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老板怕員工因傷返貧多賠20萬借錢給員工發年終獎

作者:文輝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2-02 07:15

《誠信老板不讓員工因傷返貧多賠20萬》追蹤

朱全國做了一輩子“苕事”,生意卻越做越大,朋友越交越多

哪怕借錢也要給員工發年終獎

老板怕員工因傷返貧多賠20萬借錢給員工發年終獎

受助員工祝恒湖(右)給朱全國送錦旗

7年前,武漢武立消防工程公司一名員工,意外從高處墜地受工傷。按多名律師的說法,公司老板朱全國在承擔了30萬元醫療費用后,最多只需再賠付60萬元。但朱全國擔心該員工因傷返貧,一口承諾將賠付額提高到80萬元,“比法律規定的多出了整整20萬元。”因為當時公司未給該員工買保險,費用全由朱全國私人負擔。

此事經武漢晚報報道后,引起社會各界高度關注。新華網、騰訊網、新浪網等數十家網站紛紛轉發,眾多網友親切地將朱全國稱為“中國誠信好老板”。

1月28日上午,受益員工祝恒湖從江夏家中出發,轉乘幾趟公交車后,來到朱全國公司位于漢陽鐘家村的辦公地。在武漢晚報記者見證下,他將一面上書“誠信企業、信譽至上”幾個大字的錦旗,交到朱全國手中。

朱全國見到記者的第一句話就是:“從小到大,我是很多人眼中的‘苕人’。直到現在,還有人親切地說我是個‘苕老板’。”

朱全國究竟是不是個“苕”?在他身上,發生過哪些“苕故事”呢?

為此,武漢晚報記者采訪了他的員工、客戶、師友、親朋等多人。這些人一致認為,朱全國確實是個實心眼、講誠信、講義氣、說話算數的“苕人”。

小時候常幫人挑水 “把個子都壓矮了”

“苕”孩子

朱全國的父親朱立全年輕時當過民辦教師,后來做個體,是江夏區湖泗街一帶小有名氣的“秀才”與老板。朱全國的母親熊新芝,是一位淳樸的農家婦女。

兩位老人育有3個兒子,朱全國是老大,小名大波;朱全省是老二,小名小波;朱全縣是老三,小名微波。三兄弟被當地村民譽為“朱家三波”。

在村民記憶中,朱全國從小就很愛幫助人。那時候,村民們吃的是井水,要到離家很遠的地方去挑。剛上初中那會,每次看到老人們吃力地挑水,朱全國都會上前將水桶從老人們手中接過來。村民開玩笑地說,朱全國成年后個子不高,可能與小時候經常幫老人們挑水有關。

朱全國則說,小時候,父母經常教育他們三兄弟要與人為善,“自己過得好,不要忘了幫親朋好友一把。大家的日子都過得好,才是好。”

冬天脫上衣打赤膊 疏通學校下水管道

“苕”學生

1990年,朱全國初中畢業后考上武漢市建材學校。他當過班長,做過團支書,還當上學生會主席。同學們遇到困難時,都愛向他求助。

一個冰天雪地的冬天,學校學生宿舍樓的下水道堵塞了,學校一時請不到人來疏通。于是,有同學故意擠兌朱全國說,“你是學生會主席,是我們中最大的官,你是不是應該拿出人民公仆精神,去將下水道弄好呢?”

朱全國回答說,這有什么問題呢,“我馬上去修!”

與朱全國要好的同學說,“你真是個苕!這么冷的天,別把自己凍病了。”朱全國用手將堵住管道的雜物一一掏出。因為衣服比較礙事,他就將上衣脫掉,打著赤膊蹲在刺骨寒風中忙碌了一個多小時,終將管道疏通。

跑中巴客運不怕報復 將小偷打得不敢上車

“苕”司機

畢業后,朱全國被分配到武昌一家國有玻璃廠上班,學校一位老師告訴他,“你太實心眼了,性格不適合在國企工作。”老師建議他去干自己喜歡的事。那時候,他剛學會開車,于是父母湊錢給他買了臺中巴車,他就在老家開起了中巴客車,跑江夏湖泗到紙坊線路。

