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新型職業農民:掀起新時代“上山下鄉”潮

作者:樊華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3-02 13:58

新型職業農民主要是指在農村中以從事農業生產經營和管理為主,掌握農業專業技能,擁有一定生產經營規模,具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和發展潛力,能起到示范帶頭作用的職業農民。

2月4日出臺的中央一號文件明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三步走”的時間表,提出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

記者從農業部獲悉,截至目前,我國愛農業、懂技術、善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規模已經超過1400萬人,一大批新型職業農民加速涌現。農業部部長韓長賦表示,到2020年我國新型職業農民將達到2000萬人,成為現代農業先導力量。

隨著新型職業農民隊伍初步形成規模,“誰來種地”“如何種好地”等問題將迎刃而解,鄉村振興指日可待。然而,傳統農民能順利轉變為新型職業農民嗎?

“大多數農民經濟基礎薄弱,實際上并不具有將產品打造成商品并規模化生產的能力。”5日,內蒙古烏蘭察布市科技特派員創業聯合會研究員關慧明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懂技術,還要善經營

什么是新型職業農民?

在關慧明看來,新型職業農民就是利用新技術,新材料,新方法遵循市場需求生產出標準化產品并通過產品的交流來實現自身經濟增收。

與傳統農民不同,“新型職業農民的典型特征就是了解市場需求、了解并接受新技術,而且能夠完成標準化商品交換,還擁有一定生產經營規模。”關慧明說。

實際上,新型職業農民的成長與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息息相關。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高永安告訴科技日報記者,我國改革開放初期雖然農村改變巨大,但是隨著城市經濟的迅猛發展,城鄉差距越來越大。農村人進城打工已經成為風氣,很多農村都只剩下老弱病殘,甚至出現了很多“空心村”,農村的土地因此荒蕪。

為此,近年來有不少地方開始土地轉租,這就使閑置土地得到利用。隨著農民與城市經濟模式的接觸,開始有資金和人才流向農村,農民的生產方式也開始由原來的家庭——土地模式,轉變為專業——服務模式。

“比如,出現了承接莊稼收割業務的專業戶。相應的養殖等專業戶也由原來的單兵作戰,加入到農村的經濟循環之中。”高永安舉例。

在高永安看來,新型職業農民就是指那些在這個轉變過程中,掌握了一定技術、具有一定規模、立足農村的農民或農村投資人。新型職業農民不僅是字面上的意思,而主要的是我們國家在農業政策上的一個特定名詞。他建議,新型職業農民不僅是具有這些條件就可以了,還要經過有關部門的認定。

鄉村振興的主力軍

新型農民群體的壯大對于鄉村振興將發揮哪些作用?

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吳宏耀說,鄉村振興離不開資源的投入,也離不開要素的聚集。所以,要通過改革打破鄉村要素單向流入城市的格局,打通進城與下鄉的通道,引導、吸引更多的城市要素包括資金、管理、人才向鄉村流動。

“鄉村振興不但需要錢,實際推動過程中還缺人。要完成鄉村振興這個宏大戰略,就要匯聚全社會的力量,強化鄉村振興的人才支撐,把人力資源開發放在首位。”吳宏耀說。

因此,吳宏耀認為,要做好兩個方面的工作:一方面要培養造就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要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和鄉土人才;另一方面,要以更加開放的胸襟引來人才,用更加優惠的政策留住人才,用共建共享的機制用好人才,掀起新時代“上山下鄉”的新熱潮。

對此,關慧明也認為,傳統農民自給自足,僅滿足于自身生活條件的改善,而新型職業農民不僅使農產品商品化得到了更多的經濟收入,并且可以帶動市場實現農村產業的文明進步,從物質和精神上都對鄉村振興起到了重要作用。

“新型職業農民群體可以期望成為農村建設的帶頭人,他們職業可能為一方風土帶領風氣。他們的壯大可能帶動農村物質文化水平的提高,可能促進農村業余文化建設,可能為農村提高凝聚力。”高永安說。

身份轉變困難多

傳統農民在向新型職業農民轉變的過程中,面臨著重重困難。

“首先,是基礎科技文化水平不足,固步不前,因循守舊,不主動吸收外來新技術提高自身水平;其次,就是市場觀念淡漠,不主動了解市場,不懂得順應市場來生產效益更好的產品。”關慧明說。

不僅如此,高永安解釋,傳統農民在向新型職業農民轉變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困境,一是一刀切,在條件不成熟的地方推行新型職業農民制度;二是在新型農民發展的過程中,在農村出現顯著的兩極分化,從而使農民矛盾增加。

2月5日,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韓俊表示,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為億萬農民送來了政策的春風。

今年的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創新鄉村人才培育引進使用機制,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加強農村專業人才隊伍建設,造就更多鄉土人才,發揮科技人才支撐作用。

“對此,中央一號文件也作出了具體政策部署,其中,首先就是要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要全面建立職業農民制度,實施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工程;二是要加強農村專業人才隊伍建設。特別是要扶持培養一批農業職業經理人、經紀人、鄉村工匠、文化能人和非遺傳承人等。”吳宏耀說。

科特派充當轉型“催化劑”

科技部相關負責人介紹,在我國,科技特派員已超過70多萬人,是2010年的5倍。多年來,我國選派了一大批科技特派員到“三區”開展創新創業服務,涌現了一批像關慧明這樣的優秀科技特派員。

2016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更是出臺了《關于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的若干意見》。

那么,新型職業農民這個群體在壯大的過程中,科技特派員發揮了什么作用?

“在這個過程中,科技特派員對新技術、新材料的了解認識給予引導作用,對商品化、市場化知識進行傳播;其次,部分科技特派員本身就是優秀的新型農民,起到了模范帶頭作用。”關慧明說。

高永安也認為,科技特派員是各級政府派駐農村的科技人員,他們對農業技術等的推廣起到了推動作用,也是新型職業農民的催化劑。

寧夏回族自治區科技廳相關負責人介紹,截至目前,寧夏科技特派員共帶領農戶創辦企業960家,組建協會、產業聯盟等經濟合作組織540家,結成合作社、家庭農場等利益共同體1730個,帶動9萬農民就業、20萬戶農民實現增收,服務范圍實現了對全區農業領域的全覆蓋。

據了解,近5年來,寧夏充分發揮科技特派員專項“四兩撥千斤”的作用,每年1000萬專項資金撬動近3億元社會資本投入農業領域,推廣新產品、新技術。共安排科技特派員重點項目115個、引導項目731個,特派員累計推廣新品種2758個、新技術4460項,使科技特派員服務區內農民收入高出其他地區15%以上,受惠農民達到30萬戶、近百萬人。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