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打工者"陸奇百度的365天:低調背后的聚焦與取舍

作者:如思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05 18:01

[摘要] 據百度去年三季度的財報顯示,百度當季營收為235億人民幣(約合35.3億美元),同比增長29%;凈利潤79億人民幣(約合12億美元),同比增長156%。

2017年1月17日,陸奇高調空降百度,成為百度近六年內第一位COO(首席運營官)。一年之后,陸奇給百度帶來諸多改變。現在看來,他仍然深得百度掌舵者李彥宏的信任。

陸奇上任前的百度剛剛經歷完一系列的打擊,外界唱衰之聲不絕于耳。李彥宏交給陸奇的任務,就是要將百度帶回3000億美元市值的陣營中。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里,雖然百度保住了中概股市值第三的名次,但身后的京東、網易正后來居上,身前的騰訊和阿里早已跑得很遠—在BAT格局里,百度被騰訊拉開了7個京東的身位,被阿里拉開了6個京東的身位。

但在過去一年里,步入陸奇時代的百度仍然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事實上,誰也沒有想到,龐大的百度會在一年內現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聚焦人工智能等前瞻布局,尤其是無人駕駛業務上實現巨大的飛躍,與此同時斬斷了O2O、醫療等無謂戰線,將注意力集中在百度的優勢項目上。

“任何努力決不落空,或許許多年都會了無音訊;卻突然有一天你會發現你的思想已經有了影響。”《約翰·克里斯朵夫》是陸奇最喜歡的一本小說,也是他個人的真實寫照—從雅虎到微軟,再到百度,57歲的陸奇一直保持著向前的戰斗狀態,幾乎從未停息過。

現在,如果把職業生涯比作一場長跑,那么陸奇正在進入最后一公里的沖刺。對于他來說,百度很可能將是職業生涯的最后一站,也是實現夢想的最佳之處—在西方成為世界頂級科技公司中職位最高的華人后,陸奇渴望在東方的互聯網熱土上栽種出新的果實。

歷史上不乏成功轉型的互聯網公司,但轉型不成最終步入死亡的例子亦比比皆是。于是,百度COO陸奇能否創造奇跡,值得各位拭目以待。

權力的游戲

直面逆境,是陸奇人生的重要部分。陸奇當年從雅虎加盟微軟前,其時微軟正處于組織臃腫、新業務不溫不火的階段。但陸奇到任后,微軟Bing的市場份額從7%增長到20%,并積極推動Azure云計算平臺在中國落地,可謂是以一己之力將微軟帶入移動與云計算的時代。

當年的微軟和今天的百度有幾分相似的地方:雖然錯過移動互聯網時代,但依然能掙大錢,卻也只剩下錢—越來越少用戶認為這二者是代表未來的酷公司。

百度的關鍵問題在于,傳統的核心業務—搜索服務與交易服務已經接近極限,而且競爭越發激烈。根據百度去年三季度的財報顯示,百度當季營收為235億元人民幣(約合35.3億美元),同比增長29%;凈利潤79億元人民幣(約合12億美元),同比增長156%。但如果扣除出售百度外賣帶來的42億元投資收益,百度的整體業績并沒有出現根本性好轉。

究其原因,是搜索業務遇到了明顯的天花板,不論是百度還是剛上市的搜狗,都面臨著市場空間有限的困局。百度的三季報數據披露,活躍網絡營銷客戶約為48.6萬家,同比下滑了7%。

為了保持營收和利潤,百度不得不砍掉O2O、醫療等業務,將收入繼續依托在搜索和分發上。如百度在2017年才推出的信息流業務,已經在2017年第三季度實現10億美元的營收,讓內部對此更加寄予厚望。

作為上述一切行動的執行者,陸奇樹立了快刀斬亂麻的做事風格。很難想象,如果沒有李彥宏和馬東敏的授權,作為“外來和尚”的陸奇會以如此大的魄力,斧正百度的發展路線,畢竟三年前李彥宏宣布投入200億元投入O2O的豪言仍言猶在耳。

在中國的職場里,常有“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說法,但以空降姿態進入百度的陸奇所面臨的是非常復雜的人事關系。目前在百度的權力金字塔中,陸奇僅次于李彥宏位居第二,而向海龍、朱光、劉輝三位SVP和總裁張亞勤則緊隨其后,其中接替王勁的朱光負責百度金融,劉輝是人力資源工作,張亞勤則負責國際化業務。

