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安倍支持率步入“危險水域”,暗流涌動誰能成為挑戰者

作者:安遠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3-04 10:07

自民黨對黨章進行修改后,總裁最多可任期三屆,這意味著安倍在明年第三次競選自民黨總裁成為可能,但現在安倍內閣的支持率已跌破30%,進入了“危險水域”。

安倍支持率步入“危險水域”,暗流涌動誰能成為挑戰者

(長期的“安倍獨大”,安倍及自民黨實權層對于日本國內外政情反應趨于遲鈍,對問題前景估計盲目樂觀,應對也頻繁出現問題。圖/視覺中國)

這個夏天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來說并不好過,自民黨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中遭遇史無前例的慘敗,他執政到2021年的前景不再那么明朗。自從2012年第二次上臺以來,安倍的領導地位在很長一段時間無人可以撼動。在過去四年多的時間里,他幾乎未嘗敗績,率領自民黨連續在四次參眾兩院選舉中大獲全勝。但如今來自黨內外的壓力和競爭讓他感受到危機。

安倍內閣的支持率已經跌破30%,進入“危險水域”,創下他第二次執政以來的最低點。

日本時事通訊社在7月中旬發布的民調顯示,日本民眾對安倍政府的支持率為29.9%,比一個月前下跌15.2%。在民眾不支持安倍內閣的原因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缺乏對首相的信任。

黨內布局后安倍時代

在自民黨失利東京都議會選舉的第二天,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宣布將自民黨內的麻生派、山東派和佐藤派合并為志公會,志公會一躍成為自民黨第二大派系。盡管安倍背后的“細田派”仍然是自民黨內最大的派閥,麻生也表示將繼續支持安倍政權,但這一舉動仍被視為對明年自民黨總裁選舉的一種布局。

“志公會的成立是為了增加麻生對內閣職位分配和黨首選舉的影響力。”美國咨詢公司Teneo Holdings副總裁塔比亞斯·哈里斯對《財經》記者表示。哈里斯長期專注于日本問題研究,在他看來,麻生今年已經76歲,更有可能成為安倍繼任者的是外務大臣岸田文雄。

安倍支持率步入“危險水域”,暗流涌動誰能成為挑戰者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岸田文雄透露出希望在安倍改組內閣時退出的想法,轉而就任自民黨黨內重要職務,為“后安倍時代”競選自民黨總裁打下基礎。

岸田自2012年12月安倍再次上臺以來一直擔任外相,任職時長已在戰后日本歷任外相中位列第二。作為安倍“地球儀外交”的執行者,岸田活躍在國際舞臺,但在自民黨內和地方上缺乏存在感,在安倍改組內閣之時回歸黨內,將為他明年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積攢更多人氣。

即使是在安倍執政基礎最堅固不動的時期,自民黨內一直也有圍繞“后安倍接班人”的各種明爭暗斗,黨內意欲取代安倍地位的不止一人。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員盧昊對《財經》記者分析說,“此前安倍深陷各種丑聞時,關于其健康問題的傳言再次爆出,暗示著幕后政爭再次升溫。”

選舉的連勝紀錄曾經是安倍在黨內的向心力所在。面對選舉失敗,想要挽回民眾信任的安倍正準備進行內閣改組。“安倍將不得不這樣做,但這不能解決問題。民眾用選票表達了對安倍和自民黨的不滿。”日本政治分析人士森田實說。

失利東京都議會選舉只是安倍面臨的最新打擊,安倍好友擔任理事長的加計學園利用國家戰略特區新設獸醫學部、防衛大臣稻田朋美在競選期間失言等一系列問題,都構成了安倍執政四年半以來最大的考驗。

安倍的第一個首相任期只維持了不到一年。但自從2012年率領自民黨重新奪回執政地位以來,他一改日本首相任期“短命”的常態,已經成為日本自“二戰”結束以來任期第三長的首相。由于缺乏有力的競爭對手,安倍在黨內的地位似乎無人可以撼動,日本媒體將這種現象形容為“安倍獨大”。作為自民黨的總裁,安倍的任期將于明年9月到期。按照自民黨此前的慣例,總裁最多只能任兩屆六年,安倍的首相生涯也將隨之結束。

但今年3月,自民黨對黨章進行了修改,規定總裁最多可以任期三屆,年限也延長至九年,這意味著安倍在明年第三次競選自民黨總裁成為可能。若能再次當選,安倍作為日本首相的任期將持續至2021年9月,他也將成為日本“二戰”后執政時間最長的領導人。

這種可能性正在隨著夏天一系列事態的發展而減小,安倍的領導地位開始受到質疑。

在盧昊看來,由于長期的“安倍獨大”,安倍及自民黨實權層對于日本國內外政情反應趨于遲鈍,對問題前景估計盲目樂觀,應對也頻繁出現問題。此次東京都選舉為其敲響了“警鐘”。

哈里斯指出,安倍決意在明年推動修憲使得事情變得更加糟糕,因為他的對手很容易對他的修憲時間表和內容進行批評。

日本共同社7月中旬的民調顯示,54.8%的人對首相安倍晉三推進的修憲表示反對。但執著于修憲的安倍并不打算停止其步伐,他表示今年秋天向臨時國會提交自民黨修憲方案的計劃不變。安倍在接受日本《每日新聞》采訪時重申將修改日本和平憲法第九條,把有關自衛隊的內容寫入憲法。

