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達沃斯熱議下一場危機:關注全球資產泡沫

作者:竹隱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5 19:45

達沃斯熱議下一場危機:關注全球資產泡沫

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7年的次貸危機而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似乎“逢7必有危機”已經成了各界的思維慣式。然而,2017年迎來的卻是罕見的全球經濟同步擴張。各界都在思索的是,在看似一片大好的形勢下,下一場危機的導火線到底是什么?

世界經濟論壇于2018年1月23~26日在瑞士達沃斯舉行,其中一場主題為“下一場金融危機”(Next financial crisis)的討論會備受關注。各界認為,當前銀行體系更為穩健,相比之下更需要擔心的可能是資產價格高企所可能引發的風險,尤其是當通脹上升后各國央行可能會超預期加息,而刺破資產泡沫。

Carlyle集團聯合創始人David M. Rubenstein表示,“現在全球增速接近4%,看上去不俗,但從貨幣政策來看,利率仍然很低,有較大上行空間,在這種情況下,當前資產價格很高、波動率很低,這是不正常的,未來利率快速上升很可能會導致資產價格下挫。”

此外,海外各方人士始終擔心的是中國的債務問題可能造成系統性金融風險,從而會對全球產生嚴重的溢出效應。就此,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示,中國有能力抑制金融風險,持續近兩年的去杠桿進程也已經取得進展,“如果有一些機構希望通過做空中國來牟利,那么可能行不通,因為中國系統的屬性就決定了中國能夠防止金融崩潰,因為監管層采取行動的速度很快。”

關注全球資產泡沫

眼下,全球經濟正在經歷一場罕見的同步擴張。IMF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WEO)顯示,相較于去年10月的預測,IMF分別調升今明兩年全球增速0.2個百分點至3.9%;分別大幅調升美國今明兩年的增速預期0.4、0.6個百分點至2.7%和2.5%;分別調升中國今明兩年增速預期0.1個百分點至6.6%和6.4%。

然而,在這一片平靜背后,高企的資產價格值得關注。“我認為每一個危機都是與一些資產價格泡沫聯系起來的,債務、股票都包括。因此現在需要關注的是,主要經濟體是不是存在資產泡沫?如果有跡象,監管者就需要采取行動。”方星海稱。

目前一些股票估值處于歷史最高水平:標普500指數在過去12個月的市盈率為25倍,而長期中樞為15倍;席勒周期性調整市盈率(CAPE)已經接近30倍,而歷史中值為16倍,這個倍數過去只有在爆發金融危機的1929年和2000年才會被超越;“巴菲特指數”(美國股市總市值在GDP中的比重)現已創下歷史新高;被稱為“投資者恐慌指數”的VIX指數處于27年來的歷史最低位。

“去年很長一段時間,由于VIX始終維持低位,賣VIX成了一個常見的交易手段,但如此低的波動率令人擔心;此外,每當出現政治風險,例如政府關門、英國脫歐等等,股市跌了之后,投資者又不斷買入,將價格越推越高。”花旗集團CEO Michael Corbat在論壇期間表示。

此前,全球最大公募基金Vanguard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王黔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我們估算美股未來十年的平均回報率只有4%,而過去30年美股的平均回報率是多少?高達10%。未來美股回報率的下調,很大一部分是來自于估值的壓縮,即由于無風險利率上升(加息)帶來的估值的壓縮。”她也警示稱,隨著美國失業率創下歷史新低,一旦這向薪資端不斷傳導,通脹的壓力很可能會抬頭,導致美聯儲更快速加息,這將對資本市場造成壓力。

說到資產泡沫,加密貨幣成了最新擔憂。比特幣的一年漲幅超過1000%,眾多加密貨幣不斷涌現且價格飛漲,這會否為未來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埋下伏筆?此外,尚在萌發階段的區塊鏈技術似乎已經吹起了泡沫,近期全球區塊鏈概念股暴漲,隨后也在監管提示下被打回原形。

