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熱線-西部新聞網 | 助力西部開發,關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當前位置: 西部熱線 > 西部經濟 > 財經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作者:蘇婉蓉    欄目:財經    來源:西部熱線    發布時間:2018-01-22 14:25

2006年中央電視臺播出《大國崛起》的時候,我寫過一篇《20世紀看外商,21世紀看華商》的文章,提出從經濟角度看,一個真正的世界大國必須擁有一批世界級企業,也即有世界競爭力的企業,并相信中國將出現世界級企業群和世界級企業家群。

在改革開放40周年到來之際,“中國造”的世界級企業已經不是夢。2017年的世界財富500強,中國占115席。財富50強,中國占12席,僅次于美國的21席,它們分別是:國家電網(2)、中石化(3)、中石油(4)、中國工商銀行(22)、中國建筑(24)、鴻海(27)、中國建設銀行(28)、中國農業銀行(38)、中國平安(39)、上海汽車(42)、中國銀行(42)、中國移動(47)。這些中國規模最大的企業不僅是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撐,也在代表中國參與全球經濟舞臺的競爭。

位居財富50強的這12家中國企業,從創立到今天,企業創始人仍在掌舵的,是中國平安的馬明哲和鴻海的郭臺銘。1988年,馬明哲作為最早的倡議者和主要創辦人,在蛇口催生了平安。同年郭臺銘在深圳成立富士康精密組件廠、生產電腦周邊接插件,任正非在蛇口創立了華為,2017年華為位居財富500強第83位。如果說1984年是中國現代公司的元年,那么1988年可以說是中國世界級企業的元年。

從1988年到2018年,這些世界級企業是怎樣走過來的?他們的成功有什么秘訣?他們還能帶給我們怎樣的期待?本文將以中國最大的混合所有制企業中國平安及其創始人馬明哲為樣本,探尋這家誕生在蛇口、最初只在一個區域經營單一產險的金融保險企業,如何能在創立30年后,市值和品牌位居全球同業前列。我和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張海濛交流時,他說,馬明哲應邀在麥肯錫全球合伙人大會演講后,這些挑剔的專家們評價,平安的很多探索已經走在全世界最前沿,沒有樣板可以學習了,也未必都能成功,但平安的創新勇氣令人鼓舞。

一個可資比較的事實是,2002年匯豐集團耗資6億美元認購平安10%股份時,匯豐的利潤、市值等指標是平安的大約15到20倍;2017年12月,平安通過旗下平安資產管理公司累計買入匯豐控股5.01%股權,成為這家歐洲最大銀行的第二大股東,此時平安的市值已超過匯豐,利潤也相差不遠。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深圳平安金融中心

平安是我在商業文明和企業家精神研究中長期關注的案例。雖然馬明哲本人不接受采訪,只在財報發布會上回答問題,但通過查閱大量原始資料,采訪相關部門和平安成長的親歷者、見證者以及業內專家,我們還是能夠比較清晰地描繪出平安和馬明哲30年成功之路的大致輪廓。

平安姓什么?

創始人為何沒有什么股份?

中國平安因有“中國”二字,會被一些人認為是大國企甚或央企。確實,金融業幾大國有銀行、證券、保險機構,或者像中信、光大這樣的混業集團,凡有“中國”字頭,基本上都是國企,主要股東是國家財政部門。但平安的大股東,既不是財政部,也不是深圳市政府或其他國有資本。“中國平安”的“中國”二字,是1992年中國人民銀行在平安從地區性保險公司向全國性保險公司發展過程中,批復更名的。

那么,平安姓什么?偌大一個平安究竟屬于誰?

