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從債務到風口:變局下的“巨頭們”

作者:李陳默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26 12:00

互聯網浪潮下,2017年很多行業出現“變局”。

風云變化下,有變局轉破局者。樂視大廈傾倒之下,一邊,賈躍亭的“下周回國”成網友無奈調侃;一邊,孫宏斌“當眾落淚”,2018首次股東大會缺席未現。有變局轉立局者。代幣風起,一夜造富的神話將李笑來、薛蠻子送上了風口浪尖。

與此同時,王健林、王石等地產大佬“齊聚”落淚,互聯網江湖“雙馬之爭”愈演愈烈,人工智能、新零售等更為時代增添了諸多不確定性。

時代沉浮下,有人從巔峰跌落谷底,他們的故事暫告一段落;有人重振旗鼓、再度出發,他們的故事行至中途。那些變局之下的大佬,又當如何回應時代拋出的疑問?

謎題1

華人首富誰人當?

雖然財富僅是一個數字,但輿論對富豪排序仍樂此不疲。

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比爾·蓋茨被戲稱為“釘子戶”,從1995年首次登頂到2017年的23年里,他共18次成為首富。相比之下,華人首富的位置近年來多有變數,此前很長一段時間由香港首富李嘉誠占據。

據2017年初發布的福布斯華人富豪榜(非實時)顯示,排名最高的是王健林,蟬聯榜首,以313億美元的身家位列全球富豪榜第18,其后分別是李嘉誠、馬云、馬化騰和李兆基。

不過,在實時排行榜上,華人首富已幾易其主。

截至美東時間本月23日5時5分,馬化騰以501億美元身家位列華人富豪榜首富,其后分別為馬云、李嘉誠、許家印和李兆基。去年一年,在實時榜單上,馬云、“黑馬”許家印都曾登頂,且“雙馬之爭”頗有連續劇的勢頭。

2017年是騰訊與阿里的高增長年,二者股價不斷飆高。騰訊當前股價與2017年年初相比增長了約116%,阿里增長了約96%;兩者市值已超過A股市場上的巨無霸工商銀行。截至2017年底,騰訊已連續第二年成為市值最大的中國公司,較2016年同期擴張100.47%;阿里巴巴升至第二位,同比增速90.26%。

“鐵打的榜單,流水的首富”,成為網友對2017年華人首富榜單的調侃。

從全球富豪分布領域看,互聯網科技行業仍在領跑全球;推動世界前進的力量,正持續由資源壟斷型行業向創新型行業轉變——這也成為了不確定的首富榜單組合中,唯一的確定。

2018年,華人首富又當花落誰家?

謎題2

幣圈暴富能續否?

2017年被視為“數字貨幣年”。

加密貨幣數據分析網站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2017年數字貨幣市場規模從前一年的183億美元暴漲至5724.8億美元,同比增長3028%。有比喻稱,規模由比爾·蓋茨2/9的身家擴大至與微軟市值相當的水平。

只不過,與爆發式增長相伴的,還有一夜暴富神話下、深陷爭議的各路玩家——“比特幣首富”李笑來,即是其一。

去年6、7月,其創立的兩個區塊鏈項目備受爭議。EOS項目5天內完成1.85億美元融資,不久后其整體市值沖到近50億美元,有人稱其為“價值50億美元的空氣”;相較EOS,對于另一個眾籌兩億美元的項目PressOne,他則連白皮書也沒寫。

因代幣而走上輿論風口的,除了李笑來還有薛蠻子。

2017年7月6日,薛蠻子在微博上發布了一張與李笑來的合照,配文稱“終于找到爭取財富自由之路啦!”他曾發文稱,不久的將來,全球匯兌支付體系會像互聯網一樣簡單、免費、瞬時。但他也在不同場合提到幣圈亂象,“目前看90%的ICO都是不靠譜的”、“90%的人只關心一上市之后漲5倍、10倍、20倍,對技術是不關心的。它現在就像一個新時代的眾籌一樣,只要有有名的人,他就跟著買。”

野蠻生長下,監管如期而至。

2017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公告,指出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應當立即停止。一時間,幣圈動蕩,李笑來隨后發文認錯,稱“投資不是個人的事,不該給社會添麻煩”。

進入2018年,在一篇《深訪幣圈:享受過一夜暴富,你再也忘不掉捷徑》的文章刷屏朋友圈不久后,加密數字貨幣遭遇了暴跌,2月初,比特幣價格大跌逾10%,以太幣下跌12.04%,瑞波幣下跌10.03%,萊特幣下跌7.93%……與此同時,ICO項目ARTS的聯合創始人蔣杰成為國內首個因涉嫌金融詐騙被警方控制的幣圈大佬。

監管與技術等不確定之下,代幣造富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風口上的豬?成為了2018年待解事件之一。

謎題3

地產格局怎樣立?

