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黃益平最艱難的時期也許已經過去了

作者:竹隱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9 19:21

中國經濟真回暖了嗎?

從數據來看,上半年的經濟運行指標也顯示出中國經濟正在平穩回暖。

然而,穆迪卻調降了中國的信用評級。究竟支撐經濟回暖的要素是否穩定?在房地產調控作用的逐漸顯現下、在金融去杠桿所帶來的資本市場流動性趨緊中、在債務高企違約迫在眉睫的風險中,中國經濟的新增長動力來自哪里?金融市場的監管與發展如何統籌調配?企業債務的問題應當如何解決?

帶著這些問題,《英才》記者專訪了7位經濟學家,通過他們觀察,透視未來中國經濟的發展脈絡。

黃益平 最艱難的時期也許已經過去了

商業邏輯要由企業去實現,政府要起到一個很重要的保駕護航的作用。

人民幣國際化還要繼續推進,我認為不靈活的匯率已經成為我國下一步經濟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重要約束。

“一帶一路”的建設顯然給人民幣國際化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會。他為人民幣走向國際市場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載體,未來中國做投資項目也好,發展貿易也好,如果能用人民幣結算,會有很多的機會。

因為“一帶一路”是我國政府一個很重要的倡議,政府在推動,有很多具體的工作可能需要政府做,來推動金融為“一帶一路”服務,創造更好的條件。

首先,我們還是要有一個穩健、開放、有效的金融市場,包括相對比較靈活的匯率體系。“一帶一路”最后的結果,當然不光是我國到海外合作建一些基礎設施,還有人員的交流,有金融和投資、貿易的開放,它是一個全方位的交流。如果我國的金融體系不夠開放,只是提供一些資金到海外做投資,最后的效果是很難完全實現。

我把“一帶一路”看成下一步我國經濟發展,其實也是全球經濟發展的一個很重要的策略。我們經常說新常態,說增長減速、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背后我認為都可以從“一帶一路”里面找到金融經濟邏輯。所以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當中,我們需要做的首先是建立一個相對有效的金融體系。

同時我覺得有很多市場的基礎設施需要做,比如說要不要用人民幣作為未來交易的主要貨幣,或者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也有人提出,是不是SDR應該發揮更大的作用。雖然在國際市場上,人民幣發揮作用還有一定距離,但是我們能不能考慮讓SDR發揮更大的作用。而且很重要的是,我國在國際金融體系中,可能需要考慮改革和建立一些新的秩序。

前一段時間穆迪下調了中國的信用評級,客觀來說市場并沒有接受這樣的結果,我看到大多數人的觀點都認為,不是說它完全沒道理,而是說它是一個滯后的反映。理論來說,評級機構應該領先并預告風險,但是它做出一個調整,只是指出一個存在的問題,而且中國政府正在采取一些措施,大多數人認為,對于中國主權債務的風險來說,最艱難的時期也許已經過去了。這給我們一個提示就是,也許中國現在國際金融體系中有一些做法,有一些體制,不完全符合發展中國家,包括我國未來要做的一些事情的規范。我國是不是需要考慮做一些改革?我覺得政府可能需要做很多事情。

最后,商業邏輯要由企業去實現,政府要起到一個很重要的保駕護航的作用。比如說雙邊或者多邊的投資保護協議,企業到海外去了,但我們“一帶一路”是60幾個國家,情況錯綜復雜,客觀地說,這么多國家,這么多年沒有發展起來,是有深刻的原因,不單單是因為沒有基礎設施,所以經濟發展不好,有很多的原因。所以我國企業如果到這些市場上去,我國政府能不能與這些國家簽訂政府之間的協議,提供相應的保障,保障我國企業的利益,我覺得有很多工作要做。

(黃益平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