有人說,平安不是國企,是由其董事長馬明哲一手創立且長期管理經營的企業,應該算民營企業。

但縱觀中國的民營企業,創始人在創業之初大都有大部分股份,至少能控股,即使后來融資稀釋股份,也會保留相當比例的股權。而馬明哲卻是一個打工仔,僅持有非常少量的股份。這些微小的股份基本上還是在2015年,證監會為了維護市場穩定,鼓勵上市公司管理層持股,平安實施核心人員持股計劃,馬明哲和其他管理層一樣,用自己的長期獎勵從二級市場公開購買而來。在這一點上,馬明哲和萬科創始人王石、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有一定相似之處,就是作為創業者股份稀少。

中國平安目前單一最大股東是泰國正大集團,深圳市政府的持股平臺深圳投資控股公司是第二大股東。這兩家股東持有的股份比例分別為9.3%和5.3%。中國平安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及香港聯交所的上市招股說明書中明確表示:本公司沒有控股股東,也沒有實際控制人。

作為一家集團整體上市的企業,平安股權分散,且全流通,其中60%是內地市場流通的A股,股東有中央匯金、社保基金等,40%是香港市場流通的H股。可以說,平安是名符其實的混合所有制企業,或者按國際資本市場的說法,是一家社會性的公眾上市公司。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股東,30年來平安股東買進賣出,離開時幾乎都帶著盈利的微笑,而平安則一步一步越做越大越做越強,成為全球市值第一的保險集團。

平安姓什么?這里蘊含著平安能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脫穎而出的根本因素。

1988年,平安保險公司在深圳創立,孵化平安的地方是改革開放的試驗田蛇口。當時馬明哲是招商局蛇口工業區社會保險公司的副經理,他最初提議創立平安的動因是蛇口的外資企業有保險需求,但發現市場上只有一家國有保險公司可以選擇,相當于沒有選擇。

改革開放試驗田要沖破很多計劃經濟時代延續下來的樊籬,第一個樊籬就是市場壟斷。蛇口創業者們的創業沖動就是破壟斷,建市場,讓消費者有更多選擇。

平安最初的兩個股東是招商局和工商銀行深圳分行,后來摩根斯坦利和高盛高價入股,也成為平安的重要股東,這也是中國金融業第一次引進外資。外資的引進,從體制、機制上使平安高度重視公司治理,注重經營管理行為的長期化。

在引資過程中雙方有多輪談判,摩根斯坦利和高盛一開始談判時提了一個中方從來沒有想過的條件,要求平安創始人馬明哲及其管理團隊持有公司股份。他們說,外資進入中國處在試水時期,政策可能有變化,只有馬明哲有較高股份,他們把錢交給平安才放心。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1988年5月27日上午,平安保險公司在深圳特區招商局蛇口工業區招商路北六棟舉行開業典禮

深圳是改革開放的經濟特區,當時不少公司嘗試通過員工合股基金持股的模式。馬明哲考慮再三,將董事會批準的以其持股為主的員工合股基金,分配給了近2萬員工,其本人在合股基金里僅持有極少的股權。這部分股份到2007年平安上市時,使一大批早年一起打拼的員工成為千萬、百萬富翁。

我在深圳采訪時聽到的一個說法是:“平安、萬科、華為的創始人在公司股權很少,和馬明哲、王石、任正非的背景有很大關系。馬明哲是工業區社會保險公司的,王石是廣東省外經委派到深圳辦公司的,任正非復員轉業后在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務基地工作,他們都很有追求,但多多少少都有國有單位的痕跡,做事的第一目標不是個人要成為怎樣的富豪,而是想找到一個大有作為的空間,事業成就是最大的驅動力。因此他們不太在意個人的股權問題。這對他們后來的發展也有積極作用,因為在金融、通信這樣的重要行業,又是龍頭企業,如果私人擁有很高股權,政府在心態上就會掂量掂量。同時,對馬明哲、任正非來說,正因為動力是為社會創造更大價值,所以他們敢闖敢試,干起來心態也更加從容。”

如果問馬明哲,平安姓什么?他曾不止一次說:平安姓社會,屬于全體股東。管理層就是打工仔,我們不為某一單個股東服務,而是服務于全體股東。按照平安的董事會決議,股東無論大小,需要秉持“三不”原則,即不干涉具體業務經營,不派員參與平安經營管理,不與平安發生關聯交易。這樣形成了公司股東會、董事會、監事會和管理層各司其職,不缺位、不越位、不錯位的良好公司治理結構。

