。內容如下:

1、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我不見父母(包括生死)。

2、每年通過郵政匯款,給父母5000塊錢。不管弟妹。

3、父母生老病死,我會出錢(三分之一),但不會出面,請親戚轉交。

問:非常感謝金尚,那么《永遠成長的蘋果對》是怎么創作出來的?

答:在吞下100多粒安眠藥搶救醒來之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改了自己的名字。第二件事就是要療愈自己。當時,我處于生死一線,如果我不趕快找出療愈自己的方法,我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每天就是在查閱浩如煙海的各種文庫、中國知網、聽各種心理專家的治療課程。然后,把各種流派的用于治療抑郁癥的最實用部分整理出來,編成書,就是《永遠成長的蘋果對》。所以《蘋果樹》是編著,而不是著,我只是一個思想搬運工,把別人現成的思想用自己的語言加工了一下,集合在了一起。然后,就好像是周芷若在山洞中悄悄的練九陰真經一樣,以三個月的時間快速完成。

 

問:有網傳《永遠成長的蘋果樹》承襲了《巨嬰國》的思想,這是怎么回事?

答:《蘋果樹》與《巨嬰國》的思想是背道而馳,風牛馬不相及的。《蘋果樹》認同所有的父母在集體潛意識社會潛意識的層面都是愛子女的,所有的父母在集體潛意識社會潛意識的層面都希望子女過得比自己好。雖然這種愛父母不一定能意識到,子女也不一定能意識到。反向證明:如果不是的話,人類就會越來越落后,最終回到原始社會,去到山洞里居住。

《蘋果樹》認同與父母的和解,和解才是覺醒之道療愈之道。這個和解,并不是形式上的和解,因為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是可以溝通和交流的。而是與內在父母的和解。與內在父母的和解,就是與自己的和解,和解之后就可以接納自己、喜歡自己、愛自己了,也就走在了修行療愈的路上,走向幸福和快樂了。

 

非常感謝金尚老師的精彩回答,謝謝!

金尚:我是被父母“禍害”過的一棵小白菜

金尚,心理健康教育碩士、國家首批認證心理督導師、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高校教師、壹點靈平臺心理專家。

2018年1月出版《永遠成長的蘋果樹》。

adl03

相關內容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