毫無疑問,在陸奇到來前,向海龍是百度內部最具權勢的高管,他和李明遠、張亞勤組成的“三駕馬車”曾是百度最重要的高管框架。但隨著李明遠離去,向海龍把持的業務版圖進一步擴大,除了承擔百度搜索公司總裁外,移動服務事業群組也被一并收入囊中,這相當于把百度所有的流量變現業務都歸于向海龍一人負責。

在百度,代表銷售、商業化的勢力和代表用戶、產品的力量存在矛盾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從俞軍和沈皓瑜,李明遠和向海龍,這種對立一直持續至今。

據騰訊科技報道,去年年中陸奇甚至一度計劃將百度貼吧關閉,但最終沒有實施,原因在于貼吧仍然是百度的重要流量來源之一,是百度PC時代賴以生存的根基,同時叫停貼吧,則相當于與向海龍間接宣戰。

開著飛機換引擎

與內容分發相比,陸奇還有另一個更為艱苦的目標,那就是確立百度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絕對優勢。2017年4月,陸奇在“全面診斷百度護城河”的內部講話中,將信息流業務和人工智能作為百度的主航道,而當下的主營業務搜索則視作護城河,為主航道護駕。

從數據、算法等多個維度來看,目前百度是國內乃至全球范圍內人工智能領域擁有先發優勢的公司,由美國麻省理工創辦的商業科技雜志《科技評論》甚至在2016年的Top 50“最聰明”公司排行榜中將百度列入第二位,僅次于亞馬遜。按照《科技評論》的標準,這一份榜單的入選范圍是“最能將新技術最有效地運用于商業”的公司。

按照陸奇的思路,百度要圍繞核心技術百度大腦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布局,包括百度云、金融業務、無人駕駛和DuerOS開放平臺(百度研發的對話式人工智能系統)這四大垂直領域的新業務將成為重點培養對象。

這四大領域中,百度最在意的是無人駕駛,這是百度最有可能占據先機的新業務,也是足以撐起百度未來的增長點。根據麥肯錫預測,2025年全球無人駕駛汽車將產生2000億至1.9萬億美元的產值,這是李彥宏寄予厚望的“下一個千億美元市場”。

為了整合內部資源,陸奇的第一個決策是將百度之前的L3事業部(負責地圖、車聯網、商用車自動駕駛)和L4事業部(負責自動駕駛研發)合并成智能駕駛事業群組IDG,希望以此減少公司的資源內耗。與此同時,陸奇將百度的無人駕駛平臺Apollo(阿波羅計劃)全面開放,實行安卓路線,目標是讓開發者迅速搭建具有自動駕駛能力的汽車。在短短半年時間里,Apollo生態成員數量已經超過70家,成為全球最大的自動駕駛生態。

艾媒咨詢CEO張毅認為,雖然目前谷歌、奔馳這樣的巨頭并沒有對無人駕駛技術進行開源,但是這不代表阿波羅計劃并沒有存在意義。“當年諾基亞、摩托羅拉等手機巨頭也曾試圖推廣自己的操作系統,拒絕加入到安卓的生態圈中,最終被顛覆的恰恰是它們。”按照張毅的判斷,一旦足夠多數量的車企和開發者聚攏到百度的平臺上,這對于百度和車企而言是一次雙贏的合作。

得益于陸奇的勤奮,百度的無人駕駛業務迅速落地:Apollo平臺自去年7月發布以來保持著每周更新、每兩個月一次重大提升的節奏快速迭代,即將在CES 2018發布的Apollo 2.0搭載了簡單城市道路自動駕駛能力,這將進一步為無人駕駛落地提速。

但無法回避的是,百度在陸奇的整合下損失了數名技術大牛—從SVP、自動駕駛部總經理的王勁,到首席科學家吳恩達,再到研究院院長林元慶,這些出走的前百度人紛紛自立門戶,成為無人駕駛領域的創業者,甚至與百度交惡。去年年底,百度以侵犯商業機密為由起訴王勁和他所創辦的景馳科技,后者成為百度第一個“追殺”目標。

“新風會”

回溯百度17年的歷史,從外部引入職業經理人是這家公司成長轉型的重要手段。2002年,百度創建不久后,李彥宏便引入朱洪波擔任高級副總裁,負責公司品牌推廣和企業軟件業務,這也是百度歷史上第一次引入職業經理人擔任高管。

朱洪波在企業級市場有著豐富的經驗,他在用友期間歷任管理軟件分公司副總經理、集團副總裁等職務,進入百度后便配合李彥宏推動競價排名業務成為公司主要營收,對百度的影響深遠。