“體制優勢確保了平安管理團隊的穩定,確保了公司戰略的延續性及經營的穩健性。”這是多年來多家中外投行的評價。一位國際投行高管說:“觀察平安的業績,會發現每年復合增長超過20%,除了金融海嘯這樣個別的年份,從來不會出現業績大起大落。平安業績增長是一根很難模擬的優美曲線。”

30年光陰,從零開始,平安發展到年收入近9000億元,員工180萬人,客戶2億人,每天交稅3億元,公司市值名列世界金融業前7,中國金融業前3。這些難有先例的成就背后,體現的是混合所有制經濟、現代公司治理、以馬明哲為代表的企業家精神和職業經理人群體專業能力的綜合效應。

“孩子王”馬明哲:闖勁和韌勁

2017年5月18日,馬明哲以支教志愿者的身份來到平安援建的第一所希望小學——安徽六安希望小學,在學校里分享了兒時的一段經歷:小學時曾因家庭被打為“右派”遭受牽連,落選了班長,后來不甘心落后,嚴格要求自己,奮發學習,與同學良好相處,重新當上班長。他以此鼓勵孩子們遭遇挫折時永不氣餒。

馬明哲生在“抗美援朝”后,長在自然災害年代,讀書時正值“文革”,下鄉當過知青和水電工人,身上有著濃厚的時代印記。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2017年5月18日,馬明哲前往安徽六安平安希望小學支教

社會上有個傳言,說馬明哲幼年喪父,由母親一手帶大,所以磨礪了堅強的性格。其實,馬明哲父親上世紀90年代中期才去世。馬明哲雖然經歷曲折,但幼年時期的家境是不錯的,算是“紅二代”。他父親是解放戰爭時期“四野”的干部,吉林蛟河人,祖籍山東龍口,隨“四野”征戰一路南下,直至打下海南島后,轉業到廣東省公安廳,再到湛江地區公安系統擔任領導職務。馬明哲的外祖父是馬來西亞華僑,祖籍廣東汕頭澄海,早年移居海外經商,在東南亞一帶打拼數十年。據汕頭市委統戰部的有關資料記載,1938年開始,這位商業成功后的老人家一直捐資家鄉修學,架橋修路,被譽為樂善好施的潮商僑領之一。

馬明哲的母親早年曾在南洋大學接受教育,在她父親的鼓勵下,新中國成立初期歸國,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她身上有濃厚的傳統潮汕人持家教子的氣質。

馬明哲繼承了父親堅毅不服輸的軍人性格,和母親熱愛學習、善于內省的性格,從小便是個天性愛闖的“孩子王”。“孩子王”的氣質,一方面奠定了他日后敢闖敢干、引領潮流的企業家風格,一方面也使他后來面對巨額平安股份誘惑時,選擇和團隊及全體員工共同分享。如今的平安既是龐大的金融集團,又是矢志推進創新的科技新銳。但30年成長過程中,馬明哲也經歷太多曲折和艱辛。

創業伊始,平安保險的業務被局限在深圳一地,承保的船舶或者貨物在異地出險,需要同業幫助查勘理賠。同業當了沒多久“雷鋒”,就全面取消了合作,這意味平安有可能死在搖籃里。馬明哲苦苦思索一宿,突然開了腦洞,認為同業不合作了,自己反而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申請將業務開到深圳以外。

1994年,平安的壽險業務開始破局,證券、信托業務也逐步開始組建和營運。但中國金融業開始進入分業改革階段。馬明哲認為綜合金融是未來趨勢,為此頂住無數壓力,到處找人溝通,也忍受了被停止開設機構的巨大壓力,苦熬8年,終于等來了綜合金融的嘗試機會。