修憲動議需要得到國會眾議院和參議院三分之二以上議員贊成,并在公投時獲得半數以上的支持。目前,支持修憲的勢力在國會已經擁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席位。

為了確保修憲所需的絕對多數席位,安倍不敢再輕易冒險提前大選,他也因此失去了一個重要的執政工具,哈里斯分析說,“結果就是我們看到一些自民黨高層,包括外相岸田文雄,已經開始在為爭奪領導權鋪路。”

自民黨內另一個被視為安倍潛在繼任者的是擔任過自民黨干事長的石破茂,他曾在安倍內閣擔任地方創生擔當大臣。在去年8月安倍改組內閣時,石破茂拒絕了對他的留任邀請,離開內閣,開始為下屆總裁選舉做準備。

石破茂是自民黨內對安倍發出批評聲音最多的人,自民黨內部有人稱他是“比民主黨更大的反對力量”。他曾公開反對安倍延長自民黨總裁的任期,在修憲問題上也與安倍有不同看法。但目前石破茂尚未能集結足夠的支持來挑戰安倍。

防衛大臣稻田朋美一度是安倍器重的接班人。她多次發表不當言論,不止一次面臨要求其下臺的呼聲,都被安倍力保。在今年6月東京都議會競選期間,稻田在自民黨候選人集會上借自衛隊的名義拉票,再度引發輿論風暴。在8月初的內閣改組中,安倍將“棄車保帥”,撤換稻田朋美。

來自黨外的挑戰

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中,將自民黨擊敗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政黨。“東京都民第一會”成立的時間只有六個月,它的領導者是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小池是東京都歷史上第一位女知事,她也有可能成為日本歷史上第一位女首相。

她曾在2008年競選過自民黨總裁,當時她說:“為了打破日本社會面臨的僵局,我認為我們國家應該有一位女性候選人。”

作為曾經的自民黨議員和內閣成員,小池對執政的自民黨構成了挑戰。盡管東京都議會選舉是地方性選舉,但某種程度上也影響全國性的政治議題。“東京都議會選舉是日本政治特別是民情風向標之一,東京都因其政治經濟地位的特殊性,在日本政治進程中占有重要地位。”盧昊說。

在競選過程中,小池經常批評自民黨是建制派的堡壘,指責腐敗、既得利益和不透明等問題削弱了議會的權威。“如果我們不能恢復這個老舊議會的活力,我們就不能給東京帶來徹底的變革。”小池說。

安倍支持率步入“危險水域”,暗流涌動誰能成為挑戰者

小池得到了自民黨執政盟友公明黨的支持。盡管兩個政黨在全國層面仍然是盟友,公明黨和自民黨在東京都議會的聯盟在去年因為對削減議員工資的不同意見而分道揚鑣。“自民黨內部的權爭,以及新興政治力量的挑戰,將逐步削弱安倍政權的執政基礎。”盧昊說。

安倍則將東京都民第一會和已經解體的日本新黨相提并論,認為它們只能在日本政壇曇花一現。新黨在1993年的國會選舉中以挑戰建制派的姿態成為日本的政治新星,最終碌碌無為,從政壇消失。

小池曾擔任新黨的副黨首。在她的政治履歷中,小池多次更換黨籍,她也因此被稱為“政治候鳥”。

從政之前,小池是日本電視臺的新聞主播。在政界嶄露頭角后,小池得到時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的賞識,被任命為環境大臣。2007年,她在安倍內閣出任防衛大臣,是日本首位女防衛相。作為日本鷹派政客,小池毫不掩飾自己的右翼主張,多次參拜靖國神社。

東京都民第一會的勢頭能否維持下去或者轉化為全國性的政黨還有待觀察。盡管小池辭去了黨首一職,但她仍擔任特別顧問,她的受歡迎程度仍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這個新生黨派的前景。

“如果小池要發起一個全國性政黨,中間派別和中右的民主黨議員都有可能投靠。”哈里斯說。

另一名政治明星,民進黨黨首蓮舫的光芒則有式微之勢。

作為日本最大的在野黨,民進黨未能抓住自民黨支持率下滑的機會,反而輸得比自民黨更加慘烈,只贏得了東京都議會127個議席中的5個。多位民進黨成員在選舉前脫黨,以東京都民第一會候選人的身份參選。

民進黨的前身民主黨曾在2009年的眾議院大選中把自民黨拉下臺,實現歷史性的政權更替。去年3月,日本民主黨與維新黨合并組成民進黨,成為日本最大在野黨。但民進黨未能構成對安倍政權的挑戰,支持率徘徊在個位數。

蓮舫在去年9月當選民進黨黨首,一度被認為是拯救這個低迷在野黨的救星。如今面對選舉失敗,民進黨要求蓮舫下臺的聲浪不止。蓮舫表明了留任的決心,但如何領導這個陷入邊緣化危機的政黨重新獲得選民信任,并不讓人樂觀。

(本文首刊于2017年7月24日出版的《財經》雜志)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