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新春走基層丨新春新期待下

作者:蘇婉蓉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28 14:42

編者按

新年新氣象,新春新期待。2018年,你有著怎樣的期待?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利用“新春走基層”,從就業、創業、教育、養老、環保等角度,記錄百姓的新年愿望。本次“新春新期待”策劃分上、下兩期刊登,敬請關注。

新春走基層丨新春新期待下

消費篇

小城百姓期待 更高品質的消費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張娜

為期一周的春節假期已悄然畫上句點。趕大集、購年貨、看電影、泡溫泉、出境游……今年,皖北小城臨泉的百姓第一次過了一個沒有鞭炮的春節,省下的鞭炮錢更多花在了泡溫泉、讀書、觀影、旅游等更有品質的消費上。

“爆竹聲中一歲除”早已成為這個小城過年的傳統儀式。往年臨近春節時,各家各戶都會花上一大筆錢買香,買鞭炮,少則幾百元,多則幾千元,用來接年、送年,尤其是在除夕夜零點這辭舊迎新的時刻燃放一大盤鞭炮,迎接新的一年。今年1月18日,當地政府出臺城區全面禁燃煙花爆竹和大盤香的通告,并劃定了禁燃區域。對于聽慣了過年時噼里啪啦聲的老年人來說,“沒有了炮聲,年味一下子沒了。”但更多的人認為,“不放更好,節約、環保又省錢”。

隨著民眾生活水平的提高,春節期間,人們已經不滿足于吃大餐、穿新衣這樣的單一的過節方式,越來越多的人選擇文化娛樂,看電影、逛書店成為了這里不少老百姓過年的新選擇。“紅海行動、我的前任3、妖鈴鈴通通看了一遍”,在一家裝修清新雅致的火鍋店,邊吃飯邊聊天的琳琳滔滔不絕地說,“我和我愛人以前過年都愛通宵通宵地打麻將,今年更多是去看電影。”春節假期多部新片上映,讓這個小城的電影院每天都座無虛席。

“不僅春節,平常看電影的人也逐漸多了起來,我們在年前已經將影院設備升級,提高觀影體驗。所播放的熱門影片也都是和大城市同步的。”說這話的正是一家影院的經營者,雖然不愿具名,但他很愿意聊聊自己為什么回鄉創業并投資建影院,“有消費就有需求啊,以前這個小城里的人日常花銷大多在吃上,所以,你會看到,遍地都是開飯館的。現在影院、書店等高品質的文化場館越來越多,愿意來投資的人也越來越多,因為有錢賺。”

剛走出新華書店的王曉燕提著一大袋書,“這是給寶寶買的繪本,大概花了三百多塊!”不少老百姓這個春節選擇了“與書為伴”。為了給讀者更加舒適的空間,在臨泉政務區,據說是皖北最大的圖書館正在建設中。此外,規劃中的展覽館、文化藝術中心、博物館、青少年宮等文化設施都在陸續從圖紙走進現實,有的已經破土動工,且均按照國家標準統一配置。

艾洛芙花園的老板娘在這個春節特別忙碌,因為情人節正好在除夕前一天,“雙節”疊加,鮮花需求量特別大。除了請小工,她還從外地請了專業的包花師,一個師傅一個月的工資就得3000多元。僅情人節當天,鮮花銷售利潤就達五萬元,“要不是下雨,可能會更多,去年是8萬元。”老板娘說。

“假貨已經沒有市場,人們更期待品質消費!只要東西好,服務好,就不怕生意差。”正如一位超市的營業員說,別看這是小縣城,老百姓消費選擇多了,對品質的要求也更高了。

從老百姓細微的消費選擇可以看出,消費升級正在這些三四線小城持續發酵。

房地產篇

農民工期待 房價降一點,工資漲一點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王靜宇

春節假期結束,陳文(化名)又踏上了南下打工之路。今年這個春節對于他來說,最有意義的莫過于他在家鄉縣城買了套商品房。

陳文是河南省商丘市某縣鄉下的一位農民,在外打工已經五六年了,如今手里存了點錢,“前兩年就想在縣城買套房子,可那時錢不夠,今年攢的錢差不多就買了,可是房價比前兩年貴了不少,但是現在不買只怕以后更貴。”

當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問起他“新的一年有哪些期待時”,陳文不假思索地說出了口,“當然希望工資能夠漲點,我再存點錢,也希望房價能夠降點,過幾年我再弄套房子的首付,總之希望自己和家里越來越好吧。”

本報記者走訪時發現,春節期間的大部分現房都被春節返鄉客和附近鄉鎮的居民買下,如今要在縣城買房只能買期房了。

陳文的經歷并非個例,根據58集團旗下房源發布網站安居客發布的《2017-2018返鄉置業報告》顯示,59%的受訪人群有返鄉置業的意愿。其中,從北京流出的返鄉置業人群占比最高,而新一線城市中蘇州、成都、杭州、南京等城市返鄉置業人群占比位居前列。而在全國不少地方的縣城,鄉鎮居民已儼然成為縣城的購房主力軍。