2008年,是平安和馬明哲最為悲情的一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金融海嘯席卷全球,中國“5.12”汶川大地震死亡及失蹤人數近10萬人,受傷人數近40萬,舉國悲痛。中國平安也流年不利。先是在股市上提出巨額再融資,被認為是壓垮A股市場的最后一根稻草,市場一瀉千里;此后,馬明哲在上一年按照董事會制定的計劃所領的獎金被認為是“天價薪酬”,即使其后連續兩年放棄薪酬,口水討伐也無法平息;到了10月,平安投資比利時富通集團,由于比利時政府處置金融海嘯時驚慌失措,導致公司整體肢解,令投資損失200億元,相當于當時一年的利潤。

一浪又一浪,似乎滅頂之災隨時而至,馬明哲晚上要靠三片安眠藥才能入睡,那是他精神上最受打擊的時候。但他咬牙堅持,扛了下來,不僅沒有絲毫的退縮,而且從2008年后,平安的經營發展得更快、更扎實。不到一年時間,他利用難得的市場機會,啟動了對深發展的收購兼并,從美國新橋集團手中收購了深發展的控股權,歷時三年完成了中國資本市場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資產重組,真正完善了平安的綜合金融版圖。

馬明哲超強的抗壓能力來自哪里?也許,不服輸的特質在童年時就銘刻在成長基因里:有父親帶給他的闖勁,有母親帶給他的韌勁,也有他自己永不停止的學習修煉。

馬明哲在給公司管理層的一封郵件中曾說:人活著,必須有追求。有了追求,成功的欲望越強烈,承受成功過程中的痛苦的能力就越強。

從0到1:永遠在創業

有段時間,坊間傳聞馬明哲早年給袁庚當過司機。作為當時蛇口改革開放的當家人,袁庚像蛇口的“神”,而馬明哲從湛江調動到工業區勞動人事處,從一名普通干部做起,基本上只能在報紙和電視上看到他。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馬明哲和袁庚

2016年1月31日,享年99歲的袁庚逝世,馬明哲撰文深切悼念,也難得借此機會回應了傳聞,“坊間一直有傳說,我曾是袁董的司機,可惜我無此榮幸”。他曾對同事開玩笑說,如果大家認為“我從當司機到董事長”是草根逆襲,是大眾奮斗的榜樣,我很樂意“被當司機”。其實,在馬明哲當知青的“文革”年代,司機、理發員是很好的職業。

雖然無緣給袁庚當司機,但袁庚卻對馬明哲的人生產生過重大影響,他支持創立平安保險公司,為此還給中國人民銀行的相關領導寫信促成,他也是對馬明哲影響至今的精神導師。

退休后曾擔任平安名譽董事長的袁庚說,“我不參與平安的任何經營管理,我的唯一使命,就是要支持像馬明哲這樣有理想、有追求、敢想敢做的年輕人,為他們營造一個好的干事業的環境”。馬明哲日后多次回味,這句話一直激勵著他歷經艱難坎坷,走到今天。

袁庚還在另外一個重要的節點上,幫馬明哲做出了一個重要的人生抉擇:做官,還是創業?

1994年,時任深圳市委書記歷有為、市長李子彬計劃為市政府配備一個金融專業較強的副市長,配合發展深圳的金融產業。他們不厭其煩、苦口婆心地勸說馬明哲,連深圳老書記李灝也加入說服之列。當時馬明哲還不滿40歲,事業初成,也擁有中南財大的博士學位,綜合條件可謂一時之選。面臨誘惑,他陷入長考,并去請教袁庚。老人家說:“小馬,你的性格還是更適合做企業。”

也許馬明哲自己本就有答案,但袁庚的話,無疑更加堅定了他未來的職業方向感:要做中國最好的企業,跟隨中國的崛起,進入世界頂級企業前列。此后當更高級別的職務向他招手時,他很釋然:從政是為國服務,做企業、尤其是做一個偉大的企業,一樣是為國服務。

一心一意的馬明哲,領導平安從保險開始,一路前行,幾乎跨越了所有金融領域。今天的平安集團直接管轄著超過20個在行業內都很有影響的各類子公司。對馬明哲而言,每個業務子公司的設立,都是一個創業過程。