5年間,朱全國所跑線路上的治安不是很好,常有小偷上車行竊。與他跑同一線路的其他客車司機,因害怕小偷報復,大多數人不敢站出來制止。他則不同,他痛恨這些小偷:鄉親們的錢,是賣雞蛋賣菜的辛苦錢,“一旦被偷,鄉親們就白忙活了。”

朱全國說,那時自己年輕氣盛、血氣方剛,只要看到有小偷想上他的車子,他就會大聲喝止,還與多名小偷打了好幾場架,自己也多次受傷。

小偷們罵他是個不怕死的“苕司機”。

客戶說油漆有問題 他二話不說賠錢退貨

“苕”老板

1999年,朱全國到武昌小東門建材市場打工。幾個月后,他開了自己的門店“波波建材店”,并成為某油漆產品代理商。

朱全國說,剛開店人生地不熟,生意蠻冷清。突然有一天,一位叫李良的裝修公司老板買走6000元油漆,但幾天后又說油漆是水貨。朱全國二話沒說,將6000元退給李良。油漆生產廠家工作人員說:“按我們與你簽訂的合同約定,未經我們派人確認前,你怎么能私自將貨款退給用戶呢,你咋這么苕?我們廠不會承擔你的損失。”朱全國就將這批油漆作了無害化處理,也懶得去找廠家索賠了。

李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強調,當年市場混亂,他們買到假貨后,往往要與賣家博弈好多回合,才能將貨退回去,朱全國是第一個一找去就答應退貨的人。兩人后來成了好朋友,李良找朱全國買建材,還給朱全國介紹了很多同行。

朱全國則稱,因為李良等人的幫助,他的建材店生意越來越好,4年凈賺100萬元。后來,他將小東門建材市場的店子無償轉讓給兩個弟弟,自己到漢口漢西建材市場新開了一家建材店。2005年,他有了屬于自己的防火涂料廠——武漢武立涂料有限公司。2009年,他又有了第二家公司——武漢武立消防工程公司。

從朋友那里借錢 給員工發工資發年終獎

“苕”男人

2011年,朱全國決定將涂料廠搬到咸寧市嘉魚縣,他向銀行貸款1000多萬元建這個新廠。這一年,也是朱全國經營最困難的一年,流動資金嚴重缺乏,很多老員工也不想離開武漢。有幾位員工于當年8月辭職,其他員工則打算拿到當年年終獎后就走人,“人心不穩。”

朱全國的妻子熊小華說,老公是個典型的“苕男人”。她當時在公司負責財務,整天為賬上沒現金流發愁。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公司沒有拖欠過任何員工的工資,因為朱全國總能從朋友那里借到錢給員工發工資。年底,每位員工都如愿拿到了年終獎。

朱全國的眾多生意伙伴問他:“老朱啊,你怎么這樣苕啊,你可以不給中途離職的員工發年終獎的。”但朱全國解釋,“好聚好散,給他們發點年終獎,我不會變得更窮。而他們,也可過一個好年。畢竟,他們在離開公司后,也沒有收入來源。這叫散財聚人心。”

生意越做越大 朋友越來越鐵

“苕人”得福報

朱全國表示,在員工祝恒湖受傷后,他實在沒能力一次性拿出80萬元作為補償。祝恒湖當時同意他分期支付這筆錢,“讓我很感動”。

朱全國的初中同學韓英猛說,朱全國一直相信好人有好報。事實證明,朱全國在幫助別人的同時,也獲得了別人的幫助,“助人也是助己,善人必得福報。”

朱全國說,這幾年在資金上、生意上遇到困難時,總能在第一時間得到朋友們的幫助。這些朋友,因為各種原因,也曾接受過他的幫助。7年前,朱全國在江蘇承接一個油漆工程后,資金緊張,一位浙江老板王州青,立即給他打了10萬元,連借條都沒有寫。還有一位湖南老板,也主動借給他10萬元救急。

從此,這位湖南老板就成了朱全國的鐵桿生意伙伴。文/圖記者陳奇雄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