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嚴管地方債務打響攻堅戰

作者:如思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30 15:33

近期地方政府經濟數據擠水分、云南資本逾期兌付等事件觸動市場神經,防范化解地方債務風險已迫在眉睫。

中債資信整理的各省市債務情況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地方政府債券規模為14.74萬億元,為全市場規模最大的債券品種;地方政府債券是地方政府債務的最主要構成形式,占比88.60%;地方債務水平中,江蘇以1.2萬億金額高居榜首,廣東、山東、貴州、四川債務規模均超8千億。從債務率(債務余額/綜合財力)來看,有5個地區超警戒線,存在債務風險。中西部省份債務率明顯高于東部。

地方債監管進一步升級。2017年年底召開的全國財政工作會議明確,支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重點是有效防控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堅決制止違法違規融資擔保行為,嚴禁以政府投資基金、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政府購買服務等名義變相舉債。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日前表示,針對影子銀行、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等突出問題,爭取在未來3年左右時間,使宏觀杠桿率得到有效控制。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表示,地方債務“明債”尚屬可控,隱形債務規模難以估計,有些地方已超過“明債”,風險因素積累顯露。處置地方債要穩杠桿、軟著陸,下決心解決政府、國企預算軟約束的問題,樹立正確的政績觀、速度觀,把資源更多投入到公共服務、創新發展、產業轉型升級。

化解存量控制增量

從地方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來看,抓好債務存量化解和增量控制已成為2018年各地防范債務風險的重點任務。

云南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強對隱性債務的統計和監測,摸清隱性債務底數。明晰債務主體,堅持“誰使用、誰償還”,“誰家的孩子誰抱走”。省政府不會為州市縣政府債務兜底。嚴格實行政府債務限額和預算管理,設置政府債務“天花板”,嚴格控制增量債務。加快市場化運作,盤活政府性債務投資,逐步消化存量債務。嚴格限定政府舉債程序和資金用途,對違法違規舉債和擔保,實行終身問責、倒查責任。

貴州省政府工作報告表示,將出臺政府舉債終身問責、倒查責任制度辦法,嚴格控制增量,逐步消化存量。必須嚴格落實政府性債務管理“七嚴禁”,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行為。

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全面規范舉債行為,新增政府債務一律采取發行政府債券方式,新上政府投資項目嚴格實行債務風險評估和合法性審查,依法規范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政府投資基金、政府購買公共服務行為,推動融資平臺公司市場化轉型,堅決遏制違法違規舉債。完善年度債務化解方案,采取預算安排、壓縮一般性支出、盤活存量資產等措施,有計劃有步驟償還債務。

天津市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嚴格防控債務風險。實行限額管理和預算約束,進一步規范政府舉債行為,著力化解存量,嚴格控制增量。穩妥化解限額外隱性債務,嚴肅查處違規融資和擔保行為,規范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

一些省市更是明確提出了化解債務風險的任務目標。遼寧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著力防范化解債務風險,三年內全省化解政府性債務3000億元以上。浙江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實施防范化解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專項行動,力爭年底不良貸款率下降到1.5%左右。山東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2018年要全面完成存量政府債務置換。

監管料繼續加碼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曲強認為,短期來看,建議嚴控債務規模,管住新增債務;建立各級公共債務臺賬,摸清底子并將地方債納入統一預算管理;建立風險預警機制,對地方債進行密切跟蹤和評估;建立政府財務報告制度,接受社會監督。這需要出臺一攬子的制度建設和改善各種軟約束和考核機制。從目前已公布的地方財政材料來看,多數地方政府借債的用途分布在基礎設施和科教文衛等有可能創造未來生產力的領域。而直接進入低效部門和僵尸企業口子的債務管住了,對于中國地方債務的未來就無需過多擔憂。

機構認為,中央一方面致力于厘清地方政府和地方融資平臺的債務主體責任,對存量債務進行債務置換,嚴控債務增量,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另一方面則放開并允許地方政府通過地方債,尤其是項目收益專項債(如土儲債、公路債),以及鼓勵企業發行發改委專項債、項目收益債、PPP專項債等方式籌措資金,滿足地方政府融資需求,支持地方經濟建設。整體看,2018年監管高壓態勢將延續,后續更大力度的監管新政有望出臺。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