“我主要負責從0到1的創新,從1到N就交給團隊去做。平安從無到有,從產險到壽險,到信托、證券,到陸金所、好醫生、金融壹賬通等30多家子公司,每一個新模式出來,想明白后就開始找團隊,推一把、扶上馬,然后我再開始下一個0到1。”馬明哲說。曾有一位金融業領導問他,平安有20多家公司,你只有一雙手,可以管的過來嗎?他說,我兩手是空的,專業的事情讓專業的團隊去做,我負責的是平安2到3年后的事情

在業內關于馬明哲的說法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三個。

  • 第一個是另一家大型壽險公司董事長告訴我的,“馬明哲這個人愛學習,他到保監會開會,聽領導講話,別人覺得司空見慣,不怎么記錄,他坐第一排,用iPad一張張拍,弄得比他年輕的人不記都不好意思。”
  • 第二個是業內流傳很久的,“馬明哲求才若渴,誰在行業里冒尖了就會被他盯上,他可以讓獵頭公司的高管在你辦公室樓下的咖啡店上班,一兩個星期天天找你說喝杯咖啡,從來不怕被拒絕。”
  • 第三個是關于創新的,馬明哲時刻洞察全世界的商業創新,在亞馬遜剛剛起步不久就在研究為什么線下連鎖書店的業務規模遠大于亞馬遜、但市值遠低于亞馬遜。很多金融機構的一把手總是說,要創新跟著平安走就好了。北京一家保險集團董事長曾說,“以前做保險是左眼看平安,右眼看友邦,現在是左眼看平安,右眼也看平安”。

正是秉承著強烈的事業心、學習心、聚才心和創新精神,馬明哲領導平安走上了一條“沒有最遠,只有更遠”的路。

平安歷史上的第一個從0到1,是從無到有打破舊的思維和體制的束縛,從高度壟斷的體制中突圍,成立一家市場化的保險企業。初創時,馬明哲帶著僅有的13名員工,白天頭頂烈日、冒著暴雨四處展業,晚上用最原始的鉛字打字機,一個字一個字地打印保單。開業時的辦公室只有426平方米,包括樓梯和廁所,生產工具是3臺電腦,外加唯一的展業工具自行車。馬明哲對大家說,“生于抗美援朝,長身體時自然災害,讀書時是‘文革’,參加工作遇到上山下鄉,經歷過這四部曲的磨練,現在的辛苦不算什么”。

產險做起來后發展壽險,尤其是真正意義的個人壽險,對馬明哲和整個壽險市場都是從0到1的過程。當時馬明哲考察了臺灣地區華人壽險公司和產險公司的差異,看到了壽險業的發展前景,堅定投入壽險,大批臺灣壽險業精英人才被挖角到平安。

2002年,平安開始經營銀行,來自花旗亞洲區的頂級團隊陸續加盟平安,直至2012年完成對深發展的收購、兼并及重組。

如果是在一個領域的產業鏈其他環節做延伸,還比較容易理解,馬明哲的不同之處是他總想放眼全球,追蹤最新潮流,在看起來完全是年輕人天下的互聯網創業領域,也要發起從0到1的工程,而且是同時展開多個創業創新。這在很多人眼里不可思議,美國最大的全球投資基金公司的創始人說,馬明哲是全世界極其罕見,可以從保守的傳統金融走到現代科技前沿的領導人。

2011年,創辦陸金所,迅速成為中國最大的線上財富管理平臺;

2014年,創辦平安好醫生,如今1.8億注冊用戶,成為中國最大的移動醫療健康咨詢服務平臺;

2015年,創辦金融壹賬通,如今成為服務超過450家銀行、2100家非銀金融機構的云服務平臺;