“這(比特幣)是仍需要去進一步驗證的事情,因此不希望在中國太早進行廣泛交易,所以中國此前關閉了比特幣交易,對此我表示支持。”方星海稱。

銀行體系更為健康

十年前的那場危機始于銀行體系內部,各界如今都認為,危機后的強監管已經大大強化了銀行系統的韌性,如果下一場危機到來,那么也不太可能是從銀行而起。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當時,美國居民幾乎每天一醒來就會發現房價又跌了一截。隨后,這場因為房價泡沫疊加衍生品濫用導致的局部危機,以野火燎原之勢演化成了一場罕見的全球金融危機,全球潛在經濟增速也因此永久性地下了一個臺階。

據當時的外媒報道,2006年的美國次級貸款高達6400億美元,約為3年前的兩倍,次貸占到了美國全國房貸市場總規模的20%;金融公司、對沖基金手中以次貸抵押的債券總值達到了1萬億美元。據統計,當時13%的次級貸款已形成了壞賬。也就在2007年的春天,美國次貸行業開始全面崩潰,超過20家次貸供應商宣布破產、遭受巨額損失或尋求被收購。

“走出上次金融危機,花了8~10年才充分復蘇。當前我對未來更有信心,銀行系統的韌性不斷上升。”David M. Rubenstein表示。

美聯儲主席耶倫此前也表示, “幾大改革措施加強了全球銀行吸收損失的能力。首先對風險加權資產的資本計提被大大提升,杠桿要求被大大強化,這也降低了系統性重要機構從事有礙金融穩定的活動的意愿。除此,美國最大的幾家銀行每年都需要參加全面資本分析和審查(CCAR,亦稱“壓力測試”),對于銀行在面對極端惡劣經濟情況時應對潛在損失的能力作出全面的考察,風險管理大大加強。”

金融穩定監管委員會(FSOC)的成立也是重要的一步,該委員會負責識別金融穩定風險。此外,一級普通權益資本金從2009年以來幾乎翻倍,大型銀行的損失吸收能力大大加強。近年來,年度壓力測試強化了銀行的資本狀況和風險管理能力。大型銀行對于短期批發性融資的依賴幾乎減半,持有的大都是高質量、高流動性的資產。

不過,Mamp;G投資集團CEO Anne Richards在論壇上表示,“需要關注的是,如果壓力測試看重的都是相同的幾個因素,例如銀行、保險機構都被同一種標準監管,那么如果出現意外,也可能會出現系統性風險,只是可能我們還沒發現,因此監管層需要實時監測異常情況。”

中國金融風險可控

一直以來,中國的潛在金融風險(以債務高企為主)成了各國擔心的一個危機“導火索”,不過隨著中國不斷推動去杠桿進程,這種風險可謂微乎其微。

方星海在前述討論會上提及,中國有能力抑制金融風險,持續近兩年的去杠桿進程也已經取得進展。

方星海表示,中國有能力預防金融風險。“我們的確很多年前就發現有很多問題,宏觀債務率、非金融部門企業負債很高,后者與GDP之比高達250%,我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兩年前就開始采取措施。好消息是,債務率在去年首次停止上升;截至2017年12月末,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8.2%,增速再創歷史新低,從中可以看見政策的力度。”

數據也顯示,M2的構成中,“其他(非銀、非標等)”大幅收縮了1.27萬億元,可見金融去杠桿力度之大。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此前表示,2017年M2增長8.2%,比上年有所下降,主要反映了在去杠桿和金融監管逐步加強背景下,銀行資金運用更加規范,金融部門內部資金循環和嵌套減少,由此派生的存款減少。估計隨著去杠桿的深化和金融進一步回歸為實體經濟服務,比過去低一些的M2增速可能成為新的常態。

方星海也表示,“如果有一些機構希望通過做空中國來牟利,那么可能行不通,因為中國系統的屬性就決定了中國能夠防止金融崩潰,因為監管層采取行動的速度很快。”

“我們做的事,還是跟美國金融危機學習的,”他稱,“我們會很快抑制這些風險,確保恐慌情緒不會傳播到整個體系。如果能夠抑制風險、恐慌不蔓延,整個金融體系就會更穩健。央行會介入,大型健康的金融機構對中小機構伸出援手,整個體系仍然能夠工作,中國會一直這么做。問題在于,一旦問題太大,可能很難處置,這就是為什么中國盡早采取行動來抑制金融系統風險,我們已經取得了進步。”

此外,方星海表示,隨著中國經濟體量越來越大,不斷擴大金融市場開放是一個必要的過程,中國也會持續推進這一進程。周艾琳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