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百度BIDU系列之二:百度,王者已歸來

作者:柳暮雪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05 20:58

原標題:百度(BIDU)系列之二:百度,王者已歸來

編者按:百度最新發布的2Q17財報顯示,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百度凈利潤大漲82.9%,此刻市場紛紛轉身開始重新評估百度的價值。事實上,格隆匯會員投稿的百度系列文章系列一《互聯網下半年最大的投資機會之一:百度(BIDU)》,發布于7月7日,幾乎是在本輪上漲最合適的位置,推出后短短16日,股價已上漲21.02%。今日格隆匯繼續推出困境反轉公司百度的系列之二,并敬請期待明日要推出的百度系列之三。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無數媒體津津樂道于京東市值要超過百度了,BAT的百度掉隊了。新聞媒體靠迎合大眾的一般認知為生,經常把正確性和可理解性混為一談,這樣的降維攻擊比比皆是,居然還很賣座。

《呂氏春秋·察今》中的一段,多數人都不陌生:“楚人有涉江者,其劍自舟中墜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劍之所從墜。”舟止,從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劍不行,求劍若此,不亦惑乎! ”

BAT的三位創始人馬云、馬化騰、李彥宏在不同場合用不同方式,都做過“互聯網企業”的時代結束了的類似表述。未來的BAT將朝著不同方向發展,百度定位為人工智能企業,阿里繼續做貿易和金融企業,騰訊聚焦娛樂和社交企業。對朝著不同方向發展的企業進行市值的橫向比較,與刻舟求劍何異?

1

互聯網圈有一個段子:如果一個人說自己來自BAT,那么不用懷疑,他就職百度。

血友病吧和魏則西事件以后,百度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幾乎沒人知道成立于2000年的百度,本來是個勵志的故事。2005年-2009年,谷歌的“搜索請求數”占比從26.9%變成了18.9%,而百度的“搜索請求數”則從2005年的46.5%上升到了2009年的76%。

但,隨著2010年谷歌退出中國市場,沒有了競爭對手的百度,進入了爆發式的發展,搜索廣告業務做得風生水起,日進斗金。日子過得太舒服了,進取心一落千丈,從2010年到2016年間,百度沒有任何一款能夠與貼吧、知道相提并論的產品拿得出手。人們看到的是百度2015年賬上500億現金,200億投給百度糯米。

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秉承不作惡理念的谷歌,整個公司10%的人負責賺錢,另外90%的人負責各種匪夷所思、很長時間看起來可能根本賺不到一分錢,卻極可能推動整個人類進步的創新——比如嘗試在全球投放熱氣球,提供wifi覆蓋 ;比如開發與李世石下圍棋的AlphaGo……即使拿搜索引擎說事,百度也只能在谷歌后面吃土。

但有趣的是,將時間跨度拉長來看,百度在資本市場上的表現則遠遠超過谷歌,從2007年開始至今,百度股價漲了15倍;而谷歌在這區間卻只漲了不到3倍。

查理芒格說:即使你不喜歡現實,也要承認現實——其實越是你不喜歡,你越應該承認現實。

百度,不是沒救了。

2

菲洛斯特拉托斯有句格言:神看到未來的事情,平凡人看到眼前的事情,聰明人看到即將發生的事情。

互聯網時代爭奪的是流量和入口,而移動互聯網時代爭奪的卻是應用場景。在PC端和移動端,搜索引擎都已經過了紅利期,百度的廣告業務也被今日頭條、騰訊等瓜分,核心競爭力蕩然無存。

李彥宏作為典型的理科男,看中的是技術,百度是靠技術驅動的公司。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百度太過專注于某些領域,也就必然錯失了橫向發展的時機。事實上移動互聯網的每一波浪潮,百度都參與過,但卻是BAT里最晚進入的那一個。

財報顯示,2016年,百度總營收為人民幣705.29億元(約合101.61億美元),比2015年增長6.3%;凈利潤為116.32億元(約合16.75億美元),相較于2015年的336.64億元(約合51.97億美元)下跌67.77%。

在移動互聯網的大格局下,百度已然失去了奮起直追的機會,因此通過人工智能另辟新的戰場,爭奪下一個時代的先發優勢,成了擺在百度面前的唯一選擇。

從 2014 年到 2016 年,百度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發投入逐年增加,研發成本占總營收比分別為12.9%、14.2%和 15.3%。

明知會影響到本就不好看的財報,但百度依然大力投入人工智能。

2016 年李彥宏在公開場合一共提到了 513 次人工智能,今年以來更甚。每個人都想知道,All in AI 是不是太過激進?