2015年,平安醫療健康管理公司成立,這個從平安養老險孵化出來的醫保云服務平臺,已經覆蓋全國250個城市,服務人口超5億……

今天,人工智能、生物識別、云計算、大數據成為馬明哲最關心的話題。他永在創業,創最新的業,不斷迸發新的火花,然后快速嘗試,孵化出“1”。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要在如此多領域完成從0到1,如何能確保成功呢?馬明哲曾將平安成功之道概括為“三多一執行”,“三多”就是同時下多盤棋,比對手看多幾步棋,多平臺,多團隊,“三多”之后是找人執行。有體制和機制的優勢,只要想好業務方向,馬明哲就舍得花大代價將這個方向頂尖的人才網羅過來。平安的管理團隊堪稱“八國聯軍”,無論什么國籍、背景、履歷、學歷,只要愿意做大事,做新事,都可以在這個平臺上找到大施拳腳的空間。

心懷家國,融入家國

馬明哲有廣東人特有的商業頭腦,但在平安,他常說的一句話是,“平安不是一個賺錢機器,而是一個有責任心的企業”。

平安脫胎于招商局集團在內地開辦的第一個外向型工業區——蛇口工業區。創立于1872年的招商局濃縮了中國經濟近代化、現代化的足跡,其“以商務立富強之基”(李鴻章語)的理念也深深融入了平安的血脈。

招商局最早創立時,在上海的報紙上刊登啟事說明設局宗旨,“潮流如斯,勢難阻遏,中國惟有急起直追”。招商局要謀利,但不僅是謀一企一時之利,而是謀一國萬世可行之利。李鴻章說,創辦招商局,“乃借紓商民之困,而作自強之氣”,“冀為中土開風氣”,“謀深慮遠,實為經國宏謀。……(國家)轉貧為富、轉弱為強之機,盡在此舉”。在那個年代,一批先覺醒起來的中國商人已經意識到“國運即商運”,“公司不舉,則工商之業無一能振;工商之業不振,則中國終不可以富,不可以強”(清政府駐歐洲四國公使薛福成語)。

百年之后的改革開放年代,袁庚在蛇口創造了招商局的二次輝煌,他以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勇闖禁區,全面改革,締造出激情燃燒的蛇口“試管”,給僅處香港一隅、實力薄弱的招商局注入了全新的活力。

1986年袁庚提出引入競爭機制,不要國家投資,創立一個商業銀行,1987年在工業區內部結算中心的基礎上成立了新中國第一家企業股份制商業銀行——招商銀行。

1986年馬明哲最早倡議辦保險公司,后來得到袁庚的肯定,認為一可為蛇口工業區的發展提供金融保障,又可突破中國金融體制的計劃限制、探索股份制保險公司道路。1987年12月6日,蛇口工業區向中國人民銀行遞交了《關于合資成立“平安保險公司”的請示報告》,1988年5月27日,新中國第一家由企業創辦的商業保險機構——平安保險在蛇口開業。

有這樣的歷史傳承和創新探索,讓馬明哲從創辦平安開始,就“腦子裝著生意,心里裝著情懷”。平安三十而立之際,他宣布投入100億元啟動“三村建設工程”,面向“村官、村醫、村教”的三個方向,實施產業扶貧、健康扶貧、教育扶貧,助力中國新時代美好生活的實現和美麗鄉村的建設。“面向未來30年,我們要更加銘記初心,更加懂得責任之重,更期待為民生改善盡綿薄之力。”

100億元總公益投入、1000億元免息貸款、1000家鄉村診所、10000名鄉村醫生、1000所鄉村小學、10000名鄉村教師,這些百千萬的數字構成了平安“三村建設工程”的內涵,也詮釋了馬明哲的立業初心。

“三村”工程只是平安投身扶貧公益數十載的縮影。從1994年起,馬明哲就扎根教育公益,他沒有時間拋頭露面,接受采訪,卻多次下沉到平安希望小學。在他帶領下,如今已有114所平安希望小學在全國30個省市的農村開花結果。他還帶動家人出資成立“明園慈善基金”,致力扶貧幫困,十年來,馬明哲及家人已累計捐贈超過億元,用于鄉村教育公益。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馬明哲的社會責任感和公益觀深刻影響著平安人。除了投身精準扶貧、教育公益,馬明哲還要求平安要不斷開放自身的核心技術,為社會、政務與行業賦能。9年前,平安“智慧醫保云平臺”在廈門開始試點,目前智慧醫保的控費成果在200多個城市獲得了實實在在的體現。