不光是回鄉過年的人購房的較多,在當地縣城已經有數套自建房的王先生近兩年也加入了“炒房大軍”,王先生陸續在縣城購入了三四套商品房。

王先生告訴本報記者,一是看好家鄉發展,盡管只是縣城,但近幾年也開通了高鐵,還新建了工業園區,吸納了很多外來勞動力;二是在外工作的兒子經常給他灌輸房價會漲的觀念,讓他對投資房地產可以跑贏通脹這一觀念深信不疑;三是近兩年周圍的人都陸續購買了第二套第三套房子,讓他覺得以后好位置的房子會越來越少。

“我們這兒投資渠道少,我覺得還是把養老錢拿來買房比較靠譜。”王先生說。

由于大城市生活成本的提高,無力承擔的人口被迫擠出,回到原戶籍所在地,這被稱之為“中國版的逆城市化現象”。一線城市的經濟增長方式已開始由勞動生產力拉動逐漸向勞動生產率拉動轉移,未來勞動力需求將減少,擠出的人口將返鄉。

當地房屋管理部門相關人員認為,一線城市的流入人口大多來自于中部和西部地區,以及河南、河北等地,這些地方是三四線城市的集中地。一線城市與三四線城市的房價形成強大反差,在一線城市積累的財富足夠在家鄉置業,于是增大了返鄉的誘惑力。

為什么返鄉客會成為購房的主力呢?某房地產項目銷售部郭經理告訴本報記者,“返鄉置業的購房者多為40歲左右在外地工作的,他們一方面具有較為超前的眼光,對房地產市場有著自己的判斷。另一方面也是有著現實的考慮,為了父母或者自己未來養老、再或者為了孩子的教育,還有部分受到家鄉較好的創業政策號召,準備返鄉創業等,都會考慮返鄉置業,安家定居。”

數據顯示,返鄉置業的人群中有80%是置業的三四線城市。工作的城市或因限購買不了房,或者因為房價高昂買不起房成為返鄉置業的主要成因。

“熱點城市返鄉置業意愿較高主要在于前段時間房價上漲較大,很多人看到房價上漲帶來的紅利。另外部分城市人口引進,通過大學生落戶等政策吸引人才,未來居住需求將進一步增加,購房者認為房價有繼續上漲的空間,所以購房意愿也更加強烈。”郭經理告訴本報記者。

郭經理說,在三四線城市房產庫存居高不下的時候,返鄉置業無疑是一劑強心針,對三四線樓市去庫存有著積極的意義,“同時在城鎮化不斷推進的今天,我認為縣城的房地產市場必然會繼續興旺,并且還將繼續發展下去。”

養老篇

養老從業者期待 護理員多補些錢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王晶晶

位于海淀區風景旅游區鳳凰嶺腳下的北京龍泉老年公寓入住著100多位老人,該養老公寓院長張俊華向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介紹,這里大部分入住的是身患疾病而又缺人照顧的老年人,以不能自理的殘疾人、臥床或臨終關懷的老年人居多,長則入住十多年,短則入住三五天,在這里,老年人可以安享晚年,也可以養老送終。正如張俊華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所說,“人生,我們除了生不管,其他都管”。

大年初六,采訪當天,張俊華談到一位正在接受急診的95歲高齡的老年人,他是本村人,家里有六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家就在老年公寓隔壁。由于兒女平常上班比較忙,就請了保姆照料老人。但是老人和保姆吃飯吃不到一塊,而且保姆說的方言老人也聽不大懂,苦于溝通。最后,老人還是選擇了入住老年公寓。“現在女兒每天來看望老人,老人在這里有專人照料,吃、住、就醫都很方便,老人覺得,住老年公寓挺好。”

張俊華說,來這里入住的每一位老年人,都有一個故事。來入住的原因各不相同,有的是慕名而來,有的是因兒女忙被兒女送過來,但是來了之后,他們都喜歡上了老年公寓的生活。

談及入住費用,張俊華介紹,這里入住的老年人分自理、半自理和無自理能力三類,每月消費2000元—3000元不等。另外,入住的老人每個月會得到政府的500元補貼。張俊華說,現在越來越多老年人的養老觀念正在發生變化,他們會選擇在舒適度高的地方住,現在老年公寓的消費,按北京一般退休人員領取的養老金來說,大部分老年人都能承擔。

“老年人住的是一種踏實感和安全感。我常說,人生,我們除了生不管,其他都管。”張俊華說,入住的老人在老年公寓基本上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尤其是在看病就醫上,該養老機構和醫院建立綠色通道,探索推進醫養結合,方便老年人看病就醫。“如何使入住的老年人享受到優質的醫療資源并在有限的生命中減少痛苦是我們推進醫養結合的動力。”據了解,該老年公寓醫務室2016年度完善藥品,收入近80萬元,基本覆蓋了入院老人的醫藥需求。而對一些醫院無法醫治的老年人,養老公寓也會實施人性化管理,在這里養老送終。

