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萬億GDP全靠造假?是時候把權力關進籠子了!

作者:白鴿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7 15:02

文 | 鴻觀察 張洪平

近期北方多省承認GDP數據造假,引發廣泛關注,更有境外媒體大肆宣揚、幸災樂禍,再次借機宣揚“中國崩潰論”。

天津將2016年濱海新區GDP從萬億元下調至6654億元,降幅達三分之一。相當于整個天津GDP降了1/6。內蒙古自曝,應核減2016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900億元,占全部工業增加值的40%。一年多前,遼寧省政府公開承認2011-2014年GDP有水分,其中2016年GDP虛高約為23%。

為什么多省都選擇在這一兩年“低頭認錯”?應該說,這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主要有以下四點原因:

1.相關地方政府確實面臨財政上入不敷出、難以為繼的局面。在經濟增長乏力,依靠信貸拉動增長的模式被中央叫停,疊加防風險、去產能、調結構的緊縮壓力,各地方政府前期通過各種渠道平臺舉借積累的債務也面臨償付危機。而地方向中央上繳的稅款,卻需要按照“吹牛皮”之后的數字計算,一分錢也不能少。

本來就捉襟見肘的財政收入,還要額外為了“面子”好看而“失血”,進一步惡化了地方政府的財政狀況。

2.通過主動認錯,減小經濟問題的政治成本。為了避免地方債務進行“屆際傳遞”的道德風險,財政部此前已經三令五申加強地方舉債管理。于是換屆之后,財力最孱弱的地方政府會率先擠掉GDP水分,通過主動認錯的方式,表示已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以后會當個好孩子。

3.地方政府“以退為進”,借此增加與中央的談判砝碼。通過使勁“哭窮”,在下一步的財權和事權劃分過程中,向中央要求更多轉移支付和財權分配。

4.“勝利時撤軍”,不給中央添堵。2017年全國GDP增速最終很可能在6.9%,好于預期。在這個時間點承認數據造假,可以使“拖后腿”的負面印象減到最小,對在任官員的仕途影響最小化。中紀委近期明顯加強了對經濟領域的管制,1月13日公報中首次出現“金融信貸”一詞,未來對地方政府官員“亂作為”的行為將加大查處力度,這也是地方必須考慮的問題。

除了現在已經承認和被審計署點名的,其他省有沒有類似問題呢?應該說,很難想象他們沒有問題,也許只是由于財政上還能勉強支撐,所以才硬撐著而已,未來搞不好也要加入“差學生”的隊伍。

北方省份大多依靠自然資源和計劃時代發展的國有經濟,現在已經越來越沒有活力。在去產能、調結構的大背景下,也少有順應時代主動轉型的。“等、靠、要”,強調客觀困難的傾向比較普遍。這當然與北方相對缺乏營商文化傳統有關,但也受地理位置造成的相對封閉的因素影響。

圖片來源:地球知識局

從圖中可以看出來,東北、華北地區,國內市場和資源主要被北京吸走,國際上一面是蕭條的蒙古俄羅斯,另一面是動蕩的朝鮮半島和關系不時緊張的日本。東北亞經濟的體內循環之路基本被鎖死,難有作為,出海方向也被逼向東海,整體區位優勢較東南沿海要差不少。

企業不得已只好側重本地市場,地方政府為了稅收和就業,也只好搞地方保護主義,和“關門打狗”“涸澤而漁”式的亂收費亂作為。因為難有增量,所以只好去爭奪有限的存量。近來熱議的“雪鄉宰客”也是這一深層問題的表象。

上面說的是客觀條件的“天災”,但除此之外,“人禍”的影響同樣巨大。一方面,“官本位”思想嚴重,官員考核體系長期“以GDP為綱”,官員任職短期化,“數字出官、官出數字”已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公開秘密。但真正推動市場化,推動經濟發展,則是一個長期工程,屬于典型的“前人栽樹,后人乘涼”。這種條件下,新任官員的理性選擇就是默認這種“潛規則”,只要問題不爆發在我任上就好。

另一方面,政府內部也會產生逆向的“優勝劣汰”。人與人不同,有積極的,就有保守的,而且存在“近親繁殖”問題,最后能夠脫穎而出的,或者說淘汰剩下的,都是相似的人。他們有著相似的思維特點與行為模式。這有可能成為一種“逆向淘汰”,把真正愿意辦實事的人淘汰掉了,剩下的都是擅長作表面文章的人。

有本事的人最終可能選擇離開這套體系,到南方闖世界去了,畢竟現在體制外的機會多的是,人家不愿意和你同流合污也餓不死,甚至還可能活得比你好。相對的,一些人不能或不愿離開體制,一是因為能力問題,比如前不久一條新聞講高速收費站撤銷,收費員抗議:“青春耗在這里,除了收錢啥也不會”。更多的可能只是還沒有被逼到極限,還能繼續忍下去。

所以最后淘汰剩下的都是沒有進取精神的人,在體制內部“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讓有心想要干一番事業的人一次又一次傷心,形成惡性循環。劉強東最近密集拜會東北三省領導,承諾未來3年要在東北投資超過200億,他是否能打破這種惡性循環?是否能利用一種自上而下的沖擊力掃除積弊已久的“官場喪文化”?帶來一股清新之風?希望他能成功。

東北、華北、西北,雖有不利發展的因素制約,但也不應該成為人人談之變色的“投資黑洞”。問題代表著機會,問題越大,機會越大。但要想讓人們真正恢復信心,政府首先應當有把自身權力“關進籠子里”的決心和魄力。比如實施負面清單制度,增強地方司法系統的獨立性,開通直達中紀委中組部的上訪渠道,對涉嫌亂作為的領導干部實行終身追責等等。

在實際操作中,應更多尊重基本的經濟規律。一方面,發揮比較優勢,讓現有的資源發揮應有的作用。另一方面,結合中央的產業政策,體現政府長期規劃引導產業升級的作用。關鍵是如何平衡,不可偏廢,難有萬靈藥,需要因地制宜。

貪污腐敗會亡黨亡國,經濟衰落、百業凋敝同樣難有長久的穩定,現在到了拿出鐵腕反腐的決心來整頓經濟領域亂作為的時候了。必須下定決心簡政放權,轉變政府職能,變“管理”為“服務”,讓市場發揮主要作用。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