去年5月11日,平安聯合深圳市人社局,推出養老金領取“刷臉”在線認證服務。離退休老人由于身體不便或異地養老等原因,無法認證導致暫停發放養老金的情況得到了解決。

一個多月后,6月30日,平安研發的首個“智慧財政”平臺在南寧正式上線運行,這意味著南寧在全國率先實現了政府對公共資產負債“摸得清、來去明、管得住、利用好”的全面動態預警、管控和監測。

12月27日,作為首個“人工智能+大數據”與疾病防控的結合,平安研發的重慶智能疾病預測與篩查兩大模型,可以提前一周,像天氣預報一樣,預測傳染病發生情況,指導民眾進行疾病預防,助力政府部門在相關疾病的防控工作中提升效率,降低疾病預防和控制成本。

平安而立,蔚為大觀。中國古語說:“三十年為一世而道更”,意思是大概每三十年會有一次巨大的變化。在馬明哲看來,平安所處的時代,是呼喚那些有著偉大理想和格局的企業涌現的時代,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可以“批量化地創造出好企業”,平安和很多企業一樣是改革開放的產物,是不斷創新的產物,“一家企業,只有把自身發展融入國家命運、民族復興,才能基業長青”。

如今,平安基于大數據、人工智能、云技術的“云平臺”已經延伸到財政、社保、醫院管理、公共健康、交通、社區、房產、教育、養老等多個公共服務領域。不僅幫助當地政府提高治理現代化的能力,推動智慧城市建設,也為百姓創造簡單便捷的生活體驗。

袁庚在蛇口有諸多探索,他的初心是,“看看什么叫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看看此路通不通?如果不通,我們愿意接受實踐法庭的審判!”以中國平安、招商銀行、中集集團為代表的一批源自蛇口優秀企業的持續健康發展,表明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環境下,完全可以造就出利民利國、對利益相關者高度負責的企業公民。站在新時代起點上的馬明哲,飲水思源,無愧初心。

三十年,從河東走向河西

創業難,守業更難。從蛇口出發,危機感已經宛如基因一樣的馬明哲,不敢有絲毫懈怠。

平安集團資深副董事長孫建一在接受采訪時說,馬明哲三十年如一日,幾乎每天都工作13到15個小時,而且永遠帶著強烈的危機感推動創新,平安從1988年創立、當年保費收入522萬元,到2017年集團收入可能接近9000億元,是當年的16萬倍,但馬明哲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平安要向科技驅動轉型,新的三十年剛剛開始”。孫建一說,像馬明哲這樣的企業家,是用靈魂入股了企業,一息尚存,就永不停止拼搏奮斗。

這就是馬明哲這一代企業家的襟懷,他們在企業的股份何其微小,但卻融入了整個靈魂。

2017年11月,馬明哲在公司執委會全體大會上,作了一份題為《新時代 新起點 新征程》的報告。與會的Jonathan Larsen(中文名羅中恒)是2017年加盟平安的著名銀行家、前花旗全球零售銀行總裁,他用一個詞形容自己的感受——Shocked!(震驚)

Jonathan的詫異在于,他原以為花旗的科技布局在金融領域很領先,但馬明哲這次講到的科技規劃和平安的發展步伐顛覆了他的認知。平安在科技領域的動作讓人驚嘆連連。

從刷臉進入平安金融中心,到手機上傳圖片實現受損車輛秒級定損,平安已將人臉識別與圖片識別技術等AI技術應用于集團內外數百個場景當中。作為金融集團的平安,依靠一系列的前瞻性布局和探索,正在成為AI時代的領跑者。

過去20多年,馬明哲一直將匯豐、花旗等國際金融機構作為參照系。近幾年,他則將亞馬遜、谷歌等互聯網公司作為重點對標對象。在他的超前戰略部署下,目前平安擁有中國金融機構中規模最大的數據平臺和云平臺,大數據科學家超過500人,科技研發人員超過2萬名,擁有金融、醫療專利申請超過3000項,多項技術全球領先。