3

押寶人工智能賭未來的科技公司,幾乎無一例外都是搜索引擎公司(Google、百度),或是擁有強大的搜索引擎技術支持的公司(微軟)。

過去20年,計算機科學的任何一個創新都跟搜索引擎的發展是有關系的,大多數的創新甚至都可以說是搜索引擎技術推動的,人工智能也不例外。

搜索引擎公司積累了大量的技術,包括大數據分析、深度學習、神經網絡等與數據相關性極強的技術。人工智能就是基于大數據云計算,對數據的歸類建模分析,得出指導具體場景下的決策和結果,人工智能也離不開搜索引擎的技術。

百度的人工智能研究由百度大腦所推進。它包含 3 個元素:

1)一個模擬人類神經網絡的人工智能算法,有著在百十億的樣本上訓練的大量參數;

2)能在數十萬臺服務器與大量 GPU 集群上進行高性能計算(HPC)的運算能力。HPC 能容納更多可擴展的深度學習算法。百度是首家宣布這種架構的公司,并正與 UCLA 合作;

3)標記數據,借此技術,百度收集到了數以億計的網頁,包括百億的視頻/音頻/圖像內容碎片,還有數十億的搜索請求和百億的定位要求。為特定模型訓練一臺機器可能需要很高的(exaFLOPS 級)計算能力以及 4T 的數據。

這是騰訊和阿里巴巴短時間內都難以企及的。

7月5日,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百度推出了Apollo(阿波羅)平臺和DuerOS開放平臺,一個要做汽車產業的安卓,一個要激活AI開放生態系統。阿波羅是希臘神話中的預言和光明之神,意味著未來。

1969阿姆斯特朗乘坐阿波羅11號第一次登上荒涼、沉寂的月球,留下了此后在無數場合被引用的名言:“這是我個人的一小步,但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2016年百度世界大會上,李彥宏宣布:百度大腦會把語音、圖像、自然語言理解和用戶畫像等能力完全開放出來,并且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能力會是免費提供的。

這是百度的一小步,卻可能是AI世界的一大步。

4

《互聯網下半年最大的投資機會之一:百度(BIDU)》中對百度的估值分為三部分:

1.現金

2.搜索引擎

3.人工智能

市場給百度搜索引擎業務估值大約是14.5倍自由現金流。

2017年一季報,營收同比增長6.8%,移動端收入占比超過70%。

2017年1季度財報給出的二季度預期是營收約增長12.1%-14.9%。實際是14.3%的增長,凈利潤增長了82.9%。

二季報給出的三季報預期營收增長約26.7%-30.1%。

一個現在估值是14.5倍自由現金流,手里有1300億人民幣,同時未來的增速大概是10%-20%的互聯網企業,真的不貴。

2017年2月特斯拉汽車公司改名,將汽車一詞去掉,估值早已不是汽車公司的水平。

同樣的,百度,一個面向未來N年的AI企業,被當做一個過氣互聯網廣告公司來估值,合適嗎?拿做電商的京東和做數據驅動人工智能的百度相比,這種事只有媒體做得出來,任何一個做投資的人都不會如此。

總結

做投資,獨立思考真的好難。如果我們以靜態的眼光去看百度,是否又犯了刻舟求劍的錯?

時代總是在變的,糾結于一時小利,很容易“丟西瓜撿芝麻”,相反,順應人類社會進步的大潮流,做有益社會的事,自己也會成為受益的人。

此刻你又怎樣看百度?

職業投資者、合伙人,數理科班出身

平生所好兩事:讀書、投資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