然而朱洪波離職后,無論是葉鵬還是沈皓瑜,都沒有在百度COO一職上有過太多出彩表現,甚至2011年沈皓瑜轉投京東后,李彥宏就不再設置COO一職,直至陸奇的到來才彌補上這一空缺。

但與朱洪波“平地起高樓”的境況不同,陸奇所面對的一個缺乏足夠狼性的百度。當騰訊、阿里與國內外互聯網公司激戰多年的時候,百度幾乎以“躺賺”的方式實現了數百億美元的市值;另一方面,谷歌的離開讓百度失去了危機意識,忽視了像今日頭條這樣后來者的逆襲。

事實上,百度不缺乏技術,也擁有過億日活的產品,需要扭轉的是當下的管理體系,以及尋回百度的核心價值觀。

陸奇開出的藥方,是重新恢復員工的信心。時代周報記者從百度內部員工獲悉,從去年11月中旬開始,陸奇啟動了名為“新風會”的全員溝通機制,以加強百度內部自上而下的良性互動。

據了解,新風會以每個月一次的All hands meeting會議形式落地,百度的員工可以選擇現場互動或者視頻觀看直播進行參與,不過若想到現場參與需要進行抽簽。“新風會上陸奇會做主題分享,而且也會回答員工的提問。”在普通員工看來,新風會機制讓基層有了發聲渠道,而不再僅限于公司內網,這稱得上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改變。

這個細節,或許體現了陸奇與李彥宏在管理模式上的不同。李彥宏曾在接受《財經》雜志采訪時表示,因為有時候害怕被外界誤解,這么多年他一直在壓抑自己的表達。“其實我確實很害怕,時間久了以后會麻木,會習慣和周圍特別熟的人溝通。”因此他更相信指標和數據,而非與員工直接溝通。

相比之下,在很多普通員工眼中,陸奇積極、低調的工作方式形成了一種良好的氛圍。有百度的知情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早期陸奇在百度的辦公室相當接地氣,他將房間分為辦公室和會客間,“辦公室里不是那種老板桌大總裁范的那種,而是特別簡單的桌子和書柜”。

李彥宏的轉變

除了陸奇,一同加入百度的還有李彥宏的妻子馬東敏,這是百度求變的最大訊號。按照百度官方說法,馬東敏任職CEO特別助理,負責百度的投資、人力、財務,但實際上她更像是李彥宏的發言人,為其放權做進一步鋪墊。

一位前百度員工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李明遠以這樣的方式告別百度,是李彥宏權力被削弱的重要標志。

但李彥宏任性依舊。2016年年底,廣告營銷公眾號李叫獸被百度收購,李叫獸本人則出任百度副總裁,向百度高級副總裁向海龍匯報,這一任命在百度內部引發了巨大爭議,畢竟李叫獸才20歲出頭,而且并沒有像李明遠早已在百度里證明過自己的實力。

因此在馬東敏和陸奇加入后,百度的決策將不再是李彥宏的一言堂,而是轉為三人決策小組,這有利于百度尋找更優方案,也為李彥宏對未來布局提供思考空間。

將舞臺交給陸奇,退居幕后的李彥宏在過去一年里更多地轉向負責百度的投資業務。“我更希望逐步的把日常的管理的事務能夠從自己的肩上放下來,包括比如說多花一點時間在投資上。因為投資這個事情不是百度的核心業務,但是它又對百度的核心業務實際上是有比較大的影響,未來我覺得影響會更大一些。”李彥宏曾表示。

縱觀近年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浪潮,百度在對外投資的慢熱是導致被騰訊、阿里甩開的主要原因,李彥宏也意識到過于保守的投資風格已經無法跟上目前的生態圈建設,于是,百度在2016年年底成立了百度資本,并由CFO李昕晢轉任百度資本CEO,全力推進百度的對外投資。

根據IT桔子數據顯示,2017年百度共進行投資134筆,總額接近800億元,投資金額和數量都創了近年新高,尤其是移動出行服務,是百度的投資重點。在過去一年里,百度先后投資了威馬汽車、易車網、蔚來汽車、首約汽車等,投資總金額接近30億美元,比騰訊、阿里更加激進。

另一方面,百度在技術研發方面的投入可謂不設上限。數據顯示,2012年以來,百度研發投入一直高于營收的10%。2012年第一季度到2017年第三季度,百度23個季度累計投入429億元(占同期總營收的14.2%)。2017年第三季度百度研發投入為32.4億元,占營收的13.8%。過往12個月合共投入122億元,占同期營收的15.3%。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