馬明哲在報告中提到,如果說過去30年,平安打造的國際領先綜合金融集團這個孤品是“河東”,那么,站在新起點上,平安要走向“河西”——一個全球領先的科技公司。

面對下一個未知的三十年,馬明哲的愿景很清晰,“面對科技發展帶來的挑戰,平安要成為行業的領導者,必須先成為科技的領導者,而非追隨者”。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2017年10月31日,平安與清華大學合作成立全球金融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全球醫療與健康研究中心

按照他的設想,未來30年平安將成為“國際領先的科技型個人綜合金融集團”,并聚焦于“大金融資產”和“大醫療健康”兩大領域。

馬明哲多次談到哈佛大學的一個研究案例,從30年的長度來看,從小做到大的企業80%都不見了,從單元到多元進行跨界發展的企業99%都不見了。“公司發展大了容易沖動,而擴張到不同行業的管理方法完全不一樣,所以聚焦是非常重要的,平安要有所為,有所不為,這就像一棵樹要長成參天大樹,必須不斷修剪枝葉,在做加法的同時也要不斷地做減法。”馬明哲說,他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讓平安更為“聚焦”,這樣才會更加有力。

從單一產險到綜合金融,平安的上半場精彩不斷。從綜合金融到金融科技,平安的下半場讓人期待。

對“未來全球領先的科技公司”這個目標,馬明哲底氣十足。他認為,過去30年間,平安的綜合金融模式在人才儲備、資金累積、數據深度和場景維度等方面為自身積累了大量科技優勢,已擁有五大核心技術,包括生物識別、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與云平臺等。

平安的生物識別技術水平全球領先,覆蓋多元場景,包括金融、醫療、生活/服務、安防等;平安大數據已建立起“1+N”生態圈合作伙伴關系,全集團數據量覆蓋8.8億+人群;“平安AI+腦”貫穿人工智能所有環節,其中疾病預測技術實現健康、控費用兩大訴求;平安區塊鏈可提供安全、可追溯、高效的交易記錄方式,在金融及醫療健康、房產交易等多個場景中已經深入運用;平安的云服務則在社會公共服務、智慧城市、智慧政務等多個領域被廣泛運用。

有時想不明白,為什么馬明哲拼搏30年后,思想還如此新鮮。也許他說的一段話可以解答:“我的司齡是30歲,30歲算是正當年吧。我還要繼續努力,讓平安創立100年時的CEO說,我們最早那個叫馬明哲的CEO干的不錯。”

晚清時代的思想家、實業家、招商局創始人之一的鄭觀應嘗言:“欲攘外,亟須自強;欲自強,必先致富;欲致富,必首在振工商。”可嘆當時,如同龔自珍所說的,“衰世者,左無才相,右無才史,閫無才將,庠序無才士,隴無才民,廛無才工,衢無才商,抑巷無才偷”,衰敗的朝代沒有能人,沒有賢能的文官,沒有清醒的史官,沒有聰穎的將軍,學館里沒有飽學的才子,民間沒有智慧的百姓,街巷沒有聰慧的商人,山野叢澤連機智的小偷都沒有。一個呼喚振興工商業、富民強國的時代,卻沒有條件讓有智慧的企業家發展,這是時代的悲哀。

平安三十而立,解碼馬明哲的成功之道

今天當我們看到無數才工才商遍布中國商界,創造出幾十年前不可想象的偉業,不能不感慨生逢盛世。正是改革開放,天公抖擻,億萬中國人民的才華才如磅礴之雨傾盆而下,如浩瀚星空熠熠生輝。以馬明哲為代表的世界級中國企業家的涌現,以及他們所展示的胸懷國家民族未來、奮力拼搏、兢兢業業、永葆創新銳氣的精神,讓我們相信,我們正處在一個呼喚偉大企業同時也能夠造就偉大企業的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上必將有更多世界頂尖企業的綻放。

三十年芳華如此壯美,明日,是你更加動人的新的芳華。

adl03
adr1
adr2
单双中特全资料