與“下周回國”一同登上熱搜榜的還有“眼淚”。

“在投資樂視之前,我這輩子已經沒什么遺憾了。但在投資樂視之后,如果不把這個公司搞好,我這輩子就真的有遺憾了。”進入2018年,曾經力挺賈躍亭的孫宏斌承認,對樂視網關聯交易知情、但存在錯判。

因救樂視而收獲關注的孫宏斌,早年與柳傳志、王石等大佬的糾葛也隨之被媒體悉數翻出。“年輕的時候爭強好勝,曾經贏得暢快淋漓,也曾輸得一塌糊涂,但是我不后悔。”微博上的這段話,成為了孫宏斌對曾經自己的剖白。

去年7月,孫宏斌以總額631.7億元接手萬達集團文旅、地產項目。在孫宏斌看來,投資樂視、萬達是在房地產下半場中,給融創的未來買一個更大空間。

如今看來,下半場的角逐并不容易。據克而瑞發布的《2017年年度房企銷售排行榜》顯示,融創已躋身行業四強,2017年合約銷售金額為3652.6億元。此時,孫宏斌距離外界眼中的“地產一哥”,還差三個席位。

落淚的不止孫宏斌一人。今年1月,上述收購案的主角王健林也感言“萬達這30年,實在不容易”,并當場落淚。

2017年7月,萬達集團將旗下77個酒店和13個文旅項目轉讓,兩項交易總金額637.5億,成為中國房地產史上規模最大的“世紀交易”;2018年前兩月,萬達集團仍在繼續瘦身,阿里巴巴、文投控股收購萬達集團持有的萬達電影12.77%的股份。在萬達新春團拜會上,王健林稱,風雨過后見彩虹。有聲音稱,萬達似乎已走出了至暗時刻。

除了王健林和孫宏斌,另一位昔日地產大佬也落淚了。

萬寶之爭風波后,王石辭任萬科董事長。兩年后,王石在今年初的一場跨年演講中“落淚”的消息引發關注。在名為“生命源起,反思人生應該更多表達愛”的主題下,他回憶起生前嚴厲強勢的母親對自己的愛,在對父母與女兒表達愛時,會場大屏幕上兩度出現了王石哽咽的畫面。

“他們也有高興的時候,也有受到委屈的時候,也有失敗的時候,也有勝利的時候。”對于大佬的落淚,潘石屹認為不要把商人當神。

謎題4

樂視債務如何解?

當狂人馬斯克用火箭把一輛特斯拉送上太空,在輿論“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的感嘆中,出現了“賈躍亭”的名字——“同一個造車夢,為啥馬斯克是英雄,賈躍亭是騙子?”

“老賴”,成了當下網友對他的定性。

2月23日,樂視網召開2018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據澎湃新聞報道,有投資者問及樂視網及賈躍亭的股權處置問題,樂視網董秘趙凱回應稱,“處置(樂視網持股)本身是他個人的事情,可能被平倉也是他個人的事務,如果觸發到平倉線,我們就會進行披露。”對于投資者“沒有公告意味著還沒到平倉線嗎”的追問,趙凱稱,嚴格意義上是沒有達到需要披露的標準。

自賈躍亭赴美造車,外界關于樂視“龐氏騙局”的聲音此起彼伏。2016年下半年以來,樂視不斷被曝出手機供應鏈賬款逾期等問題,當年11月,賈躍亭在一封5000字長信被外界解讀為其承認了資金危機。

此后,樂視網也深陷造假上市和財務造假指控,賈躍亭本人及其姐姐被曝曾多次以股權交易的形式套現。據媒體統計,自樂視2010年上市,賈躍亭通過定增、發債、股權質押、風險投資等多種手法,籌資超過725億元。

在此之下,樂視系債權方在慶幸與失落的兩級化情緒中游蕩。今年初,妻子甘薇稱已歸還招行8億港元,有公司稱已獲得債務解決方案,但更多的供應商仍在講述討債之艱生活之困。

另一邊,作為“接盤手”的孫宏斌一邊抹眼淚一邊領導樂視網與賈躍亭切割,并在一片追問聲之下發出了“愿賭服輸”的感嘆。

隨著樂視債務的不斷累積,曾讓老賈“專心造車”的孫宏斌,在今年1月初面對樂視網投資者的一場說明會上坦言,“人有時候要敢教日月換新天,有時候也要愿賭服輸”。

2月23日,樂視網召開2018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孫宏斌并未出席。就在一個月前,在關于終止重大資產重組事項暨公司經營情況投資者說明會上,針對“孫總后悔入股樂視網嗎?”的提問,孫宏斌答“樂視網確實發生了誰也沒想到的變化,我們只能碰到什么問題解決什么問題。”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