“真是挺難的。”張俊華表示,她從1998年開始從事養老事業,工作20年來,最大的體會就是一個難字。一是難在大部分老人生活不能自理,例如癡呆、臥床或臨終關懷的老人,管理照料難。二是護理員不太好招,且護理員需要有足夠的耐心和愛心。

北京市民政局社會福利處相關負責人提供的數據表明,截至2016年年底,北京市60歲及以上戶籍老年人口約329多萬,占戶籍總人口的24%多。其中,失智老年人約占5%到6%。根據市民政局2017年年初發布的《關于加強養老服務人才隊伍建設的意見》,北京市共有在崗養老護理員7000人左右,缺口2.3萬人。

據了解,為解決從事養老服務的外來務工人員流失問題和未來北京市養老護理人員來源問題,早在2016年,北京市民政部門就聯合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研究制定《關于加強養老護理隊伍建設的意見》,并指出,為養老護理員提供從護理員到初級、中級、高級護理師的職業晉升渠道。同時,待登記管理體系、職稱評定體系建立起來以后,將研究社會保險補貼等相關政策。

在對養老政策的期待上,張俊華建議,一方面,護理員的社會保障機制也要不斷完善,尤其是那些長期工作在一線,學歷不太高,但有著良好護理技能的護理員也應得到相應補助。另一方面,政府的優惠政策多向養老機構傾斜。

環保篇

城市居民期待 天更藍,環境更美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曹方超

環境治理是2018年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考題”,而做好這道題的關鍵不僅在于政府的引導,更有賴于公眾的積極配合,不斷提升環保理念。

春節剛過,朋友圈里關于“年味”的討論仍然歷歷在目,而引起這些討論的焦點大多來自于“煙花爆竹禁燃”。為防止空氣質量惡化、降低火災風險,春節期間許多城市都加大了對燃放煙花爆竹的管控,發布了“禁燃令”。

在一些人的觀點中,缺少了“爆竹聲聲辭舊歲”的除夕仿佛失去了過節的氣氛以及賀歲的暢快。而也有不少人表示,“年味”并不只在爆竹聲中。這樣綠色、環保、無煙的春節才是真正健康、有意義的春節。

且不論是否有“年味”,一組數字首先反映出了“禁燃令”帶來的變化。2月16日,環保部公布了2018年春節期間(除夕-正月初一)我國城市空氣質量狀況。通報內容顯示,從近四年除夕夜間全國城市環境空氣質量變化情況來看,2018年除夕夜間全國338個城市空氣質量總體有所好轉,PM2.5最大小時平均濃度較去年除夕夜下降了22.1%,較三年平均下降了21.0%。峰值污染期間全國重污染城市數量較去年減少了41個,較三年平均減少了42個。

除了通報的數據以外,太原市的一位環衛工人也告訴記者,“禁燃令”確實給他們的工作減少了很多麻煩。之前除夕過后,滿地的鞭炮與灰塵清理難度大,尤其是附著在草坪植物上的碎屑更令人頭痛。

“其實,相對于鞭炮聲,我們更愿意聽到的是孩子和老人的笑聲。通過禁燃獲得的良好的空氣質量和干凈的街道,讓我更愿意帶著家人出去走走,這也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太原市民張女士對記者說。

的確,煙花爆竹并不是“年味”的唯一體現,隨著社會的發展,百姓過春節的方式也日趨多樣化。而從環境治理的角度來看,禁止燃放煙花爆竹也還具有更多的意義。

“不放煙花爆竹也是我們老百姓參與環保的最直接的方式,我們需要通過這樣力所能及的改變,來讓我們的天更藍,環境更加整潔。”張女士說。

正如十九大報告中所提出的,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建設美麗中國,離不開大家共同的努力,需要我們每個人踐行綠色低碳的生活方式,為我國的高質量發展貢獻力量。

“環境保護、人人有責”我們早已耳熟能詳,但在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夠時刻提醒自己所應承擔的環保責任?因此我們期待,2018年,能夠辭去舊有的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迎來新的綠色低碳的環保理念。不僅僅做環保的旁觀者、評論者,而是將參與者、監督者、行動者的各種角色都履行到位,從垃圾分類、低碳出行等小事著手改變。

值得一提的是,為強化國民教育基礎性作用,著力提高全體學生的生活垃圾分類和資源環境意識,近日,教育部、環保部等六部委聯合發布了《關于在學校推進生活垃圾分類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通知》指出,到2020年底,各學校生活垃圾分類知識普及率要達到100%。在生活垃圾分類知識進教材、進課堂的基礎上,每校每學年至少組織一次以生態文明教育和生活垃圾分類為主題的宣傳教育活動,著力提高廣大青少年學生的生活垃圾分類和資源環境保護意識,使學生從小養成勤儉節約、垃圾減量、低碳環保的行為習慣,形成教育一個學生、影響一個家庭、帶動一個社區、引領整個社會的良好社會氛圍。

我們也期待,“從娃娃抓起”的環保意識能夠為今后全民綠色低碳生活方式的形成打下堅實基礎。

主 編丨毛晶慧 編 輯丨曹陽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